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過了多久,當耳畔漸漸回蕩著那陌生且刺耳的鈴聲后,正趴在講桌上睡覺的真奧這才緩緩醒來。

此時看著他那萎靡不振的模樣,倒還真讓人有些懷疑他究竟是不是有幾天都沒睡覺了...

“真無聊啊!”揉了揉眼睛,看著那一個個呆呆端坐在座位上的學員們,他接著彈了個響指,于是眾人那僵硬的動作這才恢復了正常。

“人類這種生物,看來也就如此了。”扭了扭脖頸,真奧隨即從座位上站起身來,他先是看了看那一個個發懵的學員們,便拔腳準備離開。

要不是他現在不能夠隨便展露力量,不然按照以往的情況來看,之前那幾個想要搗亂的家伙現在已經恐怕變為一具尸體了。

要知道對于人類而言,他永遠不會憐憫,因為他清楚自己的血脈比他們更加高貴!

“真奧導師,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可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卻突然擋在了門口,一時間令人根本無法出入,而那一頭金發的少女赫然便是菲尼婭。

“我想我應該沒有時間來回答你的問題,因為我不想浪費時間在你們身上。”打了個哈欠,真奧好像還沒有睡醒一般,一副懶洋洋的模樣。

老實說,其實真奧也不知道原因,為什么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后會變得十分疲憊?這根本就不正常,特別是對于身為魔王的自己來說更是如此。

不過或許是暫時體內的魔力還沒有適應這個世界的元素吧!就這樣,一時無法得到答案的他只好在心中暗暗想到。

“我想問你,你身為導師究竟是為什么?我能看出來你并不喜歡這個職業,那么又為何要接觸呢?請你告訴我!”依舊不理會真奧的話語,菲尼婭大聲地質問著他。

此時整個教室內的大部分學員也都將目光投了過來,畢竟菲尼婭生氣這種場面可是很少見的,他們這群愛看熱鬧的家伙并不想錯過。

“菲尼婭小姐,請你冷靜一下,真奧導師可能只是第一天來,或許還沒有適應吧!”見狀,一旁的加奈惠趕緊跑過來勸說著,此時她看上去一臉的焦急,而當事人真奧卻十分淡定。

“確實,我很討厭這個職業,怎么說呢?我記得我之前說過,我來這就是個意外吧?”一臉不耐煩地聳了聳肩,真奧繼續說著:“我覺得魔法導師很無聊哎!”

“為什么我要浪費時間來陪你們這群人呢?那可真是無趣!”微風拂動著真奧的銀發,他臉上只有那無盡的冷漠:“之前我還認為這件事很有意思,但現在看來,我好像猜錯了啊!”

說完,隱約可見菲尼婭的身軀微微一顫,而也正是借著這個時機,真奧一個貼身便從她身旁走了過去。

“等等,你給我站住!”然而就在這時,菲尼婭卻突然轉身并伸手一把拉住了真奧的衣袖,但隨即似乎也反應過來了什么,于是俏臉一紅便松開了手。

“如果你這么侮辱魔法導師這個職業,那么我不會放過你,我希望你能夠為之前所說的話道歉!不然...迎接我的決斗吧!”

聽到這,氣氛不免顯得有些凝重,畢竟誰都沒有想到菲尼婭竟然會如此過激:決斗?那可是象征著榮譽與尊嚴啊!

“既然如此,那么我想也不用多說什么了...”微微一愣并側目看了看那因氣憤而漲紅了臉的菲尼婭,真奧一臉無所謂地說道:“我的想法不會改變,如果你要決斗的話,我等著!”

說完,真奧便拔腳離開,獨留下身后一群驚訝并且憤怒的學員們,因為在那群男學員看來這或許是個能夠拉近與菲尼婭關系的好機會。

菲尼婭是什么概念?那可是美少女啊!如果能夠追到她的話,自己還不得能夠在這依塔納學院里作威作福...

“你給我站住,如今竟然敢挑釁菲尼婭小姐,你認為你還能夠站著離開嗎?”果不其然,還未等真奧離開多遠,身后便傳來了一道刺耳的聲音。

很顯然,有人為了自己的目的,看來已經打算做第一只出頭鳥了,不過很可惜,他即將面對的不是別人,而是真奧!

“我不知道別人怎么看,但既然敢對菲尼婭小姐如此無禮,那么我可不會放過你!”下一秒,一道聲音剛落下,另一道聲音卻也隨之響起。

緩緩停下腳步,真奧眼眸中閃過一道殺意,但如今周圍還有許多學員也都圍觀了過來,所以他只好將心中那股殺意給掩蓋了下去。

況且更讓他警惕的是那所謂的院長,雖然那家伙看似是個小蘿莉,但真實力量竟然能夠讓真奧都感到緊迫感,可想而知她的恐怖之處。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真奧不免在心中暗暗想著:如果現在和她打一場,究竟誰能夠活下來呢?好像很有意思啊!

“喂!怎么?已經害怕得不敢說話了嗎?”與此同時,真奧前方也快步走來了幾個身影,無一例外地穿著學員制服,看樣子是其他班的學員。

“哦?她的影響力好像很大呀!”輕蔑地笑了笑,只見真奧那暗紅色的左眼看著眼前圍住自己的眾人,好似一條毒蛇一般,“那么既然這樣,你們做好了覺悟嗎?”

聽上去,他好像還很有把握?他竟然以為自己能夠打敗我們這十多人?想到這,那一個個已經準備好大展身手的學員們不免覺得真奧十分可笑。

雖然真奧有導師之名,但是他可不受到學院的任何保護,畢竟在這依塔納學院有個眾人皆知的法則:力量決定一切!

“不關你們的事,你們一個個插手干嘛?”與此同時,見真奧因為自己而處于被眾人針對的地步,一旁的菲尼婭也趕忙站出來制止道:“你們全都給我讓開!”

別說,雖然這菲尼婭表面上看著十分的刁蠻任性,但為人還是比較不錯的,至少還不算壞...

“我想他們可能為了獲得你的歡心,會不顧一切吧!”話語間,只見真奧用手指一下夾住那襲來的冰刺,然后其用力將冰刺夾碎,接著說道:“不過這樣也好,因為那副嘴臉很有趣!”

話音剛落,一個個絢麗的魔法術式便在那眾學員的掌心前浮現,看來他們已經打算動正格得了,仔細感受一下不難發現,他們所用的大多是兩階和三階的魔法。

“媽的,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什么是力量!”然而此時之前那偷偷使用冰系魔法的男學員也因為眾人氣勢的原因,竟然直接沖著真奧繼續釋放了一個更加高階的魔法。

“在這里殺了你們應該不太好...”見狀,嘴唇微微翕動,真奧眼眸中閃爍著一股狂熱的光芒,于是他一個側身躲開那冰刺,喃喃道:“那么就打趴你們吧!”

下一秒,只見真奧輕輕彈了個響指,于是那周圍還準備繼續釋放魔法的眾學員竟突然跪倒在地,一個個看上去十分痛苦的模樣。

見此情狀,一旁的菲尼婭或許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這并不代表加奈惠看不出來,畢竟她的能力很特別,能夠感知到周圍的變化,甚至是氣流。

“空氣壓力增...增重了?”咽了咽口水,加奈惠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畢竟竟然能夠改變空間壓強,這她也是第一次見。

“空氣切割!”可就算這樣,一個哪怕已經站不穩的學員卻還是依靠著自己晃晃悠悠的身體站了起來:“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什么是...”

然而與此同時,只看見流光一閃,那家伙所釋放的魔法術式竟瞬間被打破,可根本沒有人看到究竟是誰釋放的...

“來了嗎?”見狀,感受著空氣中那濃郁的元素朝著一個點聚集,真奧不用想也知道此時在這里正有個家伙在提防著自己,而那人竟然以為自己是獵物?

是誰呢?應該不可能是那蘿莉院長吧!不然以她的實力,引發的元素波動應該遠遠比這個大,況且她不喜歡躲躲藏藏,于是那么問題來了:藏在暗處的你,究竟是誰?

“真無聊,不過下一次,我想你可跑不了!”輕輕彈了個響指,那一個個被壓力給壓得彎下腰的學員這才解除了身上的負重,但也因此而撲倒在地。

此時放眼看去,一群人正圍著真奧且伏到在他腳下,頓時有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你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同樣,見真奧竟然能夠依靠自己的一個小小動作就將眾人壓倒,那正準備出手的菲尼婭顯然一驚。

“我覺得你不需要知道,也無權知道!”聽到這,真奧不免轉頭看了看那一臉震驚的菲尼婭,接著說道:“曾經我遇到過和你一樣對我很好奇的人...”

邊說,真奧邊緩緩朝著前方的樓梯口走去,根本沒有一絲停留的意思,“不過很可惜,他們都已經死了!”

此言一出,頓時使得在場的眾人只覺后背一涼,不知為何,他們在之前被壓力支配的同時,同樣有種快要被死亡侵蝕的感覺。

那種感覺,就如同有人在剝奪你的靈魂一般,無情且殘酷!

另一邊,看著那從學院門口緩緩離去,并且一路上還不停觀賞著周圍鮮花的真奧,不遠處學院鐘樓的最上方,兩道身影正凝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莉爾院長,我想你招來了一個怪物啊!”任由寒風將自己的發絲吹拂得凌亂,只見一個正穿著風衣的男子一只手拿著酒瓶,然后對著身旁的身影說道。

而定睛一看,站在這男人身旁正凌空漂浮著的可不是之前真奧遇到的那蘿莉院長嗎?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她怎么會在這里?

下一秒,拍了拍自己的法袍,那被稱作莉爾的小蘿莉先是嘟了嘟嘴,看上去似乎有些不高興,然后這才說道:“是呀!我遇到了怪物呢!”

定睛一看,莉爾此時正抱著一只獨眼的小貓咪,而自己身上則穿著一件金色的法袍,上面縫修著一道道詭異的符文,看上去十分絢麗且莊嚴。

“烏迪謝爾覺得怎么樣?他的實力與你相比,誰更強呢?”輕輕撫摸著自己懷中還在睡覺的小貓咪,莉爾嘴角不免微微上揚,笑道:“還是...根本不在一個層面?”

聽到這,自然知道莉爾在暗指什么的烏迪謝爾不禁聳了聳肩,然后仰首猛地喝了口酒,顯得有些苦悶:“我猜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吧!能夠擁有領域的人,那個會弱?”

“況且在他的身上,絕非這么簡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還隱藏著很多東西,只不過我們暫時還無法窺探到罷了...”

細細一看,此時在這談話的片刻間,真奧已經離開了依塔納學院的大門,而至于他的身影則無法尋找到蹤跡。

“那么你想試試嗎?我可以把夜喵借給你哦。”看著那從身旁飛過的鳥兒,莉爾竟還十分少女地伸出手想去抓它,不過很可惜,她的手好像有些短呢!

“這倒不需要,我想先自己去看看他究竟是什么人物,而至于夜喵的話,我想它也不會聽我的吧!”聳了聳肩,烏迪謝爾表示了自己的無奈。

其實就算不明說莉爾也能夠猜到,烏迪謝爾這家伙并非是擔心夜喵不遵從他的命令,他所擔心的只是自己的尊嚴問題罷了。

“好吧!就希望你能夠獲得自己感興趣的情況嘍!”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并打了個哈欠,只見莉爾先是將懷中的獨眼貓放在了自己的頭上,應該是為了盡量讓它能夠安穩地趴在那睡覺。

下一秒,只看見一個魔法陣便突然浮現在她身前,而她則隨即將一個戒指扔給了那還呆呆看著落日余暉的烏迪謝爾,說道:“要是你死了,我可就沒導師了呀!”

“所以可別死了哦!他...的確很強!”說完沖著還在喝酒的烏迪謝爾吐了吐粉嫩的小舌頭,她便一個蹦跳進入了那絢麗的魔法陣,然后消失在這天空之中。

“你啊!還是這么喜歡擔心別人...”將手中的戒指戴在手上,烏迪謝爾嘴角微微翕動,此時沒人發現在那風衣的掩蓋下,一條尾巴正緩緩擺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