戲里戲外的套路:《大欺詐師》會改變日本動畫嗎?

文章分類:輕之文庫專欄  作者:皇家大貓嗚   發布時間:2020-07-10 15:06


如果你也像我一樣,對現在諸多日本動畫要么劇情走位越來越飄蜜汁看不懂,要么一步到位只談人物萌的現象深感不滿,開始有點懷念上個時代那種老老實實用精彩的起承轉合牢牢抓住眼球的風格,那么《大欺詐師》這部新番一定不容錯過。

這部由霸權社WIT STUDIO操刀,網飛爸爸Netflix擔任幕前金主的國際主義巨作,畫面精美,更新快速,STAFF陣容也十分豪華。故事講述的是一群欺詐師在世界范圍的舞臺中,從良心大大的壞了的富人手中痛快詐騙的娛樂故事(詐欺師が世界中を舞臺に、悪い金持ちから痛快に金をだまし取るエンターテイメント-2020.05.03)。

這一段話幾乎完整涵蓋了《大欺詐師》的3個創作關鍵詞:欺詐師、娛樂故事、世界范圍,也是我們今天想要和大家聊的,關于本劇的三件事。


欺詐師:編劇當然是欺詐師,制片方也是

這個套路接套路的故事寫作者,是以《legal high》《行騙天下JP》而享譽影視劇業界,并且憑借后者拿過2018年CONFiDENCE日劇大獎最佳編劇的古澤良太。


我愿稱之為編劇界的鄭伊健。

他本人可以算是實力派編劇,擅長以詭異的腦洞和嚴密的邏輯構建層層反轉的故事,并且塞滿各種或熱血或飆車的名臺詞。或許跟某著名推理AVG腳本家會很聊得來也未可知。

雖然影視劇方面碩果累累,名聲顯赫,但《大欺詐師》這部番其實是他首次涉足動畫腳本。這個跨界操作再加上背后的影視業巨頭網飛,讓人不禁浮想聯翩,懷疑片方是否有請來影視編劇對廢萌當道的動畫業界降維打擊的打算。

古澤本人則表示,這部番的想法其實是和《行騙天下JP》擁有著同樣的點子,只不過是在寫作過程中逐漸產生了拍成劇也不錯的想法,才中途換手,讓《行騙天下JP》后發先至而已。所以也不難理解有不少彈幕都表示《大欺詐師》與《行騙天下JP》之間有不少既視感了。


不過這也不全然是壞事,因為動畫可以實現的場景調度和鏡頭,比之影視劇來說更為豐富,成本上也比后者更有可行性。就以本番來說,那些螺旋槳飛機狗斗+壯志凌云式超近距離翻滾挑釁,還真令人擔心實拍會不會出事。

這種空中特技怕是印度人也不敢輕易嘗試


說回故事本身。古澤的手段大家在那些日劇里都見識過了,每一個人物都有另一重身份,每一個橋段都可能是敘述詭計,這樣的設計壓縮在24分鐘的標準動畫劇集里,就成了三分鐘一小高潮三集一大逆轉的緊湊節奏,讓觀眾必須時刻提防和猜測眼前的情節究竟是真是假,而觀影的樂趣也就由此產生了。

這就好比我們在看《權游》《死亡筆記》之類的作品時,注意力始終被后續會如何發展,誰又會下一個gg的懸念所吸引一樣,自己給自己找樂子。相比于那些只需要欣賞人物做出萌萌噠動作的日常番泡面番,《大欺詐師》需要觀眾投入更多的精力參與其中,當然也會獲得更持久的趣味。

據霸權社老大和田丈嗣表示,早在當初在《legal high》第一集開播時,他們就盯上古澤鄭伊健老師,想與他合作一部類似的以爾虞我詐為主題,情節緊湊全程無尿點的大劇。

等到真正制作《大欺詐師》時,為了保證情節反轉時的配音表現效果,他們甚至聯手欺詐主角的聲優,只告訴他大致的情節梗概,而沒有把全部故事抖露出來。所以我們聽到主角每一聲撕心裂肺的夏亞(劃掉)羅蘭你算計我,都是發自真心。


就是右上角那個清秀小哥,被制作方耍得團團轉。


當然這部劇的特點與優點遠不止故事。

不論是背景中鈴木英人式極具辨識度的色塊拼接風格:

動畫效果


鈴木英人作品


還是如雷貫耳的貞本義行大佬負責的人設:

似李,加持良治


每個方面的設計元素都其來有自風格獨特,并且是分量十足的大手子坐鎮。光從豪華STAFF這一點就值得大家坐下來好好觀賞了。


娛樂產品:軟的計謀

在科幻作品領域一直有硬科幻和軟科幻的說法,前者更嚴格死板地遵循必須要有基于現實的科學原理或者猜想這條規矩,而后者很可能只是借一個科學色彩的外皮講述各種各樣的故事。

如果以類似的方法看待《大欺詐師》的故事,那本劇無疑是偏軟的那一類。雖然以“欺詐”為名,但既沒有圍繞這個關鍵詞打造出十足燒腦的計謀,也鮮見相互攻防套路的斗智橋段。劇中大部分的騙術和圈套,都是通過信息不對稱和敘述詭計達成的效果。

簡單地說,就只是沒把全部事情都告訴你而已。

比如第一個篇章里,主角枝豆扮豬吃老虎,被對方反手派人調查底細,眼看著要露餡兒,卻被另一主角羅蘭的事先安排一發逆轉化險為夷。但在這一幕之前,我們完全沒有收到任何提示暗示,指出羅蘭對此有所準備。

而縱觀全劇,幾乎所有的反轉和轉折都是類似的模式,咋見之下有點驚艷,三五回合之后就有點看諸葛亮跳大神的意思了。

這可以說是《大欺詐師》受到批評最多的方面。但深究起來,就不難明白霸權社還是找準了動畫和影視劇的差異,把重心放在了虛擬角色的形象塑造上,讓更多的觀眾可以娛樂起來,而并沒有效仿類似《權游》這一核心影視愛好者所津津樂道的類型。

因此本劇的整體基調還是停留在介乎于神經喜劇和動作喜劇之間,更加輕松好懂。看點不是欺詐師們設計的騙局如何如何精妙,而是如舞臺劇般小而精煉的人物關系,由“欺詐”這個關鍵詞所誘發的喜劇反應。

不妨讓我們再仔細看一下這些喜劇演員。

第一主角枝村真人,被同伙們把名字叫成“枝豆”,而枝豆在日語里就指的我們中國人所說的毛豆,也即是沒有成熟的大豆,近乎于直截了當地說主角是個菜雞。

他本性善良,因為一些悲傷往事走上了詐騙的邪路,但依然秉承著盜亦有道的信條。可以說是這類題材里比較標準的人設,畢竟反英雄主角也需要正能量,才能被更多群體和更主流價值觀所接納。

在劇中,他基本只起到觸發事件的作用,騙局的最終收尾往往與其無關,只要做好觀眾視角承擔者的角色,用夸張的肢體動作把氣氛搞起來就算完成任務了。

所以觀眾經常看到他是這樣的:


或者這樣的:


第二主角或者說雙主角的另一個,羅蘭,則完全站到逗比枝豆的反面,以優雅帥氣而足智多謀的形象貫穿始終,并且全程開掛,不論怎樣的突發情況都能留出后招從容解決,并圓滿完成騙局。

可以說比起欺詐師這個身份,片方更希望觀眾在羅蘭這個角色本身投注更多的注意力,充分感受他亦正亦邪的魅力。畢竟比起永無止境地去滿足觀眾們對情節越來越苛刻的要求,一個有辨識度記憶度的角色能帶來的收益要大上許多。

而剛才我們也提到過,考慮到人設是貞本義行,不能不懷疑他的原型里有辣個藍人的存在:

不論造型還是性格,都頗有加持良治當年的神韻。

女主角方面,且不論阿比的黑皮設定究竟是出于zzzq還是本意就如此,至少她既能搞笑又能色誘的形象也算是很立體了。而她在有擦邊球戲份的同時又與兩名男主角基本沒有情感火花的設計,正符合神經喜劇剝離性成分的特征。用大白話說,就是雖然渾身洋溢著魅力,但偏不給你們發福利。

考慮到本劇定位在海外,這樣的處理顯然也是經過考量的,能避免不少無謂的爭議。

但一碼歸一碼,古澤老師你告訴我們她的形象可以由《這個殺手不太冷》時期的娜塔莉波特曼來飾演,這……


?


我不信的呀。


而另一名女主角,看似知性實則逢酒必喝喝酒必瘋的辛西婭姐姐一出場,則基本坐實了貞本義行站在過去的成功肩膀上做人設的猜想。畢竟……

這模樣也實在太葛城美里了有沒有。


通觀全劇,配合主角們的登場,在每一篇章里選取其中之一,把他/她的往事與心路歷程作為暗線編織進騙局,然后交叉敘述,這樣的手法構成了目前為止幾個篇章一再重復的主軸線。

特別是第三篇章辛西婭姐姐的主場,整個故事之漏洞百出,和第一篇章的布局相比,幾乎都讓大家不好意思說他們是一群職業騙子了。


但是,誰又會討厭觀賞姐姐年輕時的盛世美顏呢?

說來說去,動畫還是在賣角色,情節只是墊在他們腳下,通往人氣巔峰的工具。

這很娛樂,不是嗎?


世界范圍:不是日本的,而是世界的,但終究還是能救救日本。

本劇開播以來已經有不少動畫愛好者發現,《大欺詐師》的OP不論風格還是分鏡,都非常像當年那部走紅歐美的動畫《星際牛仔》。


同樣的極簡主義扁平+拼接風格,同樣的色塊平涂。我想其用意遠不止致敬那么簡單,而是擺明了面向日本以外市場,尤其是歐美那一批對日本動畫有所了解和接觸的觀眾。


正如第1話里主角的旅途所暗示的一樣,目標是從東京(秋葉原)走向洛杉磯(好萊塢),把動畫這一載體和形式帶到更廣泛群體的面前。


再看那個技驚四座的貓片ED,不僅僅所用歌曲直接買來了“牙叔”佛萊迪·摩克瑞(Freddie Mercury)版本《The Great Pretender》的版權,連分鏡也是如出一轍,甚至出鏡的貓咪,其花色也與牙叔的愛貓幾乎一模一樣。


牙叔是誰?大名鼎鼎的皇后樂隊主唱,歐美流行音樂的天皇巨星。其地位與邁克爾·杰克遜可以說不相上下。

致敬做到這份上已經不再是致敬,而可以說是赤裸裸的在表示“we know you guys so deeply”我很了解你們了。

所以很明顯,霸權社和網飛合作并不是想把日本動畫搬到海外去賣,而是從一開始就圈定了歐美受眾,充分吸收了歐美流行文化的元素,把市場定位放在大洋彼岸。

至于為什么這么干,甚至為了做這么個國際主義大片,霸權社甘愿放棄巨人最終季而將資源all in其中,答案也不難理解。

從霸權社這一邊來看,2018年《魔法使的新娘》就已經揭示出,現在一部動畫的版權收益占2/3絕對大頭的就是海外販售。但如果想要完全吃下這一塊蛋糕,假設依然是漫改動的形式,那么自家必須掌握了從原作到動畫的全部著作權,否則有很大一部分收益只能拱手交給真正的版權方,就是俗稱的買IP。

另外,漫畫原作自己銷售那一塊收入也不可小視。以《進擊的巨人》為例,全球紙質版加上電子版銷量破億,不論怎么看都是一筆巨大的收入。但這些錢只屬于擁有漫畫版權的講談社,跟負責做動畫的霸權社以及其母公司IG port一點關系也沒有。

再說得直白一點,霸權社和我們國內的手游公司一樣,在巨人這個項目身上是付錢從訪談社手里買來動畫改編權,然后做出動畫去播放才能賺到一部分錢。

這對任何一個有野心,有胃口的媒體集團來說,都是難以忍受的。因此我們也會看到,霸權社隔三差五就會推出一些純原創動畫,或者像《魔法使的新娘》一樣自己先搞熱一部漫畫,以圖掌握全部版權前后通吃,路數與隔壁cy在《公主連結》上的操作如出一轍。

好巧不好,這個策略又與網飛這一邊一直以來的“內容為王”宗旨不謀而合。

我們也都知道,網飛在劇集和電影上的制作策略一直是砸大錢、請大腕、出大作,然后獨家放映以形成內容上的壟斷。而且也非常注重與全世界各地影視業的合作,比如與韓國人一起搞出個《李尸王朝》之類。試圖通過這樣的方式,一方面擴展全球市場的用戶,另一方面也能為北美觀眾提供更加新穎獨到的內容。


這樣拉通一看,網飛與日本動畫業界合作拍片,幾乎是大勢所趨。再加上2020年始料未及的新冠疫情,給了日本動畫產業一記暴擊。


安倍總理親自給聲優們的飯碗上了鎖。

像錄音棚、作畫工作室之類的工作地點,不僅人員密集,接觸頻繁,話筒之類的設備消毒難度也非常大,因此整個動畫產業現在幾乎是一個停擺的狀態。

短期日子已經很難過了,以日本的醫療體系承受力還有整個動畫產業的薪酬水平,就算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疫情有所緩解,還剩多少人員可以支撐開工,也得大大地打上一個問號。

毫不夸張地說,日本動畫到了生死存亡的危險關頭。

而這一次霸權社和網飛的合作嘗試,將日本動畫帶到了除了東亞文化圈以外的更廣闊世界,對于從業者和觀眾來說都是好事兒。從業者們可以得到來自全世界的訂單與工作機會,延續自己的職業生命,觀眾們這一頭也顯而易見地可以看到形式更多樣,內容更精良的內容。

以一次合作為契機,抓住時代潮流,倒逼產業改革,創造意想不到的good ending,霸權社與網飛簡直就是現實版的大欺詐師。

作為觀眾,我熱切地盼望這個國際主義欺詐早日到來。


QQ圖片20190903184601


加載中, 請稍后
頭像
表情
發表書評 發表評論
后再評論, 沒有賬號請先 注冊

評論成功

0條評論
只展示書評
加載中, 請稍后

后再評論, 沒有賬號請先 注冊

表情
輸入滿200字時可切換書評發送
奔驰宝马破解无限金币 彩经网江西十一选五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苏11选五机选 山西11选5早上几点开始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汇总 天下彩天空彩票与香港小说 怎样查询股票代码 短线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吉林快三最新规则 内蒙古11选五投注玩法 吉林十一选五直选走势图 排列五近4000期连线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查询 快乐扑克3遗漏数据 山东11选五走势图表一 2012体彩排列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