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一直待在這也不是個辦法...”努力將身上路西法遞來的衣袍裹緊,盡量不使得自己的身子露出,撒旦隨后便環視四周,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正處在一個山坡頂端。

不過原本突起的山坡也因為自己這兩位不速之客的到來而遭了殃,凹陷了一大個洞....

“殿下,如今我們對這個世界的情況尚還不清楚,是不是應該先...”將食指放在自己額頭,路西法語氣尊敬地說著,看樣子他應該是打算施展某種力量。

但見此情形,一旁的撒旦卻搖了搖頭,喃喃道:“如今我們對這個世界還不了解,如果貿然施展本源的力量,可能會引來些不容易收拾的家伙...”

“況且你的力量應該用在關鍵時刻,就無需消耗在這些瑣事了!”率先邁開腳步朝著不遠處的森林走去,撒旦眼眸中閃爍著精光。

因為他很好奇,這個世界和自己曾經所掌管的魔域又有多大的區別?

不過老實說,這里的鮮花和茂密的森林,這些東西他雖然還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接觸,但感覺上似乎也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遵命,殿下!”將自己額頭那浮現的魔法陣消去,路西法這才趕忙跟上了撒旦的步伐,畢竟他是魔王的守護者,需要無條件服從撒旦的命令。

哪怕是去死,他也必須執行,不容得半點猶豫!

“路西法,如果有朝一日需要你毀滅這個世界,你會做嗎?”走進樹林,看著那一朵朵散發著香氣的野花,撒旦突然扭頭問道。

“不會,因為毀滅它對我毫無意義,但如果是為了殿下的目的,我在所不辭!”警惕著周圍,路西法給出了自己的回答。

確實,在他看來毀滅這個世界的話,首先浪費精力不說,就單單浪費這片肥沃的土地就是他所不愿看到的,因為相比起來,他更想把這里作為魔域的領地!

“很好!”點了點頭,撒旦隨即站起身來看著不遠處的村莊,笑道:“既然你也明白毀滅這里不是我們所希望的,那么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們至少不能過分的暴露自己的力量!”

“所以我要求你,學會克制你的怒火!”緩步走著,撒旦聽著森林里的鳥鳴,似乎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因為這是為了我們能夠重返魔域而必須做的!”

聽完,路西法不免呆呆地愣住了片刻,但隨即回過神來之后,還是趕忙追上了撒旦的步伐,此時在他的眼中,撒旦殿下似乎變得有些陌生...

“這里就是人類生活的地方嗎?”遠遠地看著那正在村莊門口的小溪內洗著蔬菜的婦女,撒旦不禁停下了腳步,對著身旁的路西法疑惑地問道。

畢竟曾經在魔域,也就路西法研究過人類這種生物,而至于自己嘛!準確的說,只知道他們是種有智慧的生物罷了!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或許是的!”來到撒旦身邊,路西法用自己那紫色的眼眸正凝視著那小溪內的婦女,隨即只看見那婦女身軀一陣抽搐,便徑直地倒在了小溪內。

而見自己的妻子突然暈倒,一旁正在鍛造著兵器的男人也趕忙停下手中的工作并跑了過來,神情可謂十分慌張。

“殿下,已經得到了需要的情報,那么是否需要將這里的人類給...”另一邊,眼眸中的咒紋漸漸消失,路西法隨即冷聲說道。

“不必了,我們現在還是先別惹起別人的注意為好!”抬了抬手示意,撒旦隨即便朝著那暈倒的婦人走去,而路西法雖然有些不甘,但也只好跟在他的身邊守護著。

“她只是精神上暫時受到了沖擊,休息一會就好了!”來到幾近崩潰的男子身旁,撒旦任由溪水沖刷著自己的雙腳,臉上的表情卻依舊淡然。

此時的他俯視著那跪在小溪中的男人,頓時有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你是誰?”看著眼前那一頭銀發的少年,男子不免有些疑惑,不過當他瞟到撒旦身后那一臉嚴肅的路西法時,頓時慌了神。

因為他最近可是聽說這一塊有盜賊出沒的,但沒想到竟然今天給自己撞上了...

“你不需要知道!”然而就在這時,只見撒旦右眼閃出一道紅光,那原本驚慌無比的男子頓時安靜了下來,隨即撒旦冷聲說道:“抱著她,回去!”

“是!”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撒旦那詭異眸光的原因,那大漢竟然還真的抱起自己昏迷過去的妻子,然后徑直進回了房間。

“殿下,從這里東邊五十里的地面有大量人類生存的跡象...”另一邊,將手指搭在自己太陽穴位置片刻,路西法隨后睜開雙眼,說出了自己之前得到的信息。

要知道,這乃是路西法得意的能力,能夠通過自己眼眸的力量來獲取他人的記憶,只不過存在的時間僅為一天!

“那么走吧!”用那暗紅色的眼眸凝視了眼遠方,撒旦也不多說什么,便繼續把腳上路了。

這一路上雖然路途遙遠,但所幸在他二人走了大概十多分鐘后,終于遇到了一輛駛來的馬車...

“你們是外來人嗎?”只見那坐在馬車上的車夫看了看發色略微有些詭異的撒旦和路西法一眼后,只覺自己后背有些微微發涼。

“這附近最近盜賊多,經常攔截過路的村民和商人,你們兩位還是趕緊離開吧!”揮動馬鞭,那大叔接著補充道,隨后就打算離開。

“我需要你帶我去弗拉斐斯城!”可下一秒,眼眸中閃爍著紅光,撒旦直接憑借自己的身軀攔在馬匹前,似乎根本不擔心那落下的馬蹄。

而令人驚奇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撒旦本身的氣勢威迫,那馬原本落下的蹄子竟然活生生地被嚇得踏到一旁。

“殿下,這樣一直下去,您的永魔之眸會...”見狀,一旁那剛剛準備出手的路西法不免一驚,趕忙勸說道。

畢竟他知道撒旦擁有多么強大的力量,但這力量背后所需要承受的痛苦也是不敢相信的!

“主人,請上車!”果不其然,下一秒那原本準備離去的大叔便猶如失去了意識一般,呆呆地揮動著手中的馬鞭,對著撒旦恭敬地念叨著。

此時的他簡直與之前的那副模樣判若兩人,細細凝視,隱約可以看見他眼眸中的紅光...

就這樣,撒旦和路西法坐上了他的馬車,雖然一路上很多磕磕碰碰的石頭,但總的來說還算平穩。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天空中的烈陽已經移到自己頭頂,撒旦不免顯得有些好奇,呆呆地看著那太陽,說道:“你知道這是什么嗎?”

“殿下,這是太陽,聽說是世界光明的所在!”微微一愣,那正在考慮將如何殺死眼前這車夫的路西法回過神來,思索著自己的記憶隨即解釋道。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撒旦雖然身為魔王,但其實懂得東西并沒有多少,大多還需要詢問瀏覽過許多典籍的路西法...

“哦!真讓人討厭啊!”用眼睛直視著那刺眼的光芒,撒旦似乎根本感受不到不舒服一般,接著笑道:“若是能夠被黑暗吞噬,那就好了!”

然而就在這時,他的話才剛剛說完,路西法的手在不經意間便做好了攻擊的姿勢,而對面的撒旦自然發現了這點。

“我們的目的地到了!”伸了個懶腰,撒旦隨后一個翻身便下了馬車,此時因為已經到達了帝都的外圍,所以已經開始漸漸出現了人類。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原本在魔族里算是矮個子的撒旦此時站在這城墻外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這才發現自己好像也不是很矮...

“記住,在這里盡量別使用力量!”扭頭對著身旁的路西法提醒了一番,他這才率先邁開步伐,帶著一臉厭惡的路西法走向了城門。

老實說,路西法是和其余的魔族大概一樣的,內心深處始終厭惡著人類,在他看來人類只不過是種無助的生物,根本不值得自己正眼相看!

“遵命!”沉沉地呼出一口氣,路西法也只好選擇聽從撒旦的命令,而乍一眼看上去,一個二十一歲左右的男人竟然對著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如此畢恭畢敬,不免讓人感覺有些違和。

“殿下,冒昧的問下,您的打算是什么?”走進城門,看著那熙熙攘攘的人流,路西法依舊昂首挺胸地走著,順帶輕聲詢問身旁撒旦的目的。

因為在他看來,自己的主人既然來這最繁華的帝都,那么一定是想要統治這里,從而統治這個世界!

“學習這里的人類,生活下去!”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撒旦竟然連猶豫都沒猶豫一下,脫口便說出了這么一番話。

“我們只有先融入他們這個種族...”停下腳步,拿起那地上的蘋果呆呆地看著,撒旦隨后又將蘋果放下,說道:“才能學會將來如何擊敗這個種族!”

聽到這,那原本心一懸的路西法這才松了口氣,畢竟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等人來到了這個世界,就導致曾經的魔王不再擁有屬于魔王的威顏!

“殿下英明!”點了點頭,路西法若有所思地說道,然而才剛剛說完,不遠處只見一個臟兮兮的蘋果便朝著那正蹲在地上的撒旦滾來。

“殿下小心!”見狀,路西法趕忙一個大步來到撒旦的左側,隨即一腳便毫不猶豫地踩碎那雖然臟兮兮但是卻很豐滿的蘋果。

而另一邊,撒旦這才一臉淡然地回過頭來,有些玩味地看著那蘋果滾來的方向,只見一個衣衫襤褸的小男孩正絕望的跪在地上。

“喂!你偷老子的蘋果,怎么?現在爛了,你拿什么賠?拿命嗎?”尋聲望去,隱約可以看見一個粗魯的大漢正在毆打那不停哭泣的少年。

“呵!”嘴角微微上揚,撒旦然后站起身來便信步朝著那少年走去,而原本正在看戲的人群見一個銀發少年走來,也不免有些好奇。

與此同時,一些平常的少女當看到撒旦那帥氣的面孔時,心中頓時猶如綻放開了一朵花蕊般。

“我命令你,住手!”停下腳步,撒旦看了看那已經被打得身體有些淤青的少年,接著冷聲說道:“不然我就讓你付出代價!”

而另一邊,那正在忘我地用鞭子抽打著少年的壯漢也顯然一愣,畢竟他沒想到在這貧民區竟然還有人敢阻攔自己打人!

媽的?是不是不想活了?老子可是這一片區域的霸王啊!

“你他媽是誰?”將手中的皮鞭停下,那大漢緩緩將目光移向一旁的撒旦,接著皺眉道:“這小子偷了老子的蘋果,難道老子不可以打他嗎?”

“還有你是哪根蔥?不知道我他媽是誰嗎?”將手中的皮鞭緊了緊而發出啪啪的響聲,他緩緩朝著撒旦走來,顯然是打算將怒火發泄到他身上。

“給我退下,不然死!”然而就在這時,撒旦身后的路西法便一個箭步來到撒旦身前擋住,接著一臉的殺意,“我只給你一次機會!”

別說,他這幅妖異的模樣再加上那霸氣無比的話語,可把周圍的一些少女少婦給迷倒一片,不停地為他加油...

“讓我來吧!”可就算這樣,撒旦卻拍了拍路西法的肩部,接著向前一步,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放心,這次的決斗,我不會以生命為契約!”微微捏了捏自己的拳頭,撒旦然后將目光移向那一旁正在哭泣的金發少年,“路西法,你帶著他避開點!”

話音剛落,還未等那大漢反應過來,只見撒旦便猶如一只脫弦之箭般沖了出去,那速度不免讓人嘆為觀止...

“該死,真當老子不敢打你啊!”之前還因為路西法而有些怯場的大漢見撒旦這么個十六歲的少年竟然敢和自己單挑,頓時笑了起來。

畢竟在他覺得,雖然自己或許打不贏那看上去很威猛的紫發男人,但眼前這個銀發的少年還是比較好解決的。

“人類,很有趣!”見狀,一個彎腰躲開那襲來的鞭子,撒旦接著一個側滑來到那男人的身旁,喃喃道:“既然如此,就讓你知道挑釁本王的下場!”

話音剛落,只見他一個起跳加踢腿便踢在那男人的下巴,頓時踢得對方有些眼冒金星,分不清方向。

“滾!”才一落地,他也毫不含糊,接著一個轉身加重踢腿便踢在對方腹部,不免將他給踢退幾步,直至翻倒在地..

其實這也算是他手下留情了,不然若是動起真格來,怕是一條生命已經結束在他的手上了。

然而就在這時,目光微微一瞟,只見身后不遠處正有一團火球沖著撒旦的背部襲來,似乎都能感受到那炙熱的溫度。

但現在問題來了,在這么眾目睽睽之下,他根本不可能做出常人做不到的事去將那火球給化解,畢竟這樣一來自己的麻煩可能就大了!

所以說...自己只能扛!

就這樣,懷著一種不愿被別人引起注意的心情,撒旦就仿佛沒有發現身后那暗算的火球一般,硬生生地迎接了這熾熱的禮物。

下一秒,在那驚呼聲中,他的身軀被活生生地擊倒在一旁,而他似乎也失去了意識...

魔王竟然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