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此時落日已經西沉,看著周圍的馬車匆匆經過,真奧不免緩緩停下了腳步,老實說,他對于人類的東西很感興趣。

畢竟現在剛來到這個世界,真奧根本來不及認識所有事物,所以就連常人看來極為普通的馬車在他眼中或許都比駕馭魔龍更加有趣。

有時候他時常會想:要是自己生來就是個人類又會怎么樣呢?自己還會像現在這樣討厭人類嗎?或許不會了吧!畢竟人類還是蠻有趣的...

“嗯?有股難聞的氣味啊!”突然,他似乎嗅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于是將目光迅速鎖定在不遠處的一棵古樹上,不過很可惜,那里似乎并沒有什么東西...

“呵,跟來了嗎?”目光也僅僅是在那古樹上停留了一秒,真奧接著無所謂地聳了聳肩,看上去一臉懶散的模樣,就好像突然對某件玩具喪失了興趣似的。

不容多想,隱隱猜到什么的真奧隨即轉身便準備離開這里,此時距離他居住的旅店還有一段距離,大概四五條街,所以他并不著急現在趕回去:他還想玩玩游戲呢!

接下來,他將由獵物變為獵人,而自己所需要做的,僅僅是等待獵物上鉤... 而且相比起自己已經十分了解的路西法而言,他更想在接下來結交一些朋友,哪怕對方不是人類...

另一邊,看著不遠處信步離去的真奧,那古樹的后方竟突然浮現出一道身影,不免令人覺得有些詭異,畢竟剛才這里可是什么都沒有啊!

“領域的力量嗎?”定睛一看,此人赫然便是之前和莉爾交流的烏迪謝爾,此時的他手里竟握著一顆寶珠,而那寶珠的核心位置則涌動著一道道彩色的光芒。

“這下可棘手了...”嘴角翕動,只見他抬頭看了看天空,然后伴隨著他手中的寶珠光芒一閃,那光球便忽然化作一條十分可愛的幼龍飛向他。

撲閃著那還未發育完全的龍翼,這條幼龍猶如一只來自于蒼穹的天使:如同琥珀般的龍角以及肉嘟嘟的龍爪,可愛極了... “你去跟著他,小心點,可別被發現了。”用手輕輕摸了摸那幼龍的脖頸和頭顱,烏迪謝爾臉上流露出一縷欣慰的笑容,因為這小家伙這么久以來都悶著,現在也確實需要放松一下了。

要知道,人若是在同一塊地方待久了恐怕都會覺得煩躁,想要亂砸東西,所以更何況本就愛搞破壞的龍了... “嗚嗚.”而那長著一對紫色龍翼以及頭頂還留有一個獨角的小家伙聽后也是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隨即便揮動翅膀朝著先去真奧離去的方向飛去。

“希望你能夠給我帶來想要的答案吧!”身后灰袍掩蓋下的尾巴微微搖動,烏迪謝爾的眼眸中閃過一道精光,此時的他如同一只來自于地獄的使者...

與此同時,來到一個小巷的拐角,真奧的步伐漸漸減緩,直至停止,此刻他的嘴角微微上揚,沒人知道他究竟想干些什么。

“我說...你還要躲多久?”下一秒,微微偏頭,他竟扭頭對著身后的空氣喃喃自語道,明明整個小巷看上去就他一人,但他卻做出了如此令人費解的舉動。

“哎呀,你的洞察力可真厲害呀!”果不其然,他話音剛落,空氣中便回蕩著一道調皮的話音,聽上去對方像是一個女孩,但是依舊沒有打算現形的架勢。

“我很討厭你這種說話不露面的人啊!”聽到這,真奧也是一臉不爽地撓了撓頭發,隨即還未等人反應過來,他的手心中便凝聚出了一個暗紅色的魔法術式,而那術式的目標赫然便是頭頂的天空。

“五階魔法!這怎么可能?”見狀,那虛無的空氣中也迅速浮現出一道長著尾巴的身影,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這尾巴的主人竟然是一個看上去大約八歲的幼女。

細細一看,她整個人就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那戶人家偷偷跑出來玩耍的小孩,而最吸引人目光的莫過于她那頭頂的龍角以及身后的龍翼了...

很顯然,眼前這個幼女根本不是人類,而是一種比人類更加高貴的種族!

“龍族?”打量了一番后,真奧不免微微一愣,畢竟他雖然提前已經感知到了有人在跟蹤自己,但沒想到對方竟然連人都不是!

不得不說,這小家伙的隱匿能力還是蠻出色的,畢竟若是換了常人來說,或許連真奧周圍都靠近不了就已經被處決了。

“你是人類嗎?”身軀緩緩落地,見真奧將自己正在釋放的魔法術式解除,那少女也顯得松了口氣,然后快速來到真奧身前一蹦一跳地問道:“你剛才釋放的是五階魔法吧?”

聽上去,那幼女應該也有些不敢確定之前真奧釋放的究竟是不是五階魔法,不過就從剛才的氣勢上來看,她敢確定術式的威力絕對不容小覷。

畢竟自己可是龍族,如果連這種最基本的術式階級都無法感受出來,那么自己又怎么有臉繼續作為一條龍類呢?特別還是上等龍類...

“誰指使你來跟蹤我的?”可就算眼前的少女擺出一副很是好奇的模樣,真奧還是微微后退了一步并與她拉開一定距離,然后接著問道:“告訴我,不然我就殺了你!”

“哎呀,你好兇啊!”見真奧竟然刻意避開自己,那小家伙頓時嘟著嘴巴看著真奧,似乎十分的氣憤:“我告訴你,西里安哥哥都沒有兇過我呢!”

“你現在竟然還敢說什么要殺了我?我要讓你付出代價!”說完,她的手中便凝聚出一團火焰,而那火焰則呈現純黑色,看上去未免有些詭異。

“上等龍族嗎?”見狀,真奧也根本不做任何防御措施,畢竟他對于自己的力量還是十分自信的,只不過他有些好奇自己眼前這小家伙究竟是誰。

要知道,就算龍族天生具有極高的魔法天賦,但化為人形后若是要使用魔法還是需要經過必要的魔法吟唱的,除非是上等龍族!

“你叫什么名字?”看著那漆黑的火焰在那少女的掌心中搖曳著,真奧隨即一臉淡定地靠在身旁的墻壁上,整個人完全就沒有半點被威脅的緊迫感。

“我呀?我叫伊里斯波雅,你可以叫我伊里斯哦!”讓人沒想到的是,那少女此時聽了真奧的話后,仿佛已經忘了自己前一秒還在威脅真奧的事實,下一秒竟然就這么和氣地介紹起自己來。

老實說,或許有時候真的就像常人所說的那樣,智商和實力并不成正比,就像現在的她一般...

“哦?那么能夠告訴我是誰指使你來的嗎?”食指尖端緩緩衍生起一小團火焰,只見真奧雙眸緊盯著那火焰的焰心,仿佛根本不打算理會那還釋放著魔法的伊里斯一般。

“這我可不能告訴你,烏迪哥哥說了,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噠!”微微搖了搖頭,隨后伊里斯很是少女般地說道,就如同一個女孩子在向自己喜歡的男孩子撒嬌一般。

“哦?烏迪哥哥?呵!那么伊里斯,如果不介意的話,你能先睡會嗎?因為接下來的場面,小孩子不適合看哦!”

話音剛落,真奧手中的火苗頓時被他朝著還懵在原地的伊里斯彈射了過去,而她反應也還算快,立馬將自己的魔法釋放出去迎擊。

不過很可惜,她的力量在真奧面前依舊未免有些渺小了,還不足以對其造成威脅!

須臾間,真奧原本那渺小的火苗竟突然幻化為一片燃燒的火海,而伊里斯的火焰則被一點點吞噬,直到她整個人被無措地包圍在火焰中央。

“你耍賴!你怎么能這樣?我歲數比你小,你應該讓著我才對呀!烏迪哥哥和西里安哥哥說過,沒有人類可以戰勝我的。”

“你的血脈不弱,但很可惜,你還沒有長大...”看著伊里斯那憤怒的目光,一旁的真奧不免微微笑道,隨即他打了個清脆的響指,那正準備化為龍身的伊里斯便突然昏倒在地上。

“況且,我并非人類,而是比你們更加高貴的存在!”

此時定睛一看,整個火焰圈猶如一只張開的巨口,而在那巨口中則躺著昏迷過去的伊里斯,如今的她已經開始本能逐漸龍化了,身體表面皮膚幻化出泛著光澤的龍鱗。

“接下來,就看看你的烏迪哥哥有多大的能耐嘍!”看著天空的夕陽,只見撒旦嘴角微微上揚著,然后伴隨著那清脆的響指聲,整個小巷便被一個光圈圍住。

接下來這里發生的事,真奧不希望被任何人看到,同時,也不應該被任何人看到,因為這本身就是屬于兩個人的決斗!

另一邊,看著身旁熙熙攘攘的人群,正走在其中的烏迪謝爾不免緩緩停下腳步,畢竟按照以往來說,現在伊里斯應該已經帶著對方的情況回來了,可現在卻...

他不敢確定伊里斯究竟是不是因為貪玩又或是好奇而耽誤了這么久,除非另一種可能:她根本無法回來!

“這附近嗎?”突然,他似乎覺得冥冥之中的一縷聯系被斬斷了一般,于是他趕忙朝著真奧所在的巷子奔來,畢竟在那一秒,他與伊里斯的感應消失了。

可當他踏入小巷的那一刻,他就發現了危機,因為此時自己身后正付現著一堵光墻,上面涌動著暗紅色的光芒。

皺了皺眉,烏迪謝爾知道這是結界,而這結界釋放的目的就是為了困住自己,那么換一句話說,對方有把握能夠戰勝自己!

“你可算來了啊!我還以為你不打算來了呢!不過我也蠻佩服你的,竟然敢派這種小家伙來打探我,難道就不怕我直接殺死她嗎?”

畫面一轉,在那小巷對面的盡頭處,真奧正一臉玩味地看著那一臉警惕的烏迪謝爾笑道,此時他手中還拎著昏迷過去的伊里斯。

“你把她放下,若是敢讓伊里斯受到哪怕一絲傷害,我保證我不會饒恕你,整個龍族也不會饒恕你!”話語間,烏迪謝爾手心前已經凝聚出了一個黑色的魔法術式。

“哦?是這樣嗎?那么按照你的意思,這小家伙在龍族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嘍?”用手戳了戳那昏迷的伊里斯的小臉,真奧眼眸中散發著道道精光。

確實,如今的真奧還需要提升自己的實力,而對于龍族來說,那莫過于最結實的臂膀,若是能夠拿這小家伙來威脅整個龍族,那么一切將會簡單許多。

不過他雖然心中閃過這樣的邪惡想法,但仔細想想,還是趕忙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現在還沒有玩夠這個世界的他可不想冒然與龍族為敵。

“這樣,我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能夠打倒我,我就放了她!”隨后將已經龍化的伊里斯放在一旁的角落,真奧十分興奮地說道。

“不過反之,如果你輸了,那么你就得代替她死,因為現在的你,別無選擇...”

話說到這,真奧的挑釁意味已經十分明顯了,而對面的烏迪謝爾聽到這不免松了口氣,畢竟真奧既然如今放下了伊里斯,那么自己就有機會帶著她逃跑。

他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是真奧的對手,除非現在伊里斯蘇醒或者是西里安從龍域趕來,那樣才可能還有一搏的可能性。

雖然并不知道真奧究竟是什么人,但是他還是能夠從其的身上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感,那是血脈以及實力的克制作用。

“我答應你!”下一秒,只見從他那黑色的魔法術式中頓時射出一道轟鳴的雷電,而與之周圍的空氣都仿佛被扭曲了一般。

先下手為強,這個道理是每個人都應該謹記的法則,要知道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有時并不存在憐憫!

“四階魔法?你的天賦并不算低呀!”緩緩抬起手,只見真奧掌心處浮現出一個暗紅色的術式陣法,于是他接著補充道:“但是好像還不夠哦!這樣下去,你可沒辦法帶走她...”

須臾間,一個暗紅色的血球便朝著那道雷電射去,而令人吃驚的是,那氣勢洶洶的雷電竟然就這么在相碰的那秒被吞噬了,直至再也尋不到任何魔法氣息。

“六階魔法?你根本不是人類!”見狀,烏迪謝爾的眼眸不禁驟然收縮,畢竟自己剛才釋放的可是人類頂級魔法“雷罰”,可沒想到就這么被隨意破解了...

那么如今擺在自己眼前的事實只有一個:他是個瘋子,而且還是個實力恐怖的瘋子,畢竟他根本就不是人類!

“既然這樣,那么接下來,該我了哦!”楞了楞,還未等他反應過來,烏迪謝爾眼前便只剩下一道道虛幻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