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么放他們走嗎?”也不知過了多久,當夜空中已經掛滿了繁星后,真奧這才緩緩停下腳步,此時的他正抬頭仰視著天空,沒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如今周圍的路人大多已經回家了,所以街道上并沒有什么人會注意到這只有一只眼睛戴著眼罩的神秘少年,況且就算注意到了,恐怕多半也會以為是個喜歡裝酷的瘋子...

“該死,我應該殺了他們才對,留著他們,將來萬一成了禍害呢?到時不一樣得死嗎?既然那時候才體驗窒息的感覺,那么何不就現在讓他們的呼吸停止呢?”

嘴唇翕動,當真奧重新回過神來時,在他眼前的赫然便是自己先前和路西法住進的旅社,老實說,那漆黑的墻壁讓人看后十分壓抑,特別是對于現在煩躁的他來說更是如此。

只不過現在或許也是因為某種特殊原因吧!街道上的人并不算多,只能看到遠處稀稀疏疏的幾道身影跑進幽暗的小巷...

“要住宿的話留下金幣,如果是乞討的臭家伙麻煩請出去,我不是上帝,這里不會免費給你們食物的,還有,千萬別給我伊斯卡這塊招牌引來臭味。”

另一邊,當真奧才剛走進這旅社的門檻,只見那正躺在柜臺后面睡覺的男人便用手揉了揉鼻子,然后閉著眼睛并罵罵咧咧道,看樣子應該是剛剛被步伐聲所吵醒。

目光冷厲地看了眼那滿臉絡腮胡的男人,真奧手心位置不禁緩緩浮現出一個暗紅色的魔法術式,然而就在這一剎那,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于是竟又將魔法解除了。

要知道,他所決定釋放的魔法竟再度解除,這可不是真奧的作風,能夠讓他解除魔法的,除非是目的已經死亡...

“嗯?”與此同時,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空氣中的異樣,于是那還準備繼續沉睡下去的男人也不免揉了揉眼睛,然而當其發現站在那樓梯角的人是真奧后,渾身不由得一激靈。

“原來是您啊!看我這記性,睡這么久都睡懵了,竟然連尊貴的您都沒有分辨出來...該打,的確該打...”

用舌頭舔了舔自己那干癟的嘴唇,男人隨即趕忙站起身來并準備去迎接自己的搖錢樹,不過就在這么一眨眼的功夫,真奧竟已經上樓離去了。

腳步聲漸漸停止,轉眼真奧便來到了旅社的二樓盡頭,只不過當他發現離自己房間不遠處竟然還有一間詭異房間時,眼眸中不經意流露出一絲殺意。

定睛一看,那房間其實與其他空房沒什么兩樣,同樣是門檐上落滿了一層薄薄的灰塵,甚至在部分區域還結上了蜘蛛網,可能是長時間沒有派人打掃的緣故。

只是唯一讓人感覺奇怪的是,此時那木門上竟掛有一塊不知是何種生物的頭骨,看上去顯得十分怪異,而它空蕩蕩的眼眶里似乎正朝著真奧攝來道道目光...

“入侵者嗎?”試圖將自己的領域延展過去,不過當受到某種力量阻隔之后,真奧也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他清楚現在不該輕舉妄動,特別是根本不了解那隱藏在暗處的家伙究竟有幾分實力的情況下。 臉上流露出一絲不滿的神情,然后只見他用手按在那木門上,隨后門就這么被打開了:鎖對于他而言根本不存在!

進了房間,真奧便徑直走到床邊坐下,此時的房間布局和他走之前一樣,況且空氣中也并沒有其他怪味,那么想必對方還沒有膽量來親自一探究竟。

“那股力量...是結界嗎?但為什么能夠如此強大?又或者說...讓我很熟悉!難道我之前遇見過這股力量的主人嗎?”

身體漸漸放松,眼眸無神地凝視著上方的天花板,真奧心中的疑惑無疑難以散去:究竟是什么人會來這么一個不起眼的旅社內釋放結界?而且憑感覺來看,對方還并不弱...

確實,從自己踏入這弗拉斐斯城的那一刻起,真奧便已經見識了太多曾經沒有遇見的人又或是事,例如實力深不可測的蘿莉院長,擁有召喚逝去亡靈的烏迪謝爾,敢問這一個個家伙又有那個是正常的?

換種角度來看,或許這表面的寧靜下,隱藏著的全部是一群力量足以用瘋子來形容的變態!

在這里,他畢竟不同于曾經在魔域,他已經不再是那高高在上、受人敬仰的魔王,如今的身份僅僅是個不被人注意的魔法導師罷了。

“就是這里嗎?”與此同時,在那昏暗的街道口,兩道身影正緩緩朝著這邊走來,遠處看去步伐不緊不慢,猶如鬼魅一般。

那是一個身材還稱得上魁梧的男人正帶著一個嬌弱的小女孩的景象,怎么說呢?總有種父親領著自己女兒回家的既視感。

“待會如果見到他,記得稱之為殿下,明白了嗎?”聽到這,那正走在前方的路西法不免扭頭看了看身后一臉平靜的銀,然后補充道:“因為他才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他才是真正的王!”

“他?王?”停下腳步,銀呆呆地看著身前的路西法,如同櫻桃般大小的紅唇喃喃自語著,貌似有些不理解路西法的話一樣,一時間竟顯得有些呆萌可愛。

不過老實說,如果銀的臉色能夠更加紅潤幾分,表情再更加豐富一些,別整天都擺著那副冷若冰霜的臉,或許也蠻討人喜歡的...

其實轉念一想,畢竟無論是誰走在大街上,要是一個相處了甚至還沒有超過兩小時的家伙突然和自己說什么“王”之類的話,恐怕都會被當作瘋子看待吧!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而且他現在應該已經回來了吧?總而言之,他比我們任何人都更加高貴,包括我...”

話語間,路西法便已經帶著銀來到了伊斯卡旅社門前,然后頭也不回地便邁步走了進去:“記住我之前對你所說的話,那將是你活下去的保障,同樣...也是你力量獲取的方式。”

說完,路西法便徑直朝著二樓走去,絲毫不打算理會那一旁如同死豬一般的旅社老板,而一旁那剛剛睡去沒多久的旅社老板在瞟了眼一臉兇相的路西法后,也只好乖乖選擇裝作沒看到。

“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走的道路嗎?”身軀微微一愣,貌似有些糾結,但銀還是將自己衣袖間藏著的匕首悄悄向著手腕位置移了幾分,隨后這才緩步跟了上去。

另一邊,此時正準備閉上眼睛休息片刻的真奧忽然感受到了房間外的異樣,于是趕忙立起身來并緊盯著那扇木門,不過很可惜,來者是個自己十分熟悉的家伙。

“殿下?沒事吧?”手上開門的動作略顯僵硬,只見那正站在房門外的路西法竟一臉疑惑地問道,很顯然,剛才那股殺意是他真切感受到的:殿下,竟然還會有這種反應?

可笑的是,或許是因為他體型較為強壯的緣故,此時的真奧并沒有發現站在其身后的銀,況且銀的身材的確有些嬌小...

“沒事,只是有些疏忽了,精神狀態有些不穩定...”沉沉地呼出一口氣,真奧隨即便又躺在了床上,只不過當他接觸到床面的那一剎那,卻又突然立起身來。

沒錯,此時在這房間內的并非兩個人,而是三個!而且最主要的是,多出來的這家伙竟然還是個幼女...

她是誰?她來自哪?她究竟多少歲?讓我想想...六歲?不可能,不可能這么小,那么...十歲?差不多應該是十歲吧!

“你是誰?”平復了下詫異的情緒,只見真奧緩步走到銀的面前,此刻他那暗紅的左眼正靜靜地凝視著銀,讓人未免有些不寒而栗。

不知為何,這一秒的景象總給站在一旁的路西法有種真奧想要對銀動歪心思的幻覺...該不會殿下喜好這一口吧?

“我叫銀,殿下!”話音剛落,那被猶如審問般的語氣詢問著的銀倒也不怒,臉上依舊保持著那份淡然,只是身軀微微后移,悄然間與真奧拉開了些許距離。

別說,雖然銀表面看上去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但對于自身的保護意識還是比較到位的...

“殿下?”聽到這,再看著銀那不經意間的細微動作,真奧不免微微偏頭并看了看一旁平靜的路西法,似乎在通過眼神交流著:老實告訴我,是不是你叫她這么說的?

而那被真奧所盯著的路西法在試圖理解了真奧的意思后,也只是微微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自己所做的一切。

須臾間,他見銀好像也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只好站出來解釋道:“一時間匆忙,所以就先讓她用殿下之名稱呼了,望殿下見諒!”

“她叫銀,是我從一個墮落的王國里帶出來的,而至于為何我會帶她來見您,相信殿下您用意念感受一下就能明白我的用意了...”

聽聞此言,真奧不免眉頭一皺,的確,他與路西法相處了這么久,自然清楚路西法的為人做事風格:他可不是一個喜歡人類的家伙,特別還是弱小的女孩子...

要是曾經在魔界來說,真奧可以毫不猶豫地肯定這家伙帶回來的絕對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類,取而代之的將是一具陰森森的白骨,然后那些白骨將會被扔進牢籠去喂魔獸!

“閉上眼睛,別亂動,不然我就殺了你!”舒展開眉頭,真奧隨即轉過臉來看著身前紋絲不動的銀,然后便以極快的速度伸出食指點在她的額頭位置。

須臾間,只見他指尖涌出一團黑氣并鉆入了銀的體內,不得不說,乍一眼看上去十分詭異,而一旁的路西法則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仿佛習以為常一般。

下一秒,那被真奧用指尖輕點著額頭的銀不免微微一顫,不過就算這樣,她也還是乖乖地閉上了眼睛,還算是沒有給真奧找什么麻煩。

“你會使用魔法嗎?”片刻后,只見真奧緩緩將手指收回,看上去神色有些凝重,不過在那凝重的表面下卻又似乎掩蓋著什么其他東西...

“不會,我一直以來都是練習劍術,準確的說,從小我就沒有魔法天賦,我無法掌控元素的波動,所以這也導致我的職業是刺客!”

聽完,真奧竟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要知道,這種表情在他的臉上可不常見,然后其回到床邊并看著銀那蒼白的臉頰,問道:“這樣啊!難怪...對了,你吃東西了嗎?”

“你不用勉強,我能夠明顯感覺到你現在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怎么說呢?像是被強行振奮了一樣,這樣將會對你的身體產生很大的傷害。”

“沒吃,不過永夜君王說過,真正的殺手是不需要食物的,他們能夠靠自己的執念和意志存活下去,而我就是要成為他口中的人!”

聽到這,那原本還準備躺下去休息一會的真奧不禁微微一愣,然后目光迅速移向一旁站著的路西法,在得到了大概情況后,接著問道:“永夜君王是誰?”

“永夜君王?他是墮落王國至高實力的象征,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就是墮落王國的統治者,我曾經在角斗場見過他一次性殺死了幾百人,所以一直都很崇拜他。”

話語間,一旁路西法的表情難免有些怪異,好像十分不自在:就殺死幾百人就敢自稱為永夜君王了?可笑,怕是沒見過我一次性殺死上萬人的景象吧!

“哦?這樣啊!那么還真是有趣啊!”下一秒,聳了聳肩,只見真奧隨后將自己在回來的路上所撿到的一枚金幣扔給路西法,說道:“去給她買點吃的,不然這么下去,我怕她的身體會提前休克,她的肚子在抗議呢!”

確實,雖然現在的銀無非看上去就只是臉色蒼白了些,皮膚甚至更加白皙,身體仿佛也并沒有什么大礙,但如果能夠仔細感受到她的精神情況,那么恐怕就不會這么想了。

首先,她的身體無疑正處在高負荷的狀態下,所以全身所依賴的能量需求本身就十分龐大,況且再加上長時間的訓練和搏斗,敢問又有多少人是能夠挺下來的?

別的不說,就光光憑她如今還能夠站在這里和自己談話,就已經足以證明她的與眾不同:沒錯,她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稍等片刻,在此期間勞煩殿下注意安全,我馬上回來...”順手將房門關上,路西法便快步下了樓,而至于一枚金幣究竟能夠買多少食物,他自有打算:魔族做事,從來不講究規則!

另一邊,見路西法已經識趣地離開,真奧這才站起身來,然后緩緩轉身并看著窗外,喃喃道:“你知道我們的身份嗎?”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況且我明白我不能知道,我只清楚之前那人向我許諾過,你們能夠帶給我力量,這就足夠了!”

聽到這,那正欣賞著皓月的真奧不免嘴角微微上揚,很顯然,他并不討厭身后這名叫做銀的女孩子,“不錯,你很聰明,我想這也是你為什么能夠活到現在的原因。”

畢竟真奧清楚,有時候實力并不能夠代表一切,換個角度來看,人類的頭腦除了能夠被史萊姆吞噬以外,或許也還能為人類提供許多令人驚訝的思維。

要是當初在魔域,那些自己勢力范圍籠罩下的下等魔族也能夠像人類這樣聯合在一切商討戰術,恐怕衛利旦他們也不會那么輕易就被擊敗了。

被人類這一低等種族所擊敗,既是魔族的榮譽,同時也是魔族必須承認的恥辱!他永遠不會忘記...

“現在殺了我,能夠做到嗎?”突然,只聽見從真奧口中竟然說出這么一句駭人聽聞的話語,而與此同時在那后方的銀也被弄得有些云里霧里。

“抱歉,我做不到,因為你的力量很強,這根本是無法完成的事情...”須臾間,其衣袖間隱藏的匕首緩緩下滑,但剛剛握在手心中時,銀卻突然又猶豫了。

是啊!自己之前已經見識過那紫發男子的力量,其本身就已經超越了自己的認知范圍,準確的說,根本不是人類能夠擁有的!

如今既然眼前這所謂的“殿下”比那人更加高貴,那么自己又怎么可能完成這項匪夷所思的要求呢?莫非...他在試探我?

想到這,銀不免有些覺得不寒而栗,一時間心中那份警惕心便被勾了起來,同時那握著匕首的手臂也更加有力,隱約可見刀刃散發著寒芒。

她討厭被別人試探,因為那樣只會讓她感覺到憤怒,而這份憤怒往往與死亡掛鉤!

“你只管想辦法殺死我就行,盡你的全力,無論成敗...”可就算這樣,真奧卻依舊不打算放棄自己對銀所提出的要求,貌似有種強迫的感覺。

老實說,能夠強迫讓別人殺死自己的人,恐怕也只有變態或者瘋子才會想到吧?不對,他們或許都沒有真奧這么瘋狂...

“那么失禮了,殿下!”聽到這,銀也只好將手中的匕首更加握緊幾分,然后身形呈現一種詭異地姿態朝向真奧,仿佛一只獵豹正在捕捉獵物一般,隨時準備著。

“在刺殺前,最好別提醒你的獵物哦!”下一秒,只見真奧輕輕彈了個響指,于是其身后那極速沖來的銀便突然愣在原地,整個人根本無法動彈。

“真正的刺客,應該是能夠將自己整個人與黑夜融為一體的,到那時,你將會成為真正的利刃,殺人于無形之中...”

說完,真奧便緩緩轉過身來并看著那試圖掙脫的銀,喃喃道:“你的力量并不算弱,雖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使用了什么辦法,但是我能夠肯定,那樣對你的身體會很不利。”

“首先,影響的。便是你的精神,那股力量會嚴重侵蝕你的精神和身體,而且整個過程根本不會讓你察覺,就像這樣...”

咽了咽口水,他隨后伸出手掌搭在銀的肩膀下,然后便出現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場景:銀竟然就這么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表情未免有些扭曲,仿佛正在承受著什么巨大的痛苦。

“其次,它會消磨你的生命力,你發現了這一點,但一直都沒有承認,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它同時也會讓你沉浸在其中,以至于根本不會在意這些,對嗎?”

邊說,銀的體表竟開始漸漸滲出一層漆黑的不明物質并與之散發著一股極度難聞的怪味,就如同腐爛已久的尸體所發出的尸臭一般。

“你怎么會知道這些?”話語間,只見銀突然用手掌捂著自己的嘴巴,表情十分凝重,可惜那口忍耐已久的鮮血還是噴了出來。

細細一看,那血液卻并非像正常人那樣的殷紅,而是呈現一種詭異的暗紅色,給人一種極其不干凈的感覺,怎么說呢?就覺得被污染了一樣...

“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現在,安靜地休息會吧!從今往后,你還有許多事需要做呢!當然,從此刻開始,你的靈魂不再只屬于你自己...”

看著房門被路西法打開,真奧隨后輕輕彈了個響指,那正準備繼續追問下去的銀便昏睡了過去,只留下那嘴角殘留的血跡仿佛在證明著什么。

“她的身體怎么樣?還有機會嗎?”另一邊,快步來到一旁的桌子上將自己手中的面包放下,路西法隨即扭頭問道,他自然清楚銀的身體狀況不容樂觀。

其實從當初在墮落王國看到銀的第一眼開始,路西法就已經發現了她身上的異樣:超乎人類反應極限的洞察力,恐怖的力量與速度,這一切都是極其不正常的。

而當他將銀帶走之后,他也才猛然發現銀的身體狀態十分糟糕,某種程度上來說,現在還能夠站著的她完全就是一個奇跡!

“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她的身體狀況,不過還好,現在至少還來得及,如果采取強制手段的話可以保住她的性命,甚至能夠讓她變得更強。”

邊說,真奧還踱步到那木桌旁并順手拿起其中一個面包咬了一口,繼續補充道:“只是這一切得在她意愿之內,不然的話那股力量足以反噬她,那時候我也無力回天。”

不得不說,現在那正津津有味地咀嚼著面包的真奧確實少見,整個人看上去那還有什么魔王的威嚴氣質?倒不如說是像個饑腸轆轆的少年...

“那么殿下,需要我將她喚醒嗎?”微微點了點頭,路西法假裝沒有看到身后真奧的所作所為,然后徑直走到銀的身旁問道,此時他那凝視著銀的目光顯得有些奇怪。

“不需要,現在讓她休息就好,我已經暫時壓制住了她體內躁動的氣息,所以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這點你不用擔心...”

用力將那手中干癟的面包撕下一大塊,真奧整個嘴巴便被撐得鼓鼓的,乍一眼看上去竟然還有幾分可愛...

“嗯,那么接下來需要我做什么嗎?”也不多說些什么,路西法隨后便轉身對著那剛剛吞咽完食物的真奧問道,他清楚還有很多事情在等待著自己去完成。

其實從他與真奧曾經在魔域簽訂契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和真奧分不開了,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如今他的靈魂乃至生命都屬于真奧,哪怕在他自己看來并非存有靈魂這種東西。

“想辦法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潛入那什么墮落王國,既然她體內能夠擁有這份力量,那么看來這所謂的永夜君王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還有,這段時間就靠你來鍛煉她的能力了,可不能荒廢了,如果能夠妥善利用,那么銀將會是一把鋒利的匕首,至少可以為我們斬除許多麻煩...”

說完,真奧索性也不理會路西法究竟有沒有將自己所說的話全部聽進耳內,隨后便直接躺在了床上,補充道:“對了,記得給她鋪上御寒的衣物,畢竟她至少得明早才能醒來,盡量別著涼了。”

“遵命,殿下!那么我就不打擾您的休息了,我會負責守護好這間房屋的安全,還請放心,如果有入侵者,他們將會死無全尸!”

聽到這,只見路西法順手便從一旁抽出一條帶有獸毛的毯子并蓋在銀的身上,此時的她呼吸已經漸漸恢復了平緩,精神狀態也相比起之前來說好多了。

片刻后,等路西法已經退了出去,真奧這才緩緩站起身來,畢竟他可是魔王,本身就不需要像人類那般渴望睡眠,夜幕降落,一切才剛剛開始...

將一旁正依靠在墻壁上熟睡的銀抱起并輕輕放在自己的床上,真奧面不帶任何表情地將棉被蓋在她的身上,這才一個飛身從窗戶躍了出去。

“呵,果然還是放不下心嗎?殿下...來到這個世界后,您好像變了許多啊!”與此同時在那房門外,正閉著雙眸的路西法不禁喃喃說道。

另一邊,沐浴在那月光之下,真奧整個人正處于一種極度放松的狀態,畢竟相比起炙熱的太陽而言,他更喜歡那陰柔的月光:這對自己的魔力恢復有很大的幫助。

不一會,來到一間雜貨店門口,他這才緩緩停下腳步,然后在用眼睛觀察了一番那醒目的“弗拉爾”三個字后便徑直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尊敬的客人,這里是弗拉爾雜貨店,請問有什么是能夠為您效勞的嗎?”

剛進門,聽著那略顯稚嫩的話音,真奧那原本舒展開來的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他能夠感覺到這屋內的主人并非之前的那位魔族老者。

“我需要大量的恢復藥劑、一些融合精粹以及高等魔法卷軸,這些你有嗎?”也不驚訝,真奧隨后走到那破舊的沙發旁坐下,然后目光掃視著屋內的四周。

老實說,當初他和路西法來買眼罩時也算匆忙,所以沒能夠看清整個雜貨店的布局也實屬正常:還是老樣子,給人一種久遠的荒古感...

“治療藥劑和融合精粹倒是有,只不過對于客人您所說的高等魔法卷軸,我猜整個弗拉斐斯城應該也找不出幾個吧?”

定睛一看,說話的是一個正在低頭擦拭著玻璃瓶的年輕人,從他的身上真奧無法感受到任何威脅,總而言之,他很普通,但就是這份異于常人的普通往往令人心疑。

“我知道,但是我之所以會敢和你提出這樣的要求,你應該也能夠明白吧?”用手玩弄著座位旁的黃金雕像,真奧接著補充道:“我只喜歡和聰明人談話,你覺得...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嗎?”

聽到這,那正在擦拭玻璃瓶的動作也戛然而止,于是那人緩緩抬起頭來看著真奧,這也才能夠讓真奧有機會看清對方的長相。

他是一個大約二十歲的年輕人,皮膚有些黝黑,但是卻擁有一身健碩的肌肉,特別是那雙眼睛更是猶如獵鷹一般,讓人不敢與之直視。

“抱歉,是我失禮了,您所需要的這些東西能夠明早準備好,您到時可以來取...”打量了眼前的真奧一番,當他發現真奧所戴著的眼罩時明顯愣了一下。

他當然記得這幅眼罩,而且更記得這幅眼罩是被一個怎樣變態的怪物所奪走的...

“好的,那么打擾了...”玩弄味十足地笑了笑,真奧隨即站起身來并拍了拍自己衣袖上的灰塵,看上去有些不高興:“記得告訴你的主人,我很討厭被別人監視著。”

“如果他打算像這樣一直持續下去,那么我可不敢保證那天死亡將會降臨到他的頭頂...哪怕殺了他沒有任何意義,但我依舊會這樣做,明白嗎?”

說完,還未等那年輕人反應過來,真奧的身軀便消失在了原地,只有門檐處的風鈴在微微作響...

“他就是主人所說的那魔族強者嗎?呵,沒想到這么年輕,還以為會是個成年人呢!不過也是啊!現在的怪物...真是越來越多了...”

嘴唇微微翕動,沒有人發現此時在他那眼眸中閃過一道紅光,而他整個人的氣質也在瞬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真奧重新回到自己的旅社時,才發現已經到午夜時分了,窗外的夜景很美,但是他卻沒有心情欣賞。

“路西法,我們徘徊于黑暗與光明之間,難道不是嗎?”看著那天空中的皓月,真奧的眼眸中卻忽然映射出了一副別樣的畫面。

那是一副君臨天下的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