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扇看上去令人無比抑郁的青銅門,表面雕刻著類似龍族與鬼族結合產生的怪物圖像,門口沒有留有任何負責守衛的護衛。

其實原因很簡單:這里是艾歐帝國最重要的地點,處處充滿著迷惑魅影,現在雖然看上去沒有任何森嚴的守衛,但卻并不代表這里不安全…

況且莉爾毫不懷疑,要是自己現在展露想要釋放任何魔法術式的動機,恐怕用不了三秒鐘的時間,自己就會被一群躲在暗影中的刺客團團圍住…

“莉爾院長,別來無恙啊!自從當初一別,如今貌似已經過去了三年的時間吧?”

話語間,看著那身軀在青銅門前緩緩浮現的老者,莉爾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露出一個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阿爾瑞特納,沒想到你這老家伙竟然還活著…”

“我還一直以為你這家伙應該已經死了,沒想到竟然還茍活在這個世界上…”用手輕輕撫摸著懷中的玩偶,莉爾接著黛眉微皺:“先讓我猜猜,你現在或許三百歲?”

乍一眼看上去,這是一個胡須發白,甚至就連眉毛都被歲月染成雪花色的老者,并且整個人言行舉止看上去十分儒雅隨和,給人很強的親和力…

此時在他的面前,莉爾看上去就仿佛一個可愛的小孫女,而其則像慈祥的老爺爺:只是這小孫女貌似有些頑皮…

“那還真是讓您失望了啊!”用手拍了拍自己法袍上殘留的灰塵,雙眸無比深邃的他隨之漫不經心地調侃著:“倒是莉爾院長依舊保持年輕呀!”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您現在應該已經達到八百歲高齡了吧?”嘴角揚起一個詭異的弧度,與之將那所剩無幾的牙齒露出來,阿爾瑞特納不禁笑道:“但是你不也照樣茍活著嗎?”

“我們人類是一種脆弱的生物,區區生命的長短甚至經不起歷史歲月的折磨,所以還望您可以高抬貴手,不要再嘲笑我這老頭子…”

話語間,觀察力敏銳的莉爾不難發現這家伙的雙臂此時竟在微微顫抖,看上去貌似正在忍受什么痛苦:是施展續命魔法而留下的后遺癥嗎?

續命魔法,傳聞只需要將自己的靈魂奉獻給無盡惡魔,就可以獲得無上的力量,從而維持自己快要消耗殆盡的生命…

當然,這背后所需要付出的代價也是根本令人無法想象的:有的人會成為一具行尸走肉,毫不知覺的活在這個世上,而有的人則成為惡魔的奴仆…

“阿爾瑞特納,將自己的一切奉獻給艾歐帝國,包括信仰,然而最后卻只剩下這樣一條半死不活的性命,當真值得嗎?”

“莉爾院長,這是我的選擇,無怨無悔,雖然這么久的再次會面讓我十分激動,但倘若您沒有什么需要叮囑的事情,還望在進行完裁決后再敘舊,可以嗎?”

不容多想,將自己脖頸間戴著的玉石碎片放入身后的青銅門中,只見表情有些遺憾的阿爾瑞特納繼續說著:“有些事情坐下來一起談,或許會好點…”

然而聽完對方的暗示,根本沒放在心上的莉爾卻是聳了聳肩,繼續擺弄著自己的玩偶:“那群老家伙還拿我沒辦法,我又何須擔心呢?”

“況且你應該還記得吧?”看著眼前那青銅門緩緩開啟,眼底閃過一絲殺意的莉爾接著說道:“依塔納并不屬于艾歐帝國,所以我有權離開這片土地,無人可阻攔!”

“而且就目前的局勢來看,你們那衷心侍奉的帝王還需要我,需要我的依塔納,需要那群天賦異稟的學員,我想他應該可以分清事情的利弊,難道不是嗎?”

過了片刻,看著莉爾的身影逐漸融入黑暗之中,有些束手無策的阿爾瑞特納也只好嘆了口氣,同時身影消失在這片空間…

因為他清楚一點:前方乃是深淵,倘若踏進去,或許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不難發現,這是一個昏暗的空間,大致呈現斗獸場式的環繞式建筑構成,利于全方面觀察那處于正中央的可憐家伙:原來對我這么感興趣啊?

“莉爾院長,別來無恙,雖然我很抱歉耽誤你的寶貴時間,但還是希望這次倉促的會議能夠別影響到您與我們皇室之間親密的關系…”

然而話音剛落,還未等那黑暗中的年輕人準備繼續說下去,只見有些不耐煩的莉爾便直接開口打斷道:“艾歐迪卡陛下,我并不介意在夜間活動一下…”

“因為這樣至少可以讓我活動一下筋骨,順帶呼吸大自然的新鮮空氣,不過很可惜…這里的空氣貌似并不讓我喜歡,未免有些太悶了!”

就這樣,看著莉爾緩緩在正中央的椅子前坐下,同時觀察著些許的熒光照耀在其身上,原本還在竊竊私語的裁決室這才安靜下來:就算一根銀針掉落恐怕都能夠聽見…

“我很抱歉,這里常年不對外開放,甚至幾年都沒有一個人踏足此地,自然會難免產生刺鼻的灰塵,還希望莉爾院長能夠體諒…”

這是一個身披黃袍并且頭戴皇冠的中年人,此時無數的寶石在熒光的照耀下散發著耀眼的光芒,仿佛在向在座的眾人宣誓著:我才是艾歐的帝王!

“今天把莉爾院長傳喚到這青銅殿堂,自然是有所原因的,而且這其中原因想必院長也應該能夠猜到些許吧?”

咽了咽口水,美目側瞟著周圍正打量著自己的老家伙,有些不開心的莉爾索性將手中的玩偶放在腿上:“殿下,我只是一個喜歡睡覺的小惡魔,又怎么會關心這些事呢?”

“莉爾院長可別說笑了,如今整個世界都知道我們艾歐帝國和魔域正在發生戰斗,而且這敵對的統治者同樣是惡魔,難道你就不覺得奇怪嗎?”

話音剛落,還未等那滿臉橫肉的長老反應過來,只見一股強大的氣息便在轉瞬之間籠罩了其全身,未免讓他有些后背發涼…

“抱歉,我貌似有些不太喜歡別人以惡魔來稱呼我,這可是對女孩子十分不禮貌的行為,而且這只是人家自己的戲稱,懂了嗎?”

“當然,如果某人喜歡把我放在惡魔的角度來看,那么或許我不介意把他的頭顱直接割下來,然后放在我面前,讓他看個夠…”

只言片語間,一股濃郁的火藥味頓時在密室內彌漫開來,未免讓那位表情僵硬的老者微微一愣,同時暗自將手中的長劍握住:這是本能的反應!

他不敢想象下一秒迎接自己的將會是什么,所以才如此緊張:死亡?還是自己全身的鮮血被抽干?

“抱歉,剛才是老夫魯莽了,在言語上有所不尊重的地方,還望莉爾院長能夠原諒…”

這突如其來的變臉其實并不奇怪,畢竟如今在座的眾人無疑都清楚一點:無論是艾歐帝國還是依塔納學院,只要兩者之間發生矛盾,后果將不堪設想…

“你在擔心什么呢?”淡定的聳了聳肩,將自己釋放的氣息收回,只見嘴角微微上揚的莉爾竟接著笑道:“人家可對一只受驚的小貓咪沒興趣…”

聽聞此言,看著身旁那就欲拔劍的老者,只見一個戴著面具的人趕忙站了出來,緩解著此刻危險的氣氛:“莉爾院長,大家今天聚在這里,自然都是為了艾歐帝國的明天著想,還希望能夠維持一個良好的關系!”

“我現在代表西普瑞茲長老向你道歉,同時也希望你能夠尊重我們艾歐帝國的抉擇,因為有件事的確和你有莫大的關系!”

話語間,根本不關心那還在擺弄玩偶的莉爾究竟有沒有聽進去自己的話,這面具男便繼續說著:“現在魔域的統治者是個惡魔,你應該聽說過吧?”

“這是當然,畢竟那可是傳遍整片大陸的傳奇人物,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怎么?莫非他是你們艾歐帝國的人?”

見此情形,知道莉爾在刻意將臟水潑在自己身上的面具男倒也沒有多說什么,而是默默從懷中掏出一張卷軸:“莉爾院長說笑了,這是前線送來的情報…”

“根據情報所示,此次前往魔域的討伐戰役當中,我方一共損失了將近六千人,而對方無非就是損失了一些亡靈士兵,實力不容小覷…”

然而話音未落,黛眉微皺的莉爾卻嘟了嘟嘴,隨后用血紅色的雙眸凝視著對方:“你該不會認為這些亡靈士兵和我有關系吧?”

“當然不是,既然貴方能夠在前往討伐魔域的行動中派出數十名資質較好的魔法師提供幫助,那么這已經足以證明依塔納對于帝國的忠誠…”

“只可惜我們如今得到的情報遠非如此,因為在戰役還未全面打響之前,魔域的統治者就決定和我們講和,簽訂休戰契約!”

下一秒,看上去有些迷糊的莉爾忍不住打了個哈欠,與之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顯得無比悠閑懶散:“那么這不是挺好的嗎?”

“大家能夠簽訂休戰契約,至少可以避免一場戰爭的爆發,同時可以使得成千上萬的士兵幸免于難,難道不是你們所渴望的嗎?”

與此同時,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莉爾態度的問題,只見那正在默默注視著一切的艾歐迪卡竟突然站了出來:“莉爾院長,雖然班古城未能奪回來,但能夠避免更多的人員傷亡,這自然是本王所期望的…”

“不過或許你還不知道吧?”輕輕揮了揮龍袍,隨后將那昏暗的燭火熄滅,正在凝視著莉爾的他接著質問道:“這魔域的統治者,貌似和你有些許聯系…”

老實說,此時艾歐迪卡的反應未免讓她有些心疑,因為按照之前對其隱約的印象來看:這帝王應該更加穩重才對!

不過對于這份疑惑,她倒也沒有打算說出來,而是默默留在了心底,同時趁著別人不注意,將自己指尖的鮮血滴在玩偶上。

這是一只類似小熊的玩偶,長相極其可愛,擁有毛茸茸的毛發,正在張牙舞爪地揮動雙臂,仿佛渴望將一切撕裂…

“聯系?”見此情形,假裝做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其實已經有所預料的莉爾繼續掩飾著:“難不成他是我的遠房親戚?”

“還是人家的后代?雖然我有些記不清了,但這個世界應該還是有一些我的后代散落在大陸的各個角落,需不需要我…”

可就在這時,伴隨著一道沙啞的嗓音回蕩在整片空間,只見一旁角落里正在喝酒的老者竟緩緩站起身來:“莉爾院長,還記得我這老頭子吧?”

定睛一看,這是一個擁有貴族氣質的老者,渾身上下只穿著一件鑲嵌著寶石以及雕刻著六芒星的法袍,給人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弗拉德克,我當然記得你,要不是當初你手下留情,放過我族最后的一絲血脈,現在的我又怎么可能站在你面前呢?”

忍不住將手中的玩偶放下,此時氣勢開始逐漸攀升的莉爾渾然忘記了當前的處境,正在努力壓制著自己的怒火:“你想和我談什么?”

“抱歉,當年的那場戰斗,只是一個誰都不愿目睹的意外而已,況且我已經為你的種族禱告了數十年之久,倘若在死亡之后,我會去向神明懺悔犯下的過錯…”

輕輕嘆了口氣,將自己手中酒壺放下的弗拉德克開始闡述著:“而我們如今之所以連夜趕回弗拉斐斯城,是因為有件事需要和你立即證實一下…”

“幾個月前,是不是有個叫做真奧的人來依塔納學院應聘過魔法導師?”緩緩抬起頭來并將胸前的十字架放下,他繼續暗示著:“對于這樣的人才,你應該不會忘記吧?”

聽聞此言,其實莉爾基本已經能夠證實自己心中的猜想了:果然是真奧那家伙嗎?他還真是讓人不省心啊!

“有這樣的人嗎?”黛眉微皺,假裝十分疑惑的莉爾繼續拖延著時間:“或許我可以問問普羅修斯那家伙,畢竟這些工作都是他負責的…”

然而任由莉爾表演著,那群老奸巨猾的長老自然不會相信這荒唐的一切,于是默默將一塊記憶水晶取出來,同時直接扔在莉爾身前懸浮著:“這是我們剛才收集到的情況,不需要詢問普羅修斯了…”

“在幾個月前,有一名叫做真奧的神秘少年通過了依塔納學院的考核,正式成為一名魔法導師,而且這家伙擁有的力量甚至堪稱怪物,對嗎?”

“所以說你們現在已經調查好一切嘍?”聳了聳肩,如今也不打算繼續掩飾下去,于是莉爾漫不經心地回復著:“那還需要詢問我干什么?閑著無聊?”

“因為我們需要得到你的證明以及承認,這樣才可以讓你明白一個事實,那便是如今的魔域之主,就是當初的魔法導師!”

下一秒,從自己的座位上信步離開,同時緩緩朝著莉爾走來,只見弗拉德克接著諷刺道:“我想以你的實力,應該不難發現他在隱藏力量吧?”

“等等…你們讓我有些頭暈,所以你是打算告訴我,現在引起艾歐帝國混亂的罪魁禍首其實是我們依塔納的導師,這不是明顯的睜眼說瞎話嗎?”

不得不說,現在莉爾裝出來的表情倒還真有幾分逼真,倘若不是知道對方性格與作風的話,或許大部分人還真會被她欺騙…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應該算是這樣吧?”轉眼之間,通過輕輕的觸碰將那裝有真奧信息的水晶粉碎之后,弗拉德克冷聲說道:“所以莉爾院長,你有什么打算解釋的嗎?”

“一個神秘的魔法導師成為當今魔域之主,并且在十分囂張的讓我們和你打聲招呼,我想這背后的一切你總不會毫不知清吧?”

確實,就算是一個對魔法一竅不通的普通人看著眼前的所有線索聯系在一起,恐怕都難免會對莉爾產生懷疑…

“那么如果我說,其實我對此情況還當真毫不知情,你們又會相信嗎?”站起身來,毫不畏懼的凝視著對方,此時莉爾的雙眸仿佛能夠滲出鮮血。

“我需要說明一點,在幾個月之前,真奧就已經離開依塔納學院,從而屬于自由游民,與我們依塔納從此再無任何關系…”

“如今他雖然成為了大名鼎鼎的魔域之主,但這和我們依塔納又有什么關系?總不可能還需要我們依塔納對此負責吧?”

“這自然不需要,我們如今之所以會邀請你來到這青銅殿堂,無非就是希望在先輩英靈的注視下,好好和你談談這件事…”

話音剛落,根本不給莉爾任何反應的機會,只見弗拉德克便用手中的魔法杖將她抱著的玩偶擊落,同時解釋道:“我宣布從現在起,審判正式開始!”

見此情形,看著那被一團光芒包裹著的玩偶,知道對方已經將自己列為危險目標的莉爾不由得臉色一怒:“你這是什么意思?”

“莉爾院長,你的實力自然毋庸置疑,如果正面對抗的話,或許就算加上在座的其他長老,恐怕我也不是你的對手吧?”

將一串暗紅色的鐵鏈捆在莉爾身上,暫且松了口氣的弗拉德克這才繼續開展著話題:“莉爾院長,你和真奧到底什么關系?”

“什么關系?難不成還打算讓我繼續說一遍嗎?”試圖掙脫著那表面浮現著咒文的鐵鏈,神情越發凝重的莉爾說著:“他和我們依塔納學院沒有任何關系!”

“不,我想或許是你搞錯了,我現在提出的問題并非關乎依塔納學院,而僅僅關乎你自己…身為真祖始代的莉爾?緹絲亞!”

話音剛落,伴隨著弗拉德克輕輕彈了個響指,只見原本暗無天日的青銅殿堂竟在瞬間被無數的光芒照耀,顯得如此神圣。

倘若仔細看的話,其實不難發現在那些坑坑洼洼的墻壁上面都雕刻著各式各樣的壁畫:有龍族,也有鬼族,其中也有吸血鬼一族…

“弗拉德克,現在艾歐迪卡陛下也在這里看著,難不成你認為他會容忍你這樣對依塔納的院長如此無禮嗎?”

然而還未等莉爾打算繼續威脅下去,原本處于繁星中央的艾歐迪卡卻突然化為了一抹幻影,隨即消失在這宮殿之中:這是假的?

“抱歉,其實為了使你能夠完全降低警戒心,我們此次審判并未通知陛下,所以這是一場公平正義的裁決,甚至不會受到任何外在因素的干擾…”

聽聞此言,感受著周圍的道道目光正在注視著自己,基本已經明白自己中套的莉爾索性放棄了無謂的抵抗:“所以你們是打算直接給我定罪嘍?”

此刻她明白,現在正捆在自己身上的鐵鏈乃是艾歐帝國珍藏已久的鎖魔之鏈,傳聞它一旦束縛住敵人,便再無可以掙脫的可能性…

“并非如此,我們只是希望不發生任何意外而已…”輕輕嘆了口氣,看著莉爾那束手無策的模樣,眼神越發凌厲的弗拉德克繼續說著:“你到底是為了什么?”

“我們艾歐帝國如此相信你們依塔納學院,甚至不惜將皇室貴族的子女安排進這所謂魔法的殿堂,可身為院長的你呢?”

“卻在私下培養著如此恐怖的導師,根本沒有任何打算和我們艾歐帝國通告的意思,這代表著什么?不是居心詭測,又是什么?”

話語之間,看著莉爾那呆滯的模樣,仿佛根本沒有將自己的話聽進去,莫名有些不安心的弗拉德克不由得眉頭微皺,同時扭頭看著不遠處的面具男。

“弗拉德克長老大可放心,這鎖魔之鏈乃是近乎世界級的法器,就算她是吸血鬼真祖,也不可能掙脫的…”

然而就在這時,還未等弗拉德克準備接話,那正在凝視著玩偶的莉爾卻突然開口說道:“弗拉德克,你知道我最討厭什么嗎?”

“我最討厭那種隨意踐踏別人所愛之物的螻蟻,因為他們只會讓我惡心,很不幸,或許你就是這樣的人…”

只言片語間,感受著那鋪天蓋地襲來的氣息,意識到問題似乎有些不對勁的弗拉德克趕忙喊道:“我勸你不要這樣,你無法掙脫這鎖魔之鏈的!”

“我們只是想要公平的審判這一切而已,如果在確認你并沒有任何反叛的動機之后,自然會讓你離開的,一切和之前沒有任何變化!”

“沒有變化?”然而就算對方這么解釋著,莉爾卻是微微一笑,同時將自己身后的雙翼展開,看著眼前有些驚慌失措的弗拉德克:“還打算繼續欺騙下去嗎?”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在得知真奧來自依塔納學院之后,其實就已經打算把我直接列入獵殺目標了吧?”

定睛一看,此時大量的血液正從莉爾的手心間凝聚,同時朝著一旁的玩偶涌去,場面看上去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其實在你們派人前往依塔納學院的時候,我就已經在思考一件煩心事,那就是為什么審判我,會勞煩你們準備審判之劍呢?”

“而且為什么在三個小時前…我安排在弗拉斐斯城生活的眷屬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后來我才明白,你們是打算借此機會,順手把我這隱患抹殺,對吧?”

話語間,看著那玩偶的體積越來越大,甚至有即將沖破光之束縛的趨勢,越發緊張的弗拉德克趕忙勸說著:“你這樣下去就是真正的反叛!”

“反叛又如何?活著才是最重要的,難道不是嗎?”

“與其相信你們這群只會吃干飯的老家伙,或許我更愿意相信那個惡魔,畢竟我和他一樣,至少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

“十年之后的世界,不能靠你們艾歐帝國來拯救…”

話音剛落,伴隨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青銅殿堂內,一只雙眸發紅的蝙蝠正將莉爾護在身下,無論誰都不敢接近!

這就是吸血鬼真祖的本體,來自上古時期的永恒存在:它竟然躲在玩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