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拂過她的臉頰,她竟發現自己竟然第一次對一個男孩子產生如此大的好奇心...

“克洛諾斯小姐,您這是...”就在這時,一個身著女仆裝的少女卻緩緩從遠處朝著這邊走來,看上去有些疑惑。

“嗯?呵!我說呢...原來是你呀!”聽到這,緩緩轉過身來看著那粉發的少女,眼前這被稱作克洛諾斯的女孩子不禁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今天是你負責打掃學院門口嗎?”

“嗯,今天伊迪諾瓦小姐沒在,所以由我來暫時負責,不過放心啦!我會保證這一片區域的整潔哦!”微微點頭,這少女竟還做了個類似于敬禮的動作,乍一看十分可愛。

“這樣啊!我還奇怪今天怎么沒看到她站在門口給大家打招呼呢!”露出一臉恍然之色,只見克洛諾斯隨后用手指了指不遠處已經快要離去的撒旦:“碧魯諾,這個人你見過嗎?”

確實,如果相比起自己這個整天只會學習魔法的人來說,或許碧魯諾這個幾乎無時無刻都在全心全意地做著女仆該做的事的她會更加清楚。

“小姐您指的是那個銀發的人嗎?”美目微瞇,似乎也順著克洛諾斯手指的方向在打量著撒旦,她接著補充道:“沒見過,應該是新來的學員吧!”

可還未等她說完,只見一旁的克洛諾斯便用手指彈了下碧魯諾的額頭,無奈地說著:“院長不都說了暫時不招新學員嗎?你這腦袋整天裝著些什么呀!”

“是不是又想著阿瑪西特呀!”看著碧魯諾那粉嫩的小臉蛋,心中有些嫉妒的克洛諾斯不禁掐了掐她的臉,壞笑道:“那家伙應該很喜歡你這種嬌弱的女孩子才對,嗯,一定是這樣!”

可就算這樣,那被痛苦地揉捏著臉蛋的碧魯諾不免嘟了嘟嘴,隨后用手指著先去撒旦離去的方向,不停地喊著:“克洛諾斯小姐,那人已經走啦!”

下一秒一聽這話,原本還沉浸在自己樂趣中的克洛諾斯頓時一愣,然后趕忙扭頭朝著之前撒旦所在的地方看去,不過很可惜,人已經消失了。

“啊!都怪你,要不是你分散我注意力,我肯定能夠跟蹤他的...”就這樣,在那人來人往的學院門口,克洛諾斯竟就這么仿若未見一般地獨自跺著腳,撒嬌道。

不過此時周圍人的目光倒也并非表現的是如何的疑惑,反而有種莫名其妙的淡定,好像已經十分習慣了一樣...

而與此同時,那正站在樓梯口的撒旦不免停下腳步,似乎發現了什么,只見他的手輕輕觸碰在那墻壁之上,頓時一層層類似于漣漪般的波紋便沿著墻壁散開。

“水系魔法嗎?”目光一凝,仔細打量著那元素的波動,撒旦忍不住喃喃說道,畢竟像這種被操控的十分精致的水波壁可是很難見到的。

“你是新來的?”然而就在這時,還未等撒旦準備再試探一下眼前這水系魔法究竟有多么大的能耐時,一道低沉的話音卻突然傳入他的耳內。

尋聲望去,撒旦這才發現聲音的主人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體型微胖,而他渾身上下卻只穿著一件精致的小襯衫。

“我是來應聘魔法導師的...”微微點頭,心中在考慮著對方的實力究竟有多少的撒旦基本是不假思索地說著:“只是現在不知道究竟該怎么走了而已。”

“魔法導師,就憑你?”聽聞此言,那手里還拿著魔法教典的中年胖男人頓時顯得十分意外,畢竟他可不認為撒旦這個玩笑聽起來有多么有意思。

“難道魔法導師還限制年齡嗎?”用一臉不解的表情看著眼前那男人,撒旦接著用手指了指一旁的公告,問道:“這上面不是說只看自己的魔法造詣,不看年齡的嗎?”

“話是這么說,但我可不認為你的魔法境界有多高,讓我猜猜...你應該才十七歲左右吧?”用手輕輕摸著下巴,他調侃道。

很顯然,他從內心深處就不認可眼前的這個銀發少年:魔法導師?別開玩笑了,那可不是你這種小不點可以干的,還是快點乖乖回去找自己的母親吧!

“十六歲!”可就算被對方給冷嘲熱諷,但是撒旦似乎并不介意,準確的說他并不把眼前這人類放入自己的眼中,畢竟對方的實力很弱。

“抱歉,我想我得先走了!”下一秒,耳畔回蕩著那清脆的響聲,再看著身旁一個個穿著依塔納學院校服的人類快速走過,撒旦于是緩緩說道。

他并不認為眼前的人類可以幫助自己什么忙,當然,如果他愿意告訴自己院長在那,那么或許還有點用處。

“等等,動機不明,你現在應該算是擅闖學院吧!”突然,原本準備離開的撒旦只覺自己身后的元素劇烈波動,隨后轉身過來的他這才發現對方的手中凝聚出了一顆水球。

而令人驚訝的是,與此同時一旁那墻壁之上的水系元素也開始波動,似乎形成了一種共鳴...

“你就是這魔法的操控者嗎?”見狀,撒旦好像仿若未聞,只見他緩緩用手指觸碰著那墻壁,然后扭頭看著那因憤怒而漲紅了臉的男人:“我...對你有些好奇呢!”

話音剛落,在撒旦的注視下,那男人竟直接將手中的水球朝著自己扔來,看來是打算試探一下自己的實力吧!

“如果你能夠打敗我,那么你的導師審核將會十分順利的通過,因為我就是其中的一位導師,普羅西斯!”

“哦!這樣啊!”而聽到這,撒旦這才明白為何眼前的人類能夠如此嫻熟地掌控水系魔法,畢竟既然能夠成為這所謂的導師,那么想必還是有些實力的。

不過很可惜,他的力量在撒旦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那么接下來我可就不客氣了!”話音剛落,只見撒旦根本沒有半點躲避的意思,而那水球則還未到他面前就不知為何消失了,很是怪異。

“我很吃驚于你的力量...”看著普羅西斯那驚駭的模樣,撒旦隨即緩步朝著他走去,眼眸中不含一絲感情,“不過你的力量在我面前,似乎有些弱小了啊!”

微微抬手,普羅西斯那剛剛準備釋放的魔法術式便突然消散而化為流光,甚至連魔法陣都還未凝聚出來...

“魔法,其實破綻很多,它有許多的不足,你知道嗎?”此時的畫面看上去有些搞笑,因為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竟然在斥責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而且那男人竟然沒有回口的意思。

“就像這樣...”下一秒,見普羅西斯依舊打算釋放魔法,于是撒旦一臉冷漠地打了個響指,接著說道:“你的魔法在我這里,無法施展!而我...卻依舊可以!”

說完,在普羅西斯那驟然睜大的眼眸注視下,撒旦的掌心前漸漸凝聚出一個暗紫色的術式,而其中包含的力量他有些不敢估量。

不知為何,眼前的少年竟給了他一種極其強烈的危機感,怎么說呢?他很危險!

“歐呦...領域的力量?”可就在這時,還未等撒旦手中的魔法釋放,只見不遠處的走廊上竟突然出現一道身影,看上去十分神秘。

“院...院長大人!”然而另一邊,扭頭看了看那正披著一件類似于睡衣的倩影,普羅西斯頓時驚呼道:“您不是應該現在在考核場嗎?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可與此同時,看著那被稱為院長的人緩緩取下戴在自己頭上的棉帽,撒旦這才發現對方竟然是個女孩子,而且好像只有十歲的樣子...

為什么這么年幼的人也能夠當院長?而且還是個女孩子!關于這點撒旦心中很是不解,但如今的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因為自己的力量竟然被壓制了!

“你懂什么,今天來應聘考核的都是一群普通魔法師,根本不需要我親自審核...”打了個哈欠,只見她試圖拍拍普羅西斯的肩,雖然根本碰不到...

“而且我感受到外面的魔法波動,肯定要出來看看啊!”聳了聳肩,這個完全就是蘿莉屬性的院長看了看對面的撒旦,問道:“聽你的意思,你是打算來應聘魔法導師對吧?”

話語間,她竟然還如同一個好奇寶寶一般地瞪著大眼睛凝視著撒旦,似乎打算把他給看穿一樣,但是很可惜,她做不到。

“你就是院長嗎?”可就算被這么可愛的小蘿莉給盯著,但撒旦顯然并不感興趣,甚至內心毫無半點波動,然后只見他將手中的術式解除,問著:“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實力很強...”

確實,撒旦雖然十分清楚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后魔力被大大削弱,但是依舊自信能夠維持自己的領域不消散,但就眼前的局勢來看,她似乎能夠壓制自己...

“哎呀!被你猜到啦!”然而下一秒,那小蘿莉院長竟然還十分夸張地做出一副很吃驚的模樣,用小手捂著自己的嘴巴:“不過很可惜,我是開玩笑的啦!人家很弱噠!”

就這樣,一蹦一跳地走到撒旦身前,然后這院長用手指戳了戳撒旦的肚子,喃喃道:“原來還不是魔法啊!我還以為你是那個老妖精用魔法變出來鬧事的呢!”

聽上去,她竟然以為本王是別人用魔法易容的?想都這,撒旦不免覺得有些可笑,畢竟如此實力強大的人類竟然是個不懂世事的少女...不對,是幼女!

“我是在外面看到公告,所以這才打算來試試...”用目光看了看一旁貼在走廊上的公告紙,撒旦接著微微后退一步,盡量與她拉開距離,然后接著說:“如果你是院長的話,那么現在開始考核吧!”

可還未等撒旦說完,那小蘿莉便攤了攤手隨后來到普羅西斯的身旁,笑著說:“不需要審核啦!既然你能夠壓制普羅西斯,那么就已經證明你的實力啦!”

“而且我現在困啦!需要去午睡嘍,所以具體的情況讓普羅西斯告訴你吧!拜拜啦!”說完,也不等撒旦提出多余的問題,她一個轉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不過老實說,雖然撒旦嘴上沒說,臉上也沒表現出來,但實際上他心里有些討厭這所謂的院長,因為她的體內具有十分強盛的光明力量!

“你...怎么稱呼?”見院長就這么隨意地離開了,普羅西斯不免嘆了口氣,畢竟這就是她的作風,自己又有什么辦法呢?

“撒...真奧!”聽到這,撒旦差點本能地說出自己的身份,不過還好反應及時所幸倒也沒出什么亂子:“叫我真奧就好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不得不說,撒旦這突然想起的名字其實并非空穴來風,畢竟曾經的他十分討厭這個名字的主人,但如今好像只能先暫用這個名字了。

“好吧!真奧導師,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依塔納魔法學院的一員了,至于你需要管理的學員...我希望你能夠好好承受下來。”

聽到這,撒旦不免有些疑惑:好好承受下來?這是什么意思?對了,我還沒問每月的工作金幣為多少呢!這可是大事啊!

“嗯!”微微點頭,撒旦隨后也不掩蓋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直接與面前的普羅西斯對視一秒左右,然后問道:“那么我還需要問個問題,在這工作的金幣是多少?”

“每月賺取的金幣得由自身的工作效率來決定,就例如我來說吧!因為我好歹也是整個學院最年輕有為,長相最帥氣,實力最出眾的魔法導師,所以...”

然而下一秒,還未等他說完,只見撒旦便轉身快步離開,壓根沒有打算繼續聽下去的意思...

“喂!你小子等等我啊!我還沒告訴你每天要幾點鐘來,每天需要如何整理儀容,每天怎么...”

聽到這,撒旦的眼眸中不禁散發著一道寒光,老實說,此時的他有種想要殺掉普羅西斯的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