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耀在整片大地上,平日里繁鬧的弗拉斐斯城這也才剛剛蘇醒...

“嗚...”揉了揉眼睛,只見一個銀發的少女正睜著惺忪的睡眼緩緩醒來,此時陽光撲撒在她的發絲上,無疑使得她更加迷人,有一種冰山美人的既視感。

“昨晚休息的還好嗎?”另一邊,正站在窗戶前眺望著遠方的真奧見狀,于是頭也不回地問道,好像在他看來這清晨的太陽更加能夠吸引自己的目光。

“你...昨晚究竟對我做了什么?”一聽這話,那還準備伸伸懶腰來放松身體的銀也不禁臉色一沉,一雙美目中更是充滿了警惕。

此刻她的第一反應其實和很多女孩子的情況一樣,那便是心中暗暗一緊:我該不會被這家伙給那啥了吧?哇!將來嫁不出去了...

當然,這無疑是開玩笑,她擺出這么驚訝的表情,無非就是沒想到睜開眼睛的第一眼并非看到晨光,而是先看到了站在自己床邊的真奧...

畢竟她清楚自己身為刺客的感知能力,從來沒有人能夠悄無聲息地靠近身邊,可如今自己竟然絲毫沒有感知到真奧的存在!

雖然她清楚真奧的實力很可怕,哪怕對方沒有施展過任何魔法,但是自己依舊能夠感知到他那份潛藏在心底的深不可測...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你累了,需要休息了而已...放心,我又不是像那些人一樣成天被肉欲所支配,老實說,我對你的身體沒興趣。”

聳了聳肩,真奧隨即拿起一旁放在桌子上的面包并遞給正坐在床上的銀,補充道:“快吃吧,不然以你現在這幅身體可去不了學院...”

說完,房間那扇木門也與之被打開,而此時站在門外的赫然便是和往常一臉冷漠的路西法,只不過他現在手里正端著一盤不知為何物的東西。

“殿下,您需要的東西我帶來了,只不過出了些意外,部分獸核還沒來得及奪取就被它一起自爆了...”

話語間,銀這才發現路西法手中端著的是一盤亮晶晶的水晶,而那水晶表面所散發的光澤絕不是一般寶石能夠具有的。

很顯然,雖然自己沒有親眼見過,但是這水晶很有可能就是傳聞中冒險家所說的獸核,要知道,那可是一種凝聚神秘力量的存在。

“無所謂,總之能夠拿到主要的部分就行了,至于其他的獸核倒也可有可無,只是沒想到這家伙竟然還真的有膽量自爆...”

邊說,真奧竟還邊用手將那一顆直徑約為三厘米的塊狀水晶拿起,好像在用目光打量其中涌動著的暗紅色流光:那是靈魂之火的光芒!

“這是鐵甲赤龍的獸核,對吧?”與此同時,原本一旁默默聽著一切的銀也將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掀開,然后便下了床,解釋道:“我當初在拍賣場見過這東西,價值很高。”

“當時是由永夜君王來拍賣這個東西,我記得好像還吸引了很多貴族去競爭,最后被別人用一千金幣買走了...”

的確,銀單單感受著那水晶中所涌動的能量波動就可以知道,這所謂的獸核絕對不是一般魔獸所能擁有的,因為這是來自于熔巖深處的氣息。

“沒錯,你很聰明,這的確是鐵甲赤龍的獸核,而且還是最主要的內核,其中蘊藏的力量你絕對無法想象...”

小心翼翼地將那暗紅色的獸核放在桌子上,然后幾乎就在幾秒鐘的時間內,那桌面便被灼燒出了一個大洞,乍一眼看上去十分詭異。

“鐵甲赤龍本身的魔法屬性為火屬性,所以天生擁有很強的攻擊力和防御力,以至于連它體內的內核就算被取出也能夠產生共鳴...”

聽到這,那正觀察著真奧和路西法的銀不免暗暗吃了一驚,畢竟鐵甲赤龍在冒險家口中可是極其危險的存在,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的家伙。

可如今這來自于熔巖深處的魔物卻在他們口中被如此輕描淡寫地形容了出來,又怎么會不讓人覺得驚訝呢?

“那么你們殺死它并取走它的內核是為了什么?”看著路西法重新將內核放在銀器之中,銀于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畢竟她可不覺得這東西是誰能夠承受住的。

先不說在場的眾人沒有誰是火系魔法師,更何況就算有,但如果想要融合這躁動的能量波動怕是也只會落得欲火焚身的下場吧!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總之你現在先和我去趟地方,然后接下來按照我的要求做即可...”將那獸核放在銀器中裝好,真奧隨即便已經來到了銀的身前。

“你身體情況已經比之前好多了,只不過還需要休養,不然的話你將會死的很慘,知道了嗎?實話告訴你,你體內有股力量在蠶食你的生命力...”

打量了她的臉頰一番,真奧嘴唇翕動喃喃道,別說,他現在這幅關心別人的模樣倒還真是十分少見,不然若是放在以前...他這么好心地對待你,只有可能是接下來打算殺死你!

“我的身體?”輕輕捏了捏拳頭,當銀發現自己隨身攜帶的匕首竟然沒在時先是一驚,不過與之她也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自己原本那種極度躁動的情緒竟然被壓制了...

“很多東西不是你該問的,總之記住,從現在起殿下就是你的主人,你需要完全無條件地服從他,哪怕舍棄生命!”

別說,其實路西法每次說話的態度總是這樣,不可避免地讓人覺得他十分的冷漠與無情,但是銀心中明白,為了自己的目的,她別無選擇。

況且銀也相信如今自己做出這樣的選擇并不會錯,要知道如今的屈服與隱忍,無非就是為了將來能夠有資格見到那個家伙!

“走吧!我們也該去做自己的事了,至于路西法你...我想你應該知道我需要什么,所以放手去做吧!記住,我們的身份和準則!”

說完,看著真奧帶著那一臉平靜的銀離開了房間,一旁的路西法不免微微鞠躬算是恭送真奧離開,此時沒人注意到他那嘴角的詭異笑容。

另一邊,走了片刻,來到那還算熟悉的弗拉爾雜貨店門前,真奧的步伐這才緩緩停止:“你待會進去之后,別說話即可,保持你的警惕與冷漠!”

說完,他便帶著那一臉疑惑的銀走了進去,而自打踏入雜貨店的門欄那刻起,銀便忽然明白了真奧所說這番話的原因:在這里,自己的力量或許根本微不足道...

“歡迎光臨弗拉爾雜貨店,請問有什么是能夠為您效勞的嗎?”

另一邊,只見那正在擦拭著雕像的年輕人聽到開門的風鈴聲后也只是漫不經心地說道,自始至終根本沒有打算歡迎顧客的意思。

“我需要的東西準備好了嗎?”看著對方的態度,真奧倒也不惱,只是帶著銀走到了沙發旁坐下,隱約可見他的手指正十分富有節奏感地敲擊著柜臺桌面。

“呵,原來是您啊!”話音剛落,那原本正擦拭著雕像的年輕人也將手上的動作停止并轉身拿出一個玉盒以及類似卷軸的東西。

“這是您所需要的恢復藥劑、融合精粹以及高等魔法卷軸,一共需要五百金幣,您確認一下,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您現在就可以拿走。”

確實,如果光論恢復藥劑以及融合精粹而言或許的確不算太貴,但如今再加上一卷高級魔法卷軸的話,那么對于這個價格真奧倒也還能夠接受。

況且他清楚,這些東西如果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么將會發揮它們的最大價值:它們將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我想這個應該能夠支付你所需要的金幣,而至于這些,我就拿走了,我還可以告訴你我接下來需要的東西,希望你可以一起準備好,三天后我會來取走。”

下一秒,從之前路西法之前所帶來的三枚獸核中取出一顆,只見真奧隨手一揮便將它扔給了對方,同時也將那玉盒以及卷軸掌握在手中。

“冰牙獸的牙齒、靈魂精魄,這兩樣東西我需要在三天后看到,至于如何獲得那是你們的事,我想你們應該有辦法,對嗎?”

不得不說,真奧此時的語氣可謂十分強硬,倒不像是在請求別人,而是在威脅別人!

而對于那年輕人而言,當他從真奧手中接過那獸核的那秒開始,他就已經陷入了一種震驚之中:這...是鐵甲赤龍的獸核!

“我需要更多的時間,您應該也知道冰牙獸的狩獵難度,就算有冒險家愿意去狩獵,恐怕也不會愿意把自己拿命換來的東西賣給我們吧!”

的確,他所說的這一番話并非空穴來風的無稽之談,畢竟冰牙獸在冒險家眼中的危險程度雖然不算太高,但也絕不談得上低。

在幾年前,那時還沒有像毒怪龍以及冰脈龍族這類恐怖的生物占領極北荒原,冰牙龍幾乎便成為了很多冒險家的噩夢:它的絕對零度,無人可以生還!

雖然每年的賞金任務數不勝數,甚至賞金足以吊人胃口,但是奇怪的是,如今凡是經過極北荒原的任務卻全都無人敢接,因為他們都明白那里的危險性。

不過俗話說得好,高風險也能換得高回報,所以實際上冰牙獸本身的寶貝也是極其誘人的,當然前提是...你要能活著回來!

“我想以你主人的實力,應該還犯不著請冒險家吧?”拿起一旁的一根魔法權杖玩弄起來,真奧絲毫不打算妥協地繼續說道:“總之,我需要的東西已經告訴你們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

“對了,忘記告訴你了,現在冰牙獸正處于發情期,所以本身的脾氣可是十分暴躁的,我可不希望你們誰會死在它的冰牙之下。”

說完,只見真奧便拿著所有東西和銀朝著門口走去,定睛一看,此時那年輕人的表情顯得有些凝重,甚至能夠看到那胳膊上暴起的青筋。

確實,真奧所提出的要求十分苛刻,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這只是想讓自己這邊做出無謂的犧牲罷了...

“該死,等主人那邊的事情完成之后,我看究竟是你更加美味,還是你的尸體更加美味!”

然而就在這時,那剛剛離開弗拉爾雜貨店的真奧卻聳了聳肩,目光看著依塔納魔法學院的方向,說道:“你看出了什么?”

“虛偽,隱忍,憤怒以及渴望殺戮的欲望!”依舊保持著那份淡然,銀看著真奧將所有東西收入一個戒指中,隨后接著補充道:“他想殺了我們,對嗎?”

老實說,其實銀從一開始踏入雜貨店的那刻起就一直在觀察著里面的一切,包括對方的表情以及潛藏在心底的怨念。

“沒想到你的感知能力還算不錯,只是很可惜,你說漏了一點...”將那血紅色的戒指重新戴在手指上,真奧隨手便將一瓶恢復藥劑遞給銀,好像早就準備好了一般。

“他更多的是畏懼以及興奮,他畏懼著我的力量,但同時也在幻想著如何將我們吞噬,因為那樣的話他會覺得自己很滿足,這就是血族的為人準則。”

話語間,街道上的氣氛也開始熱鬧了起來,大大小小的店鋪此時都擺滿了商品來試圖吸引路人的眼球,不時傳來遠方的吆喝聲。

“血族?你的意思...他是血族的人?”跟隨著真奧的步伐朝著那不遠處的依塔納學院走去,銀不禁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問道,畢竟對于血族而言,她有深刻的印象。

老實說,自從她跟隨了路西法之后,她好像就已經開始對力量這個概念產生了模糊的感覺,她甚至在懷疑自己究竟存不存在力量,或許,自己本身就十分弱小?

曾經,她以永夜君王為力量的評定準則,認為像他那樣的人物才配擁有力量,可現在看來,真奧貌似更加深不可測。

“這個世界遠比你所想象的復雜,雖然我不知道你以前生活在一個怎樣的環境中,但是記住既然選擇了跟隨我,那么就得學會改變!”

看著那握著恢復藥劑發呆的銀,真奧隨即緩緩從一旁的枯樹上取下最后的一片樹葉,笑道:“我要給予你的便是...死亡的力量!”

須臾間,只見那樹葉表面便開始漸漸凝聚出類似于晶體的結晶,幾乎就在轉眼間,那原本快要枯萎的朽葉竟化為了一件藝術品。

“你知道嗎?生命在凋零的那刻才是最為美麗的,而我所擁有的便是能夠將這份美麗定格的力量,同時,我也能夠讓別人的生命提前凋零...”

說完,他便用手指輕輕一碰,那水晶樹葉表面便開始龜裂,然后一陣清風吹過,化為塵埃...

“你...不是人類,對嗎?”見此情形,那根本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么的銀不免咽了咽口水,這一刻,她發現真奧渾身充滿了謎團。

“誰知道呢?”聽到這么一番話,真奧竟做出了一臉無所謂的表情,隨即便繼續邁開步伐,獨留給身后的銀一個明知道答案但卻不愿承認的謎團。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重新站在那依塔納學院的門口,真奧的神情不免有些凝重,“這就是你接下來生活的地方,在這里,你能夠學到很多東西。”

“這里是...魔法學院?”聽聞此言,那正站在他身后的銀也趕忙打量了一番這裝飾輝煌的學院,不過當她看到那刺繡著帝國標志的制服后便瞬間明白了一切。

魔法學院,這對于她來說是個很朦朧的東西,甚至是認為此生根本不會接觸的領域,可如今看來,好像并非那么遙不可及。

“怎么說呢?至少在我獲得想要的成果之前,我們還需要待在這里,因為那樣既可以掩蓋你的身份,也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庇護所。”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卻突然朝著這邊跑來,雖然真奧沒有扭頭去看,但也能夠感知到對方的存在。

“你...是真奧導師對吧?可算等到你來了,你知不知道,身為導師,你至少得比學員提前半小時進入學院!”

果不其然,來者是個真奧熟悉的家伙,就憑對方那副傲慢的口氣以及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的外貌就能夠看出,她是菲尼婭!

“我想想...你是...菲尼婭?”另一邊,看著那正站在自己身前喘著氣的菲尼婭,真奧竟做出一副遲疑的模樣,好像在說:我...見過你嗎?

“請你記住,我的名字是菲尼婭·托思雅閣,而且現在請你前往院長辦公室,不容等待!她...正在等著你。”

別說,菲尼婭生氣的模樣其實還蠻可愛的,當然,如果她那動不動就喜歡發怒的性格能夠改改,真奧或許會對她更加感興趣。

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當來到這個世界后他便將研究人類這一種族定為了自己需要完成的任務,在他看來,人類本身還有許多可以發掘的東西...

“哦?那家伙嗎?”眉頭微微一皺,真奧好像在思考著什么,隨即在楞了片刻之后,于是頭也不回地便帶著銀走進了學院。

“喂...你知不知道院長辦公室在哪啊!”可當菲尼婭意識到這點時,真奧他們已經走遠了,至于究竟有沒有聽到自己的話,她不得而知。

然而菲尼婭躊躇不決時,那行走在一片花園中的真奧卻保持著一臉的淡定,好像在和銀散步一般,一前一后,距離卻始終未變。

下一秒,只見他突然停下腳步,然后喃喃道:“我說...你也該出來了吧?我很討厭被別人跟蹤的哦!那樣會讓我很厭煩...”

果不其然,當他剛剛說完這一番話時,不遠處的一片花瓣便微微一顫,隨即在真奧和銀的注視下,一個穿著睡衣的小女孩正單腳站在上面,貌似還整個人搖搖欲墜的樣子。

“哎呀,你的反應力還是這么厲害呀!原本人家還想和你玩玩捉迷藏的呢!沒意思,人家可要生氣啦!”

輕輕一躍從那花瓣上跳下,只見那正穿著粉色睡衣且扎著雙馬尾的莉爾朝著真奧吐了吐粉嫩的小舌頭,可以說是相當可愛了。

“你找我什么事?”可就算這樣,真奧卻依舊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淡定模樣,甚至連目光都沒有看向身前的莉爾,而是看向了那徘徊在花瓣上空的蜜蜂身上。

“嗚嗚,這種問題你怎么還問我呀!”聽到這,莉爾不禁一蹦一跳地來到真奧身前,然后伸著胳膊不停地揮動著:“我說,你說話的時候能不能看著我啊!這樣很沒禮貌哎!”

“況且你自己做的事,我想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吧?”見真奧依舊沒打算看自己的意思,莉爾不免嘟了嘟嘴,然后轉身一躍便來到了那樹梢間坐著,順帶露著光溜溜的小腳丫。

“你說烏迪謝爾嗎?”見莉爾將話指明,真奧倒也沒有顯出如何驚訝的神情,只是緩緩蹲下身子,然后伸手折斷了一支花蕊并靜靜地欣賞著。

在兩個人對話的期間,真奧身后的銀則始終保持著沉默,因為她雖然并不清楚真奧和這長相極其可愛的小蘿莉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是她隱隱能夠感覺到現在不是自己能夠插嘴的時候。

“是呀!他是我學院的掛名導師后,雖然根本不教學員任何東西,甚至連人影都看不到多少次,但是至少每月還是從我這拿金幣的哦!”

不得不說,莉爾整個人給真奧的印象其實就是這樣:永遠保持那調皮且活躍的語氣,貌似想創造一種天真無邪的形象,但是實則卻是個真正恐怖的角色。

真奧不敢確定,如果現在自己爆發全力和她一搏,究竟是自己會率先倒下,還是她呢?

“哦,這樣啊!”用手將那花瓣輕輕摘下,真奧隨即用嘴巴輕輕吹著那花蕊上沾染的粉末,就如同一個玩心未減的少年在自娛自樂一般。

“那么你現在來找我的原因,是想和我討一說法嘍?畢竟我把他...差點殺死了啊!對于這件事,你應該不會打算視而不見吧?”

聽到這,那呆呆站在原地的銀不免心一緊,畢竟能夠將一場血債說的如此輕松的場面,恐怕也就只有真奧這種怪物了。

“是呀!你把他差點殺死了,既然烏迪謝爾是我的附屬,那么我肯定不能裝作沒看到的樣子呀!而且...你也是我是附屬,難道不是嗎?真奧導師!”

別說,當莉爾說出這么一番話時,銀已經能夠明顯感覺到她體內的力量波動了,同時銀也突然反應過來一件事:她...很強!

的確,銀無法想象一個看似才七、八歲的女孩竟然能夠擁有幾乎和真奧一樣強大的元素波動,這根本顛覆了她的世界觀。

“我說了,我加入這所謂的依塔納魔法學院其實就是個意外,不然如今既然已經來了,那么我自然不會輕易改變自己的決定。”

“況且在這里,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人啊!”緩緩站起身來并將那手中僅剩的一片花瓣朝著空中扔去,真奧目光終于放在了那放肆擺動著雙腳的莉爾身上。

“那么你現在的打算是什么?為了自己的下屬,和我在這里決斗嗎?如果你不可惜你這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花園話,我不介意毀了它!”

就在這么只言片語間,已經能夠明顯嗅到那空氣中的火藥味了,那站在一旁的銀絲毫不懷疑的是,他們兩個可能會在片刻內毀滅這個學院。

因為他們雙方都擁有這份駭人的力量,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別的先不談,就光光一點就足以讓她害怕:要知道真奧這個瘋子敢這么做!

“這個花園還是蠻美麗的呀!你看看,這些辛辛苦苦培育出來的鮮花要是就這么被毀滅了,難道你的內心不會痛嗎?哼!”

“而且殺了你雖然可以節省我一個月的開支,但是重新修復這一片區域又得浪費我的金幣呀!你不知道,人家可是很窮的喲!”

聽著莉爾那嬌滴滴的聲音,恐怕一般人早就心軟了,真奧甚至懷疑會有一些變態甘心被這樣的小蘿莉給殺死來尋求快感吧!

“那么你的打算呢?”活動著自己的雙臂并發出咔咔作響的聲音,真奧一臉平靜地問道,此時的銀在這里,其實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并不想和莉爾發生沖突。

如果當真打起來,別的不說,恐怕死傷數量就足以讓整個帝國驚動,再者,莉爾和真奧目前都不敢確定的是自己究竟能否戰勝對方...

“當然是和解嘍!畢竟你也是我依塔納學院的導師嘛!所以這件事我就當做是導師之間的決斗嘍,只不過我不允許發生下次了呢!那樣我可能真的會出手的喲!”

說完,只見莉爾便光著那小腳丫從樹梢間一躍而下,不過當她的雙腳快要接觸到地面的碎石時卻又突然滯空。

不得不說,就單單憑著這份對魔法的掌控力就足以讓一旁的銀心生佩服,最主要的是,她的年齡好像和自己差不多...

“我清楚你的實力,你并非在意我是什么學院導師對吧?”見莉爾表態,真奧心中那懸石也算是放下了,于是他接著說道:“況且我既然對于你們來說是個威脅,你總不可能放任不管吧?”

的確,真奧也不是一個傻子,既然自己當初能夠打敗烏迪謝爾,那么就證明莉爾并不會不在意自己這個存在,特別是...自己能對她產生生命上的威脅!

“嘿嘿,被你猜對啦!你對于我而言是個恐怖的存在,我就算不為自己的安全著想,也總得為學院的學員們著想吧!”

“我可不想那天等人家舒舒服服地剛從床上醒來,才一到這學院一看,竟然全部都是尸體的場面呦!我可以偷偷告訴你,我很怕血的哦!”

另一邊,聽著莉爾那發顫的聲音再看著她那逼真的面部表情,要不是真奧清楚她這家伙的實力,恐怕還真的會被她騙上一手...

“所以說呢?你和我說了這么久,無非就是希望和我達成契約或者協議對吧?”目光瞟了眼身后的銀,真奧接著補充道。

“嗯,我希望你能夠和我達成一項協議,那么便是我繼續讓你待在這依塔納學院,但是有一點,你要保證不會做出任何對學院不利的事情...”

“我知道,以你的實力完全可以去更多的領域發展,而既然如今你會選擇來我這,恐怕也是看上了我這塊能夠為你掩蓋身份的擋箭牌吧!”

只言片語之間,天空中的陽光竟也顯得暗淡了許多,依稀可見遠處飄來的幾朵烏云,看來用不了多久就要下雨了。

“我只能保證不會做出任何傷害這里人的事情,至于究竟會不會做出對學院不利的事情,我想這個應該不在我的接受范圍!”

此言一出,那正站在真奧身前的莉爾也不由得睜著那水靈靈的大眼睛凝視著真奧,然后冷聲說道:“你的意思...是打算威脅我嘍!”

“抱歉,我想你理解錯了我的意思,畢竟你我都不是先知,總不可能遇見到將來的變動吧?萬一有人威脅到我的生命,抓住我的命脈并讓我毀滅這個學院,你覺得我會怎么做?”

“沒錯,我會毀了它,因為人類本身就是一種自私的生物,為了生存下去,每個人都會舍棄不必要的東西,而很可惜,我就是這樣的一類人!”

說完,真奧也不理會那擋在自己身前的莉爾,隨即便邁開腳步朝著那教學樓的方向走去,似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于是補充道:“對了,這是...我的妹妹,希望她接下來也能夠進入這依塔納學院,我想你應該沒意見吧?”

一聽這話,那原本還愣在原地思考著真奧之前所說的一番話究竟有什么別樣含義的莉爾不免回過神來,然后打量了從身旁經過的銀一眼,一臉的好奇。

“你竟然還有妹妹?真是不可思議呀!我還以為像你這樣的怪物都是獨自一人呢!那么照這樣看,我這又來了一個怪物嘍?”

邊說,只見在莉爾的身前緩緩浮現出一個魔法術式,看上去十分的絢麗,而真奧就算不回頭也能夠感知到,這是一個高階的傳送魔法。

“隨便你怎么認為,總之既然協議已經達成,那么希望你和我都好好遵守吧!不然的話,我想對我們雙方都沒有好處,至于代價...我會索取得很多!”

說完,看著真奧帶著銀緩緩離去,莉爾這才無奈地搖了搖頭,嘴唇翕動,然后自言自語道:“我怎么會遇上這樣的怪物呢?哼,簡直就是蠻不講理!”

“要不是因為那件事,我才不會讓你活著離開呢!”用手玩弄著自己的長發,只見莉爾打了個哈欠,看上去十分勞累的模樣,“算啦,睡覺去嘍!”

話音剛落,她便一個起跳進入了那魔法術式之中,隨即在這片花園中便又恢復了平靜,只能嗅到空氣中充斥的花香。

然而真奧和莉爾都沒有想到的是,其實就是從這一刻開始,一切的機緣巧合貌似都開始漸漸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