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青銅玉棺嗎?”咽了咽口水,此時盡量壓低身軀避開那迎面襲來的風暴刃卷,有些感到絕望的骨龍喃喃道:“沒想到竟然藏在這種地方…”

青銅玉棺,這是一種在龍族內部廣為盛傳的傳說,令人憧憬且向往:龍族歷代先輩族長的尸體都被埋藏在青銅玉棺當中,永遠以無上英靈守衛這個種族…

只要能夠尋找到這其中埋藏的青銅玉棺,無論是誰,便可以獲得英靈的庇佑,從而換取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

奈何上千年以來,就算無數的龍族爭先恐后的去尋求這份上古傳承的力量,甚至將整個龍之谷以及相關遺跡都翻空,卻依舊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然而命運之神往往就是這樣喜歡捉弄人的存在…

因為正當所有人都認為傳說是虛構的時候,它竟如此突然的出現在你眼前并給你一個狠狠的巴掌,好似在提醒自己的愚蠢與無知…

“你不是尋找這些寶藏將近八百年嗎?”任由棺材靜靜的漂浮在自己身后,感受著無數細小的光點降落在自己身上,此時霍頓的嘴角帶著一絲嘲弄的笑容:“現在它就在你眼前,不想嘗試一下嗎?”

這是一種誘惑,一種赤裸裸的誘惑,就仿佛當年創世紀時的亞當和夏娃,蛇靈就在這里誘惑著你偷吃眼前的禁果,就看你敢不敢…

然而話音剛落,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智被迷惑的緣故,此刻骨龍巨大的身軀竟朝著霍頓緩緩邁步走去,又或者說是朝著他身后的玉棺走去…

畢竟這乃是他始終在追尋的力量,為此甚至耗費了近乎一千年的光陰,如今就這么毫無遮掩的出現在自己面前,自己又怎么可能不心動?

“骨龍,給我停下!”電光火石間,看著自己的同伴距離那風暴口越來越近,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翡翠玉龍趕忙伸手攔住了他:“保持冷靜!”

“大家不要被這家伙欺騙了,青銅玉棺只是一個傳說,沒有任何人見證過它的存在,現在這場景可能只是霍頓構造的幻象…”

與此同時,看著骨龍那逐漸清澈的眼眸,忍不住嘆了口氣的霍頓這才把握機會并迅速吐了口龍息,將根本來不及躲閃的對方轟飛:明明就差一點…

其實只要往前再走十米,霍頓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將骨龍瞬間消滅,至少也可以將它那身老骨頭給打散架…

“該死,一切都是幻術嗎?要是再往前走幾步,我就得隕落在你手里吧?”

伴隨著身軀重重的撞擊在身后的墻壁上,此時只覺得渾身上下的骨骼都快要斷裂的骨龍緩緩站起身來并喘息著:看來傷得也不輕…

定睛一看,如今在他原本白皙的胸膛骨骼上已經多出了幾塊凹陷以及被火焰熏烤留下的黑斑,這無疑是被霍頓高強度龍炎灼燒而產生的印記。

“各位,這家伙比我們想象中難纏,如果大家現在想要活下去統治龍族的話,就想辦法聯手對付他,不然的話各位全都得…”

可惜話音未落,只聽見耳畔回蕩著一道低沉的嘶吼聲,隨即在眾人驚訝的目光注視下,原本還在發號施令的翡翠玉龍便被擊飛出去。

令人意外的是,其實動手的人并非是霍頓,而是那正站在翡翠玉龍身后始終沒有開口的冰川亞龍:它整個過程將自己完美的隱藏了起來,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冰川長老,你這舉動是什么意思?”見此情形,越發覺得自己被算計的青眼白龍趕忙用龍爪將冰川亞龍給拍飛,同時怒視著他的雙眸,仿佛打算用眼神撕裂對方。

明明一切都在自己精心準備的計劃當中,只要將霍頓解決,自己再順手將翡翠玉龍陷害,那么就可以順理成章成為龍王,但為什么會發生這么多的意外?

他實在不理解,而且始終無法理解,為什么好運氣永遠都在袒護霍頓這邊!

“抱歉,其實我從一開始就不是你們的同類,只是一顆被霍頓族長安放在你們身邊的棋子而已,而且職責很簡單,就是在關鍵時刻負責解決你們…”

話語間,忍受著自己雙臂傳來的劇烈疼痛感,已經盡自己最大的力量來到霍頓面前的冰川亞龍微微欠身:“霍頓族長,你吩咐的一切都已經辦妥了…”

至于他口中的“一切”究竟指代著什么,在場的眾人無一知曉,也不愿知曉:原來從一開始,就在霍頓的計劃當中嗎?

也就是從這一秒開始,閉關多年的青眼白龍以及翡翠玉龍這才回憶起來一個自己忽視的問題:當年霍頓成為族長,不止靠的是實力,更有智慧…

“你們是不是還在疑惑為什么冰川亞龍長老會這么輕易的加入你們反叛的隊伍,那是因為這一切都是本王讓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們狂妄…”

“你們之前或許還在幻想著,龍族一共五位長老,而你們手中就掌控著四位,那么肯定是穩操勝券的存在,也就不必冒險去拉攏最后的星辰龍…”

“然而你們大錯特錯的是,如果星辰龍那家伙被你們控制,這才是讓本王最頭疼的,畢竟對付你們這種敗類,我甚至并不需要出力…”

“該死的家伙,真以為自己是創世神,可以將我們碾壓于腳下?”

話音剛落,伴隨著翡翠玉龍將自己已經完全結晶化的龍爪朝著霍頓襲來,只聽見洞內內回蕩著一道清脆的龍吟,隨后一個玉棺便被突然開啟。

不難看出,里面安息著一條長約百米的龍體,雖然經歷了可能上千年的演變過程,此刻卻依舊保持著死亡時的肉身,看上去威嚴且不容褻瀆。

剎那間,只見當翡翠玉龍的龍爪迎接上那棺材的那秒鐘,眾人隱約能夠聽到清脆的骨骼碎裂聲,與之其的身軀便被轟擊開來:這是力量上的差距!

沒人敢想象要是這神秘的棺材砸到自己身上,后果又是怎樣:恐怕不會好受吧?

“鉆石玉龍,他不是早就在戰爭中化為灰燼了嗎?現在怎么可能還出現在這,不可能,這一定是你營造的幻覺,一定是幻覺!”

沒錯,眼前這只渾身布滿類似鉆石般晶體的家伙正是翡翠玉龍的父親,一千年前的族長鉆石玉龍,傳聞于與蟲族的戰斗中隕落…

“鉆石玉龍族長乃是我們龍族的驕傲,更是本王的前輩,自然值得進入這青銅玉棺獲得永生,倒是你翡翠玉龍長老…”

“身為龍族的五大長老之首,竟然帶著其余長老在這擾亂人心并且企圖將整個龍族推向滅亡,又該當何罪?”

“倘若你隕落之后,又該如何去面對你的父親?”

剎那間,霍頓的話語聲就仿佛來自遠古時期的咒語,將沉睡多年的勇士從墳墓中喚醒,與之驅使它們再次拿起長槍…

“那個老家伙很愚蠢,把自己的一生乃至生命都奉獻給了龍族,可最后獲得了什么?僅僅一具棺材,甚至連子嗣都無法祭拜!”

“我不是他,我更有野心,更有頭腦,更有力量,況且這個時代是屬于我的時代,而不是屬于你,我一定要從你手中拿回本該屬于我的一切…”

只言片語間,翡翠玉龍的體表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大量晶瑩的翡翠開始在他的皮膚上凝固,形成一種類似硬質鎧甲的物質。

“骨龍長老,你幫我拖住鉆石玉龍,按照常理來說,就算霍頓把它們喚醒,暫時也不可能爆發如何強大的力量這…”

聽聞此言,那正在龍座上施展著身軀的霍頓不由得搖了搖頭,隨后語重心長的說道:“哎,翡翠玉龍長老,你難道還是不明白嗎?”

“當初要是你能夠克制心中那股欲望,安心為了龍族的發展著想,不去考慮該如何發動戰爭,該如何將自己的父親陷害以繼承王位,我們后輩又怎么可能登上王座?”

“有句話叫做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看來鉆石玉龍前輩的選擇并沒有錯,就算過了幾百年,你依舊是當年那個野心勃勃的貪婪者罷了…”

話音剛落,伴隨著鉆石玉龍的雙眸睜開,眾人頭頂的碎石開始落下,整個洞穴與之開始劇烈顫抖起來,仿佛用不了多久就會坍塌并將所有人掩埋。

“其實你的父親是一個偉大的存在,他甚至在最后面對蟲族的腐蝕時,都始終沒有絲毫低下自己的頭顱,就算知道自己的后路是被自己兒子斬斷的,也未曾埋怨過半句…”

一時間,當聽完霍頓將這么一番意味良多的話語說出口后,忽然有些覺得自己被蒙騙的骨龍以及青眼白龍不禁扭頭看向翡翠玉龍:這是真的嗎?

他們現在不敢相信,倘若霍頓所述都是真實的,那么翡翠玉龍將王位奪下后,下一個會被斬斷退路的家伙又是誰?

“翡翠玉龍長老,如果今天能夠活下來,我們的下場是什么?”略微后退一步,盡量拉開與翡翠玉龍的距離,沒有任何心機的骨龍繼續說著:“之前的承諾還奏效嗎?”

“畢竟我可不希望自己在拼盡一切之后,落得和鉆石玉龍族長那樣的下場,被你給逼上絕路,況且成王的人…只能有一個!”

然而正當骨龍還在遲疑自己是否選擇出手的時候,他卻渾然沒有發現在距離自己數米開外的翡翠玉龍正在保持一種沉默,令人害怕的沉默。

電光火石之間,看著那朝著自己腹部襲來的利爪,知道問題嚴重性的骨龍趕忙極速后退,但奈何體型過大的緣故,還是被翡翠玉龍給強硬抓住。

“我說過,凡是想要成王的人,總得踏著身下的枯骨,至于你…從一開始就注定腐朽!”

剎那間,感受著自己身體內有股力量在躁動,同時觀察著體表凝聚的水晶,越發覺得沒力的骨龍嘗試用身體撞擊翡翠玉龍,但效果并不顯著。

“青眼白龍長老,如果你認為自己可以對抗我的話,大可以試試,不過請相信我,這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話語間,僅僅也就過去了一分鐘,然而骨龍全身上下大概百分之三十的區域卻已經晶體化,看上去十分瑰麗,就宛若一具獨特的藝術品…

“你這樣做是為了什么?我們聯手的話,明明可以戰勝他們這群家伙的,為什么要選擇把我獻祭?”

老實說,這是骨龍始終無法理解的謎團,既然如今冰川亞龍已經歸順霍頓,那么就代表自己這邊的力量只剩下翡翠玉龍、青眼白龍以及自己…

如果現在把自己給獻祭了,他們又怎么可能活下去?

可惜造化弄人,伴隨著接下來翡翠玉龍的一番解釋,骨龍算是明白為何走向滅亡的是自己!

“你覺得我們可以戰勝霍頓那家伙?別開玩笑了,這該死的玩意手上掌控著青銅玉棺,別說是剩下的四具棺材,恐怕我父親獨自就可以解決我們…”

“我現在算是明白為什么他害怕星辰龍了,因為星辰龍擅長使用空間魔法,如果他在的話,我們或許可以直接逃出去…”

“可惜他并不在,所以為了我們的偉業,總得需要人犧牲!”

短短的幾句話,其實已經完全使骨龍改變了對翡翠玉龍的看法,因為其無法理解一點:自己當初為什么會愚蠢到選擇與這個人為伍?

如果自己沒有選擇反叛,而是乖乖選擇揭露翡翠玉龍的陰謀,那么現在的自己還會是這般模樣嗎?

又或者說,冰川亞龍將來能夠得到的榮譽,其實就在這么一念之間和自己擦肩而過?

就這么幻想著,骨龍渾身上下的骨骼已經徹底變成了晶體,速度快得有些超乎想象:因為骨龍特殊的體質緣故,其并沒有靈魂,所以無法燃燒靈魂之力…

“翡翠玉龍,話說我們認識了多久?”感受著自己的肢體逐漸失去知覺,看上去已經放棄的骨龍任由對方改變著自己身體,繼續說著:“上百年,還是上千年?”

“六百年,相信我,等我重返龍之谷的那天,你的墓碑將會樹立在神之樹下,你的身軀將會被埋藏進青銅玉棺,你的英靈定將會永世長存,你將腐朽不化…”

“我并不渴求這些,我只希望能夠在地獄等著你!”

當說出這最后一個字時,骨龍整個人已經徹底被結晶化,再也沒有任何生機,至于其身旁的青眼白龍則始終默默注視著一切,同時暗自謀劃著一切。

現在對于他來說無疑是進退兩難的地步,堪稱前有豺狼后有虎:棄暗投明,臨時投靠霍頓是死,背叛翡翠玉龍依舊是死…

“你應該知道我要做什么吧?為什么不選擇阻止我?”咽了咽口水,將骨龍巨大的身軀擋在自己面前,翡翠玉龍繼續說著:“現在可沒有任何機會了哦!”

“因為你知道,身為龍族的王,我不可以違背當時立下的誓言,況且你也清楚一點,現在的我就算擁有青銅玉棺也殺不了你…”

霍頓并沒有打算隱瞞,因為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操控這些青銅玉棺所需要付出的代價有多么大,自己根本不能完全操控五具玉棺。

“十年內,我一定會再回來,然后把屬于我的一切從你這奪走!”

“那本王就會讓你在十年內被龍族無盡追殺,帶著屈辱活下去!”

就這樣,伴隨著一道刺眼的白光驟然浮現在眾人眼前,隨即骨龍的身軀便朝著裝有鉆石玉龍的棺材撞去,大有同歸于盡的架勢。

下一秒,在霍頓平淡的目光注視下,整個骨龍開始由內而外的破碎,就好似那摔碎的玻璃,在短短的幾秒鐘內化為碎片…以及脈沖爆炸!

“霍頓族長,就這么讓他們走了嗎?”利用幾層將近二十厘米厚的冰墻將那沖擊波給阻擋住,正在注視著結界瓦解的冰川亞龍忍不住提醒道:“翡翠玉龍對于我們龍族來說是個很大的威脅…”

“一切都聽從命運使徒的安排吧!我們也無能為力,如果倘若要強行催動五具青銅玉棺的話,別說是你我之間,恐怕就連整個龍之谷都會受到波及…”

聽聞此言,越發對那身后剩余青銅玉棺感到好奇的冰川亞龍先是看了看面無表情的鉆石玉龍,隨后喃喃道:“看來這就是龍族的殺手锏嗎?”

畢竟僅僅一具青銅玉棺所埋葬的人物就是當年堪稱毀天滅地的鉆石玉龍,那么剩下的那些家伙…又是什么樣的逆天存在?

“話說烏迪謝爾的下落有頭緒了嗎?距離下一次龍宴開啟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我可不想他這樣的天才缺席…”

“已經派人去尋找了,既然按照族長的意思,烏迪謝爾如今尚還存活,那么或許是被空間法則給傳送到這個大陸的某個角落了吧?”

“總之無論如何,就算需要我們龍族投入最大的人力又或是財力,也一定要把他找回來…”

“而且還有一件事需要麻煩你辦一下…”扇了扇翅膀,將那五具青銅玉棺給召喚回黑暗之中,似乎想到了什么的霍頓這才補充道:“龍令還有嗎?”

“我們目前應該還儲備著五枚龍令,如果族長覺得有必要的話,可以將其中一枚龍令拿出來,不過我認為這樣或許會有些不妥…”

然而就算冰川亞龍在旁敲側擊著表示自己的不滿,心中早已規劃好一切的霍頓顯然并不這么想,索性直接閉上雙眼:“沒有什么值得我們遲疑的…”

“以翡翠玉龍以及青眼白龍的實力來看,恐怕用不了三年就會卷土重來,并且想盡一切辦法來腐蝕我們龍族,所以我們得先發制人…”

“相比起整個龍族的命運來說,一枚龍令的價值雖然很高,但也還算不上什么,況且這次我們需要支付兩枚龍令…”

聽完這么一番話,雖然冰川亞龍還準備解釋什么,但也只好乖乖點了點頭,同時緩步朝著洞穴口的方向退去:“族長想要賞金獵殺翡翠玉龍以及青眼白龍嗎?”

“沒錯,我會讓他們與整個世界為敵!”

這一秒,品味著霍頓話語中的殺意,甚至就連冰川亞龍都不由得渾身一哆嗦,畢竟只有他們這種龍族的上層長老才知道這句話代表著什么。

龍令,那是一種沉溺于殺戮與絕對命令中的死亡指令,雖然就是一枚小小的令牌,但其中代表著的東西卻可以震驚整個世界!

冰川亞龍現在毫不懷疑一點,接下來翡翠玉龍以及青眼白龍的逃亡生活將會很困苦,因為伴隨著龍令的下達,整個大陸的強者都會騷動起來。

他們會像野狼般嗅著空氣的殘留的氣息然后尋找兩位龍族叛賊的蹤跡,并且以最殘忍的手段將他們頭顱看下,最終帶著戰利品來換取自己的獎勵。

那便是龍令,擁有者可以在法則允許的范圍下,命令整個龍族幫助自己完成一件事,無論難度如何夸張…

“順帶別忘了還有星辰龍長老,或許我想和他談一談…”

與此同時,沒人注意到在距離龍之谷幾千米遠的高空中,兩道身影正在狼狽不堪的逃離這里,甚至身體都在流淌血液。

“該死的玩意,沒想到連冰川亞龍都在他的算計當中,不然今天一定是他的死期,我會用牙齒撕裂他的每一寸肌膚!”

話語間,忍不住從喉嚨處吐出來一口猩紅的鮮血,氣息正在逐漸減弱的翡翠玉龍看著自己渾身快要被震碎的盔甲,同時喃喃道:“差點死在那鬼地方了啊!”

“沒想到我在這生活了長達數百年,最后卻得狼狽的逃離這里,丟下自己的一切子嗣,可真是讓人不堪啊!話說我們還會回來嗎?”

“當然會回來…”用顫抖的龍爪將胸膛前一塊深深扎入體內的硬質化盔甲拔出來,此時雙眸發紅的翡翠玉龍毫不猶豫地回答著:“這里的一切屬于我!”

“包括整個龍族的命!”

剎那間,整個天空的白云都在無形之中被氣流攪亂,而且形成的模樣在乍一眼看上去,就仿佛一個降臨于世的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