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里人類可真多啊!”來到一個類似于集市的地方,看著那來來往往的人流,路西法倒還真有些想問:你們人類都這么喜歡群聚在一起嗎?

要知道在以前自己的魔域,魔族向來都是喜歡獨居的,在自己族人的眼里看來,群聚的家伙可都是膽小鬼,只有獨來獨往才是魔該有的作風和姿態。

但就這個世界來看,人類似乎都是一群只會鉆在人流中而無法自拔的愚蠢生物...

“喂,小哥,第一次來這吧?”與此同時,突然一只滿是油污的大手便朝著路西法的肩膀抓來,看樣子那手的主人應該是準備和路西法打招呼。

不過遺憾的是,路西法顯然不喜歡和人類打交道,因為那樣只會降低他那高貴的血統!

只見他身形一閃便避開了那抓來的手掌,然后微微側目一看,這才發現對方根本不是人...

此時看著那油膩膩的爪子以及滿是油光的嘴巴,路西法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畢竟獅人可是一向都愛干凈的啊!

可如今擺在自己眼前的事實就是,自己可能遇到了一個怪胎...

“嚯喲,你的反應還蠻快的嘛!”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依稀可見上面那殘留未干的唾液,然后只見那獅人對著路西法一臉驚訝地說道:“你不是人類嗎?”

這一秒,路西法那原本都已經松開了的拳頭頓時捏緊,隨即看上去有些警惕地說道:“你是誰?為什么會知道我的身份?我給你三秒鐘機會,不然我就殺了你!”

不得不說,雖然此時路西法長相為人的形態,看上去倒也還稱得上英俊帥氣,但是其那雙暗紫色的眼眸中所透露出來的殺氣還是比較嚇人的,猶如猛獸一般冷血無情。

“我叫阿福,是這一片的管事...”用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臉,那叫做阿福的獅人接著順手拿起一旁的肥肉咬了一口,補充道:“看到你在這所以過來和你打個招呼呀!”

聽上去他似乎在刻意避開路西法的問題,但是其那一臉坦然的模樣卻又總讓人覺得他沒在裝傻,于是路西法不免有些懷疑:難不成真的是個傻子?

“我在問你怎么會知道我不是人類的,你最好考慮清楚,我可不喜歡裝傻的家伙!”話語間,路西法的手心前瞬間浮現出一個紫色的魔法術式,看上去很是絢麗。

而那阿福看到這般情景竟也毫不慌張,只是將自己口中還未咀嚼碎的肉塊咽進肚中,然后咧著大嘴巴笑了笑:“這個嘛!那是因為我有一半魔族的血統,所以能夠嗅到你身上的魔意呀!”

聽到這,路西法也不免微微一愣,顯然是有些懷疑阿福所說的話,但靜下心來細細感受,他竟然還真在阿福身上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魔意。

不過與其說是魔意,倒不如說是有魔族的一點殘存氣息罷了,畢竟其實如果不仔細感受的話,或許根本就不可能發現那所謂的魔意。

況且再者說,誰會能夠把眼前這個只會吃肥肉的獅人與高貴的魔族聯想到一起?

“那么既然你是魔族,為什么會長著一副獅人的外表?”緩緩將自己手中釋放的黑魔法術式解除,路西法先是打量了阿福一遍,然后露出鄙棄的模樣:“而且身上還有這么惡心的氣味!”

“這個啊!那是因為我母親的父親是魔族,所以我體內也有一點魔族的血脈啦!”呆呆地捏了捏自己的獸爪,阿福好像對于自己現在這般模樣并不感到半點奇怪。

不過也是,既然是魔族與獸人的雜交物種,那么自然沒有魔族那般超于常人的思考能力,反而可能還會抑制本就智商低下的獸人智力...

“好吧!那么你為什么會想和我打招呼呢?”用眼睛觀察了阿福的四周一眼,在確保了他沒有安排什么埋伏之后,路西法這才一臉警惕地問道。

畢竟就算對方是個傻子,但自己也不能掉以輕心,畢竟路西法明白自己體內的魔力已經所剩無幾了,若是消耗殆盡的話那么后果將不堪設想。

“因為我覺得你應該適合更好的地方,而不是在這里浪費時間...”將手中還未吃完的肥肉丟棄到一旁,阿福先是拍了拍手,又將爪子上的油污擦在自己皮毛上,然后指了指不遠處一個隱蔽的小巷:“那里才是你該去的地方!”

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出,路西法這才發現那是一個十分骯臟的小巷,空氣中有股渾濁的臭味,而那外面竟然還有幾個獸人在把守,看來是不準許常人進去。

“我需要知道在那里面我能夠獲得什么,因為我很討厭空氣弄臟我的血液...”不經意間從身旁路過的人類口袋中取過錢袋,路西法隨即一臉平淡地說道,其整個動作行云流水,根本無法讓人看清。

因為路西法雖然沒有如何過多的接觸人類,但是他也曾有所耳聞,知道在人類世界中往往隱藏著一些不便暴露在陽光下的場所,那便是地下市場!

聽說無論是誰,只要他能夠擁有足夠的金錢,那么在這地下市場中他便是王!因為在這里他能夠擁有一切:仆從,奴隸,禁臠以及服務于自己的殺手...

但是為了獲得這些,自己就必須準備好需要的東西,那便是必不可少的金錢!

“阿嚏...這里面的東西我想總會有樣是你喜歡的,既然來都來了,總不可能不去看看吧?”打了個噴嚏,阿福便率先邁開步伐朝著那小巷走去,而路西法也是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

畢竟對于自己的實力,路西法還是有些自信的,在看他來就算有埋伏在等待自己,那么大不了全部殺死就行了...

“讓開,我們尊貴的客人來了!”另一邊走到小巷門口,看著那兩個滿臉橫肉的家伙攔在身前,阿福也不知道從哪掏出了兩枚金幣然后扔給了他們,于是這才使得他們讓開。

“通行證!”可正當路西法看著阿福走了進去并也準備跟隨時,那兩人的手竟突然攔在了他的身前,看樣子應該是打算從他這撈點好處。

“你們讓開,這是我們尊貴...”可下一秒,還未等阿福轉身準備制止,那兩獸人的爪子便已經落在了地面上,頓時鮮血直流,空氣中散發著一股腥味。

“下一次,將會是你們的頭!”將自己的掌刃緩緩放松,而那上面沾染的鮮血也滴落到地面,只見路西法雙眸似一條冷眼毒蛇,讓人看后只覺后背發涼。

見此情形,一旁原本打算開口的阿福也選擇乖乖閉上了自己的嘴,因為他知道眼前的男人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畢竟一個不好可能自己小命就沒了。

“帶路吧!”見那身前正哀嚎著的獸人識相的移開身子,路西法隨即便信步朝著那小巷的深處走去,此時整個小巷光線十分的昏暗,根本看不清最深處究竟潛藏著什么。

不過就算這樣,路西法還是能夠從空氣中嗅出些許東西,例如這里有許多自己厭惡和熟悉的味道..

“閣下,歡迎來到墮落的國度!”不一會走到一處死胡同前,阿福先是緩緩用爪子撫摸著那墻壁,似乎在摸索著什么,然后突然猛地一按,整個墻壁便劇烈的移動起來。

“在這里,沒有人會受到帝國法則的裁決,因為這里是墮落者的天堂,是力量的歸屬地!”

順手拿起一旁的火把,阿福隨即遞給身旁一臉淡然的路西法,補充道:“接下來的路還需要閣下自己去探索,我就先行告退了...”

確實不是阿福不愿意帶著路西法走向那地下的世界,而是下方都是一群瘋子,一群令他感到畏懼的瘋子...

“嗯,那么我就期待下吧!”接過火把的同時向那腳下的樓梯走去,路西法邊走邊喃喃自語道:“就希望你別讓我失望嘍!”

與此同時,那憑空出現在地面上的暗梯便被周圍聚攏過來的墻壁遮擋,讓人根本想不到這死胡同中竟然還有著這樣一個通道。

“呵!沒想到還有點實力,那么就但愿你能夠在這里面活下來吧!畢竟在這里面...可是有很多和你一樣的怪物哦!”

聳了聳肩便用自己的舌頭舔了舔爪子,只見阿福一臉玩味地笑著,只不過此時的他并沒有發現自己背后浮現著一道黑影...

另一邊,看著周圍墻壁上雕刻的符文,路西法不免微微皺眉,畢竟這其中竟含有詛咒的力量,可想而知這雕刻者的用心險惡。

“歡迎來到墮落王國!”突然,耳畔回蕩著那酥骨的聲音,趕忙用手中燃燒著的火把舉到身前,路西法這才發現在通道的兩邊有數位人類女子正并排而站。

細細一看,她們的臉上都戴著一幅幅詭異的面具,而上面的面孔也各有不同,甚至連惡魔的面龐都可以看到!

不過最過于吸引人的自然當屬她們的穿著打扮了,一個個穿著布料極少的服飾,微微露出自己的雪峰以及毫不避諱地展露著自己的雙腿,似乎生怕別人看不到一般。

老實說,若是換作一個人類而言或許對于這些誘惑根本無法抵抗,但是路西法不同,畢竟他自己本身就發自內心地厭惡人類這一生物!

“真是惡心啊!”嗅了嗅空氣,路西法不禁用手捂住了鼻子,因為此時迎面撲來了一股濃郁的酒臭味,這讓他十分反感。

“我是這里的管事,庫爾貝魯特,隔!”邊說,只見那個從大門處走來的胖子打了個嗝,而其手中那杯美酒也因此灑出了些許,“我代表墮落王國歡迎你!”

聽到這,路西法不由得有幾分警惕,但用自己的魔意感受了一番后,這才發現眼前的家伙根本沒有魔法天賦,換句話說,他就是個十足的酒鬼!

“這里有些什么?我希望最好能夠吸引我的興趣...”跟隨著庫爾貝魯特走進了那地下的城門,路西法觀察著四周:這是一座真正的地下王國。

“這里肯定有你需要的一切,無論是權利還是力量,就連你鐘愛的女人在這里都可以通過金幣來進行買賣...”

將手中的酒瓶扔向不遠處正蹲在墻角狂吠著的狼犬,庫爾貝魯特接著嘆了口氣,說道:“不過因為上面世界管的太嚴,所以這里的物資最近也有些緊缺了...”

“就拿這家店來打比方吧!以前這里可是很有名的,每天都有不同的人來這里購買自己所需要的奴隸,因為這里的質量整體來說是最好的!”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路西法不免雙眸一凝,因為在那已經落魄的店門口,此時依舊擺放著一個露骨的招牌,上面甚至還掛有女性人類的私密部位的切割體...

“那么其他的呢?”將自己心中的殺意努力壓制下去,路西法扭頭環顧四周,這才發現周圍還有許多像這樣的店鋪,只不過那些店鋪門口都有一堆堆白骨以及還在啃食白骨的野獸。

老實說,在這里其實路西法也不算十分厭惡,因為至少在這里他能夠看到人性的骯臟,這是極其能夠使他愉悅的,當然,除了自己身邊那渾身酒臭的家伙...

“這里還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啊!”用手拍了拍自己那臃腫的肚子,庫爾貝魯特接著指了指城市的中央,眼眸中透露著心中的激動:“那里才是權利者的天堂,也是整個王國中獨一無二的存在。”

“幾乎所有的好貨都聚集在那,包括最上等的美女以及最強勁的殺手,無所不有,不過嘛那里也不是普通人能夠進去的...”

“進去需要令牌,那是象征著自己身份的東西!”邊說,只見庫爾貝魯特指了指不遠處正緩緩朝著中央城門前進的隊伍,解釋道:“就像他們那樣,得證明自己的高貴!”

聽到這,路西法也算是大致明白了這個所謂墮落王國的法則:在這里金錢以及實力至上,某種程度上來說,這里就是強者的天堂!

“那么真是有趣啊!”舔了舔嘴唇,路西法嘴角微微上揚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