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幽靜的小鎮,到處種植著迷人的薰衣草以及花卉,與之伴隨著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進來,剛剛從睡夢中醒來的平民們便開始進行洗漱并忙碌起來…

然而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其實在村莊不遠處的小橋上,兩道身影正在朝著這邊緩緩走來,步伐輕盈且令人捉摸不透…

“你要帶我去什么地方?”猶豫了片刻,與之用手輕輕拽著自己的衣角,眼前這個臉色凝重的少女繼續說著:“而且你是誰?”

其實這是她蘇醒以來的第一句話,而且也是將近幾天來的第一次交談,所以未免顯得有些僵硬以及青澀…

“其實我是誰并不重要,因為我只需要知道你是貝利葉,一個對于殿下十分重要的人就足夠了,當然我并不介意你稱呼我為路西法…”

沒錯,眼前這兩個全程幾乎沒有任何交流的人正是路西法以及貝利葉,如今因為真奧的命令,正在前往一個傳說中的地方!

從遠處看上去,路西法就如同一個年長的兄長,沉默寡言,然而貝利葉卻好似年幼的妹妹,充滿好奇,二者看上去竟還有種莫名的般配感…

“路西法?墮落的天使嗎?”黛眉微皺,回憶著曾經自己聽過的故事,與之用手將身旁的樹葉摘下,貝利葉輕輕把玩著:“那你的殿下又是誰?這總該告訴我吧?”

“你現在還沒有資格知道殿下的名諱,總之等到時機成熟,我自然會讓你知道誰是殿下的,因為他對于你來說并不陌生…”

并不陌生?難不成是我認識的人嗎?

聽聞此言,越發覺得好奇的貝利葉忍不住將手中的樹葉朝著橋下的小溪扔去,看著它被溪水帶走的同時喃喃道:“我們現在要去什么地方?”

“一個神秘的地方,雖然我現在并不知道具體的方位,但就這樣嗅著氣息,應該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找到,不用擔心…”

只言片語間,他們的身影已經出現在村落門口,頓時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力,畢竟相比起這些衣著樸素的農民來說,這兩個人未免太耀眼了…

他們身上擁有平日里沒見過的綢緞,腰間掛著幾乎過年時才可以見到的香囊,至于那高貴的氣質,更是聞所未聞,未曾目睹…

“站住,你們是來自何方的流浪者,如果不懷好意的話,我們可是會立馬驅逐你們這些入侵者的,知道了嗎?”

須臾間,感受著自己周圍襲來的殺氣,有些覺得懵圈的貝利葉先是扭頭看了看身旁的路西法,隨后又看了看不遠處的村民:都怪這家伙長得太兇了嗎?

老實說,路西法雖然身上有股與生俱來的貴族氣息,加之年輕俊俏的面容,確實能夠對人產生很大的吸引力,但是他的表情都是永遠這么冷漠…

那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模仿的!

“這就是人類的警惕心嗎?”一聽這話,紫色的雙眸凝視著那雙臂還在微微顫抖的村民,路西法接著向前邁出一步,頓時引得眾人紛紛后退。

畢竟無論怎樣,路西法總會給他們一種危險的感覺,這是來自于靈魂上的顫抖,所以就算靠近他半分都會覺得四肢酸軟,忍不住的戰栗…

“我們沒有惡意,只是碰巧路過這里而已,順帶想要詢問你們一些事情,如果方便的話可以讓我們進去嗎?”

“不可能,我們這村落可是有幾十名孩子,所以在目前還沒有確定你們身份之前,我是不會讓你們任何人過去的…”

話音剛落,伴隨著那年輕人的手勢落下,大量的村民便扛著鋤頭以及拿著鐮刀朝著路西法涌來,看樣子是打算將他制服。

至于正站在其身旁的貝利葉,恐怕是因為身材嬌小以及長相清純無害的緣故,所以并沒有在第一時間受到針對…

然而還未等這群人靠近路西法的身軀,只見一道紫色的光芒從他體內釋放,于是所有人便在短短的一秒鐘內被轟開,所幸并沒有受到什么傷。

畢竟路西法只是為了完成真奧的命令去打探龍族的情況,所以在并非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并不想制造什么殺戮,況且這樣沒有任何樂趣…

仔細一想,或許也是受到了這個世界的影響吧?就連曾經原本嗜殺成性的路西法現在竟然都開始學會克制心中那份殺意…

“我并不想造成什么不必要的死亡,所以這是最后一次機會,如果你們還有一意孤行的話,或許我不介意讓這個村莊因你們的愚蠢一起陪葬…”

此言一出,那群剛剛從地面上爬起來并且準備繼續進攻的男人們頓時愣住,顯得有些遲疑,同時扭頭看著身后臉色凝重的年輕人:“守鶴,這要怎么辦?”

“他應該是一個魔法師吧?要是就憑我們的力量,恐怕根本承受不了多久,要不我們在這守著,守鶴去叫族長來?”

“那么你們在這守著,我現在就去找族長,如果出什么意外的話,就立馬敲鐘!”

須臾間,看著那原本發號施令的男人轉身朝著村落的深處跑去,未免有些無奈的路西法忍不住喃喃道:“你們人類的處世方式還真是讓人好奇呀!”

“明明我剛才都已經說明白了,只是需要詢問一些事情而已,并沒有任何惡意,為什么就是這么冥頑不顧呢?”

下一秒,將自己被風吹亂的發絲用手整理了一下,只見此時貝利葉竟徑直來到一個被嚇哭的小男孩面前:“人類比你想象中的復雜,你或許永遠都不會明白吧?”

“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都認為我們人類才是大陸的統治者,但你們這些惡魔又是否思考過,人類其實更畏懼你們這些存在?”

“你們象征著災難,也給我們帶來災難…”蹲下身來并用手指輕輕擦拭著那小男孩的眼角,只見嘴角微微上揚的貝利葉接著說道:“男子漢可不能隨便哭鼻子,好嗎?”

“因為這個家園,將來還得靠你來保護哦!”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原本還在嚎啕大哭的男孩在聽完貝利葉的話語聲后,竟然還真十分聽話的閉上了嘴,同時躲在自己的父親身后。

這是一個擁有銀發的少年,看上去大概也就是十歲左右的樣子,身材較為瘦弱,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既視感…

“莫非你們不是人類嗎?”與此同時,緊張的咽了咽口水,一旁完全聽聞了整個對話過程的村民忍不住問道:“還是只有他不是?”

“我是依塔納的學員,想必你們應該聽說過吧?”緩緩站起身來,見如今有交談的機會,于是貝利葉趕忙將依塔納學院的校徽拿出來,繼續解釋著:“而且我是人類,他是惡魔…”

“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我以依塔納學院賜予我的榮譽擔保,他是不會傷害你們的,只要你們把知道的信息告訴我們就行…”

話語間,就算貝利葉將依塔納學院的校徽給拿了出來,但那群孤陋寡聞的村民顯然并不相信這塊金光閃閃的玩意:這是金幣嗎?

“總之一切還是等我們族長來評定吧!”見此情形,看著不遠處村落內趕來的身影,此時小男孩的父親猶豫了片刻,這才說道:“希望你們別介意…”

“畢竟我們這里常年受到山賊的侵擾,糧食損失慘重暫且不論,每年還有幾十個孩子以及婦女會被抓走,所以我們這些男人需要保護她們的安全…”

“你們這里還有山賊嗎?”黛眉微皺,此時看著周圍那些被糟蹋的糧食,若有所思的貝利葉忍不住追問道:“帝國沒有幫助你們嗎?”

畢竟按照常理來說,一旦在艾歐帝國境內遇見山賊這種情況,完全是可以根據條款和法律向帝都以及城邦請求士兵援助的…

“我們也曾申請過士兵的保護,只是每年需要上繳的保護金實在是太高了,甚至完全超出了我們的承受范圍,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沒錯,貌似去年是需要支付二十枚金幣,今天水漲船高,已經達到了三十枚金幣,這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接受的…”

要知道對于農民來說,一年的收入大概也就幾枚金幣而已,就算全村的人加起來恐怕也就上百枚金幣,怎么可能一下就支出將近三分之一的財富?

就這樣,此刻聽著這些農民的抱怨,莫名覺得有些尷尬的貝利葉只好選擇了閉嘴,同時雙眸凝視著那緩步走來且發絲蒼白的老者:這應該就是族長了吧?

“看來你們就是守鶴口中那群從外面來的外族人吧?話說各位來我們米努基村落是為了什么?”

這是一個年齡大概接近一百歲的老者,渾身上下只穿著一件單薄的棉衣,將那骨瘦如柴的身形暴露無疑,甚至得靠拐杖來支撐。

而且或許別人看不出來,但這并不代表路西法看不出來:這老者體內的器官已經差不多快要都衰竭了,最多也就能再支撐一個月…

“我們只是路過這里,想要詢問一些信息而已,并沒有什么惡意,如果方便的話,我們或許可以進去坐著談談…”

與此同時,看著貝利亞那精致的臉頰,有些失神的族長忍不住感嘆道:“總感覺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你,可惜就是想不起來了…”

下一秒,用手揮了揮,示意周圍的村民將武器放下,眼前這個面容和藹的族長隨后介紹道:“我的名字是奈特,你們可以稱呼我為奈特爺爺,或者族長爺爺…”

此言一出,一旁原本還保持著冷淡的路西法不由得眉頭微皺,畢竟這個無知的人類或許還不知道自己其實已經生存了上千年…

論人類的輩分上來說,自己貌似可以當他的曾祖先?

就這樣,此時聽著族長下達的命令,原本還有所防備的村民們也只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但其中仍然有一部分人心有怨氣…

“族長大人,確認就這么讓他們去村落嗎?要是待會有什么意外的話,這可怎么辦?依我看,不如就趁現在牽制住…”

然而還未等這個憨厚的男人說完,微微搖了搖頭并嘆了口氣的奈特便耐心解釋道:“這個女孩拿著的徽章乃是依塔納學院的標志,就已經能夠證明她身份了…”

“還記得我當年和你們說過的那位拯救村落的女神嗎?其實她就是來自于依塔納學院,象征著自由與和平,來到人間帶給我們希望…”

聽聞此言,似乎想到了什么,貝利葉的表情不免顯得有些奇怪,不過她卻并沒有說些什么,只是默默跟在那族長的身后:這一切細微的表情變化都在路西法的注視下!

“我想這位朋友應該不是人類吧?”走了片刻,清澈的雙眸注視著周圍還在耕作的村民以及玩耍的孩童,只見奈特喃喃道:“我能夠感受出來…”

“因為你身上有一股很強大的力量,已經不是我能夠控制的存在,甚至不敢想象,所以與其讓你們將村落毀于一旦,我想或許坐下來談談是個明智的選擇…”

聽完對方的一番陳述,被識破身份的路西法倒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將目光鎖定在不遠處的山脈方向:因為那里有他熟悉的氣息…龍族!

“你們在這生活了多久?”

“大概三百年吧?我是這個村落的第二十三任族長,如果閣下有什么需要詢問的話,不如直接問我,畢竟我經歷了許多東西…”

見此情形,感受著周圍那些村民異樣的目光,莫名煩躁的路西法不免有些覺得難受,于是輕輕彈了個響指,瞬間將時間靜止。

“這就是真正的力量嗎?”一時間,看著身旁那些仿佛被凍結的村民,奈特卻絲毫沒有感到意外,反而笑道:“沒想到在我臨死之前,還能夠目睹這樣的神跡呀!”

“沒辦法,有些事情我并不希望有人傳出去,況且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你的子嗣們知道的越少倒是越安全,畢竟這個話題關于龍族!”

龍族,這在村落是一個禁忌的詞匯,將近百年間無人敢提及,沒想到如今竟然在一個外鄉人的口中聽到…

話音剛落,隨后在經歷了近乎一分鐘的沉默之后,那剛剛回過神來的奈特這才輕輕嘆了口氣:“閣下說笑了,我們這只是窮山僻嶺,怎么會有龍族的影子呢?”

然而根本不給他任何多余的時間解釋,路西法索性將自己掌心中的魔法術式展現出來,與之則威脅道:“如果你打算拿這些人的性命做賭注的話,我并不介意你隱瞞…”

很明顯,現在路西法并不打算和這個老奸巨猾的老家伙打交道,畢竟在他的眼中看來,其實人類就是一種狡猾的生物,必要時刻得用武力來征服。

“閣下在殺死我之前,能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嗎?那就是你為什么想要尋找龍族?”

“命令,因為我的主人吩咐我這樣做,那么就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擋我,阻擋者唯有死路一條…”

一時間,聽著路西法那無比強硬的交談方式,其身旁未免感覺不妥的貝利葉只好站了出來:“奈特爺爺,你現在只需要告訴我們龍族的棲息地就行,剩下的與村落無關…”

只言片語間,雖然貝利葉并不知道路西法的真實目的是什么,但姑且也猜到了很多東西:是關于龍族的吧?

然而正當所有人都以為奈特會毫不猶豫地答應時,其卻出乎意料的搖了搖頭,露出一個苦笑:“有些事情是我個人為人的準則,不可以輕易打破的…”

“如果你們不說明原因的話,我甚至愿意拿出整個村落的性命來保守這個秘密,因為我是外界通往龍域的唯一鑰匙…”

這一秒,路西法的雙眸不禁驟然收縮,同時就連他眼底的殺意都愈發濃烈,因為在他看來:這個人類無疑在挑釁自己!

與此同時,在那風景秀麗的龍之谷內,大量的幼龍正在被囚禁在一個暗無天日的深淵之中,雙眸無神的凝視著頭頂的天空。

因為就在一天前,龍族發生了百年未見的叛亂,翡翠玉龍為首的龍族長老竟率領著其的子嗣以及一些支持重新立王的龍類將剩余反抗者全部關押,而且部分負隅頑抗的人難逃一死。

“你覺得霍頓族長能夠戰勝那些可惡的家伙嗎?”

“這種事誰知道呢?我們現在只能夠等,但愿有人能夠來拯救龍族吧?”

“要是烏迪謝爾哥哥在就好了…”

另一邊,無心掛念外界發生的一切,此時看著下方全副武裝的眾人,緩緩睜開雙眼的霍頓忍不住打了個哈欠,與之說道:“這樣真的值得嗎?”

“忍心將半個龍族的新鮮血液都毀于一旦,僅僅就為了換取我身下這個王座?”

“當然值得,凡是稱王的路上,總得伴隨著一些犧牲品,通過踐踏尸骨方可登上王位,而且你當年不也是這樣度過來的嗎?”

“毫不猶豫地將自己血脈相連的弟弟驅逐出龍族,而自己卻在這坐享其成數十年,成為高高在上的龍王,好生風光呀?”

聽到這,隱約可見眼底閃過一絲殺意的霍頓倒也沒有選擇采取什么反擊方式,只是依舊懶散的趴在龍座上,整個人仿佛一尊不可撼動的雕像。

“翡翠長老,你們不該殺死那些孩子的,畢竟他們都是我們龍族的希望,同樣也是龍族的未來,你們這樣做很愚蠢,無疑是自掘墳墓…”

“那又怎樣?”然而下一秒,用爪子重重的拍擊在地面,與之看著那地表彌漫開來的翡翠粉末,只見翡翠玉龍緩緩說著:“我給過他們機會了…”

“或許你還不知道吧?你那衷心的護衛甚至在臨死之前都還抱著我的翅膀,希望可以將我一同拖入地獄…”

“可你猜怎么著?沒錯,我直接用牙齒咬斷了它的喉嚨,凝視著它灰白的眼眸,并且將它的尸體扔到了嚎哭深淵當中,讓其受到冤魂的腐蝕…”

“它那種絕望的表情,你沒看到還真是可惜呢!”

可是就算現在翡翠玉龍都已經把話說到這種程度,霍頓卻依舊保持著淡定,仿佛整個世界都和自己沒有任何關系,只需要沉默即可。

其實這點很奇怪,令在場的眾人都有些捉摸不透,因為在他們的印象當中,霍頓應該沒有這么懦弱才對:該不會有陰謀吧?

“你怎么不說話?”忍不住用力揮動著翅膀,將那洞穴內沉寂多年的灰塵扇得到處都是,只見一旁的青眼白龍竟站了出來:“你往日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呢?”

“回答本王一個問題,當初烏迪謝爾應該也是被你們殺了,對吧?”

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此時的霍頓好似根本沒有聽見青眼白龍的挑釁,依舊自顧自的說著:“這孩子在死亡的最后一刻,恐怕都沒有選擇屈服呢!”

“沒錯,你那最疼愛的后輩的確是被我們解決的,可是這又能夠代表什么?當時他就如同一只絕望的幼崽,被我們直接用爪子撕裂,然后化為了粉末…”

“不過其實你也不用擔心,因為用不了多久,你也會像你可憐的弟弟一樣,成為這世界的一縷灰塵,被我們踐踏于腳下…”

下一秒,在眾人異樣的目光注視下,只見霍頓竟輕輕嘆了口氣,同時將自己沉重的雙翼張開:那是一雙夸張的翅膀,仿佛能夠將天際遮擋!

隱約可見在這雙翼的表面竟浮現著一團團詭異的符文,此時正在散發著墨綠色的光芒,如同黑夜中的螢火蟲一般…

“既然從你們口中得到了答案,那么我也就放心了,因為或許你們還不知道一件事吧?”

“三年前我就曾私自給烏迪謝爾賜予過烙印,為了就是讓他保護本王的女兒,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與本王是相連的…”

此言一出,忽然意識到事情不對勁的翡翠玉龍趕忙后退一步,同時做出了最佳的攻擊姿態:“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你還真是老糊涂了啊!烏迪謝爾倘若死亡的話,他的靈魂烙印將會在我這消失,所以當你們回來和本王稟報消息的時候,我就已經發現了問題…”

“當然你們也可以理解為,本王知道你們即將叛變!”

話音剛落,輕輕抬了抬爪子將那迎面襲來的翡翠冰刺給斬斷,只見緩緩站起身來的霍頓竟接著淡然說道:“這場死亡游戲,玩的還開心嗎?”

剎那間,大量的光芒從霍頓的翅膀符文中閃現出來,同時以一種十分夸張的速度朝著洞門涌去,與之在轉瞬間便覆蓋了整個洞穴,讓人根本來不及反應。

這一秒,看著自己身后那被封閉的洞穴結界,臉色越發凝重的青眼白龍先是看了看身旁同樣不知所措的同伴,隨后說道:“看來被算計了嗎?”

“不用擔心,就算他事先知道又如何?我們現在有五個人,而他無非就是一個人,就算擁有自然之力的祝福,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然而還未等他繼續說下去,已經完全準備好進攻的霍頓卻輕輕搖了搖頭,隨后玩味的解釋著:“莫非你們真覺得龍境如此好闖入嗎?”

這話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伴隨著霍頓將自己的右爪重重拍擊在身下的暗石上,只見原本隱藏在黑暗中的一切竟逐漸浮現出來:令人顫抖且窒息…

定睛一看,這是五具由古老青銅制成的巨型棺材,上面被一圈圈的藤蔓纏繞,此時正在神秘的力量驅使下飄浮在霍頓身后,看上去壯觀且充滿危險!

“現在來細數你們的罪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