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什么人?”咽了咽口水,美目中透露著那發自內心的恐懼,菲尼婭接著凝視著銀說道:“潛入依塔納學院的目的是什么?我現在以執行者的身份宣布,你將接受審查!”

“一旦發現你存在威脅依塔納學院安全的行為或是思想,我可以保證,你不可能活著走出這里!這...就是我們執行者的權力!”

話語間,菲尼婭手中那權杖上方懸浮著的水晶的光芒也愈加奪人眼球,仿佛一顆即將炸裂開來的太陽,看樣子她已經將面前的銀視為了敵人。

不過其實這也怪不了她,畢竟恐怕就算是個沒有任何魔法天賦的普通人都可以從此時銀的身上感受到那股黑暗的氣息,更別說身為執行者的她了。

某種程度上可以毫不夸張的說,銀現在整個人的氣息就如同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而至于如果被這黑洞給吞噬其中究竟會發生什么,沒人知曉...“

請你記住,我的名字...銀...”下一秒,只見銀的嘴唇微微翕動,與之在她那緩緩睜開的眼簾下,存在著一雙黯淡無神的眼眸,就來瞳孔都呈現灰白色,看上去根本沒有半點神氣。

“目標...打敗你!”然而還未等一旁的菲尼婭反應過來,只能用肉眼依稀看到一道漆黑的魅影撲向自己,隨后定睛一看,銀便已經消失在了原地,猶如鬼魅一般。

“光之禁輪,禁錮!”見此情形,之前已經吃過一次虧的菲尼婭自然不會放松警惕,準確的說,她對于這可能發生的一切早有準備。

于是伴隨著手中魔法杖的閃爍以及咒語的低吟,一個純金色的光圈便凌空凝聚成型且徑直朝著距離自己不足五米的銀射去。

老實說,其實菲尼婭的內心如今十分震撼,因為她根本不敢想象究竟是怎樣的一股力量能夠讓這個看上去也就十歲的女孩子擁有如此迅捷的速度...

她清楚,就算自己之前的感覺沒有錯誤,銀可能擁有那傳聞中象征著腐朽和凋零的力量,那么也根本不可能達到如此驚人的速度啊!

“嗯?武技?”與此同時,看著銀竟沖著那光圈徑直沖了過去,原本真奧以為是自己一直都高估銀的實力了:或許她只是有幸得到這股力量的眷顧,然而她卻并非能夠承受它的力量?

可隨之當看到銀身體表面所散發的白光后,他那原本略顯失望的情緒就又被提了起來,因為他能夠感知到,這是屬于武技的力量。

武技,那是屬于人類武士的特有能力,其實就有些類似于魔法術式一般擁有著奇特的力量,不過能夠掌握武技的人類可謂是少之甚少,從而也就造就了這種能力的神秘感。

“武技,不動要塞!”果不其然,聽著從銀口中說出的這一番話,一旁正坐在桌子上看好戲的真奧不免欣慰地點了點頭,隱約可見其嘴角微微上揚,仿佛一個打贏了勝仗的軍官一般。

畢竟照如今的情況看來,自己的計劃或許完全可以向更高的層次發展,她的潛力遠遠不止如此...

須臾間,在那薄薄的白光接觸到光圈的同時,只見菲尼婭所釋放的光圈竟然就這么被直接打破了,直至化為淡淡的流光飛逝。

“不動要塞?你是刺客?”另一邊,見自己的禁錮魔法被銀所擊破,菲尼婭明顯也吃了一驚,畢竟只有身為釋放者的她明白自己魔法的強勁之處。

要知道,雖然光之禁輪只是一個普通的三階魔法,甚至可以堪稱是一個實力只要不算太弱的魔法師都能夠應付的雞肋魔法,但是一旦它所出自菲尼婭之手,那么便已經證明了其的與眾不同。

沒錯,此時真奧能夠明顯感覺到這個魔法的階級已經達到了四階有余,“看來是因為這個魔法杖的力量增幅效果嗎?呵,好像更加有趣了啊!”

“銀,職業,刺客!”然而下一刻,在那一道冷厲的話音聲中,真奧的目光便重新被銀所吸引:或許是菲尼婭某種魔法的緣故,此時的她竟然和銀突然拉開了七米之遠,以至于銀根本沒辦法近身。

“難怪...我說怎么從進門那刻起就覺得你的氣息很微弱,感覺你把自己給隱匿了起來,不過既然你身為刺客,那么一切都能夠解釋通了。”

邊說,菲尼婭便將手中的權杖懸浮于自己的身前,然后依稀可見其嘴唇翕動,隱約發現一道金光從那水晶中射出,與之她的眼眸也仿佛鍍上了一層燦金色。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還擁有刺客專屬的武技潛行,對吧?而且在你的身上,應該還擁有能夠大幅度提高自己速度的道具!只不過如果我能夠看穿這一切的行動,那么你...又該怎么辦呢?”

聽到這,那還停留在原地也不敢輕舉妄動的銀不免微微一愣,畢竟她自己得承認,菲尼婭分析的十分到位,甚至堪稱完全正確。

而且最讓她覺得麻煩的一點是,此時菲尼婭的眼眸貌似發生了什么變化,表面凝聚著一層燦金光,總讓人有種看不穿的感覺...

“準備好了嗎?下一次,我可不會讓你輕易地閃開我的利刃!”沉沉地深呼吸一口氣,銀清楚自己可不能不戰而敗,于是目光隨后便緊緊地盯在菲尼婭身上,如同要將她整個人由內到外的看穿一般。

不得不說,乍一眼看上去,此時的銀就好似一只剛剛成年的小獵豹,正小心翼翼地注視著自己的獵物,似乎在等待著最適合殺死獵物的那刻到來。

“我隨時警惕著被你所擊敗,哪怕賭上我托思雅閣的名譽,因為我有那樣的覺悟,同時也懷著隨時將你擊敗的決心,難道不是嗎?”

先是用美目打量了一旁正靜靜觀望著一切的真奧一眼,菲尼婭不免嘆了口氣:的確,她雖然很討厭真奧的處事作風,但從來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和一個擁有黑暗力量的家伙走在一起...

荒的力量?那象征著什么?那可是意味著擁有者完全可以憑借這股力量來奏響死亡的贊歌啊!

可以毫不夸張的說,它是每個人都敬而遠之的力量,無論是對于擁有者又或者對手來說無疑都是如此,因為一旦被其所侵蝕,生命就將走向終結。

“看來還是依舊改不了心中那份善念啊!明明身為刺客,既然都決定了化為死亡的使者,那么就將這份死亡所贈予的力量發揮到淋漓盡致啊!”

看著銀的動作,手指間的動作也隨之緩緩停止,真奧仿佛忽然感知到了什么一般,于是便將目光移向了身后的結界外并看著窗外的樹枝喃喃道:“沒想到你的速度還蠻快的啊!”

“我原本還以為你會在她們倆結束后才會來呢!不過好像我猜錯了啊!真可惜...這場游戲,明明應該只有我一個旁觀者才對!你這樣...有些掃興啊!”

聳了聳肩,真奧看了眼那已經擺好進攻姿勢的銀后,不免微微一笑,算是在某種程度上表示了自己對于銀的認可,隨即便轉身走出了結界,信步朝著那窗外走去。

“真是的,你在人家的地盤上搞破壞,至少也得先和我打聲招呼呀!不然要是不小心弄壞了什么東西,難道是你賠呀?”

果不其然,當真奧從窗戶前一躍而到那樹梢上時,一道熟悉的身影便緩緩浮現在眼前:依舊是那粉色的毛絨睡衣,依舊是那可愛的雙馬尾,真奧不用猜都知道這家伙是莉爾。

“你沒看到我釋放了結界嗎?就算她們在里面打翻天,也總不可能把你這學院給毀了吧?再說了,我可沒那么多錢來賠你的維修費...”

背倚靠著樹干坐下,真奧正饒有興趣地觀察著戰局,好像根本不打算搭理身旁的莉爾一般,畢竟這家伙可是一個十足的話癆啊!

“哼!你懂什么?菲尼婭可是我們學院的執行者,如果她動起真格來,我怕你的結界都未必能夠承受住,而至于你那可憐的妹妹,怕是也得一起陪葬吧!”

一同看著菲尼婭所釋放的一個三階魔法朝著銀攻去,別說,莉爾的這一番話倒還真有幾分用處,別的先不談,至少她已經成功把真奧的興趣給勾起來了...

“哦?執行者,我怎么覺得她并沒有你說的那么厲害呢?”用手隨便從一旁的樹枝上掰斷一節樹葉,真奧隨即靜靜地凝視著上面的文脈,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還有你所說的那個什么執行者,究竟是個什么東西?很厲害嗎?”頓了頓,瞟了眼身旁那正玩弄著手中蝴蝶的莉爾,真奧眼眸中閃過一道異樣的精光。

確實,既然連莉爾都這么說了,那么或許這菲尼婭的身上的確具有什么超越常人的潛力,至少...暫時她還沒有暴露出來!

“執行者呀!那其實就是人家當時覺得名字好聽,就決定建立的啦!只不過究竟厲不厲害嘛,那得看你自己眼中的厲害究竟是個怎樣的境界!”

“反正至少在我看來,里面的人都是很優秀的哦!超體貼噠,悄悄告訴你,人家每次來不及出席活動的時候,都是他們幫我圓場的呦,嘻嘻!”

聽著她的敘述,再看著她那一臉興奮的模樣,真奧不免嘆了口氣:我怎么會想到問她這樣的問題?簡直愚蠢至極...

“哦,這樣啊!”頷首輕點,真奧便用手將那手中的樹葉捏碎,然后任由其被清風所攜帶離去,“那么你覺得你自己在我眼中,又能達到怎樣的境界呢?”

然而就在這時,空中也不知從何處突然飄來了一塊云彩,而令人感到驚訝的是:那云彩的形狀竟然十分類似于一只眼睛!而這學院,就在云彩的下方!

“你說我呀?”另一邊,透過窗戶看著那教室內的激烈對決,正在半空中忘我擺動著小腳丫的莉爾不免用手指點著紅唇,喃喃道:“我覺得我在你的眼中,應該是個人畜無害的可愛女孩吧!”

“當然,這前提是你我都遵守約定的情況下呦!不然我可不敢保證自己的形象會在你的心中突然反正天翻地覆的改變呢!萬一變成一個大怪物吃了你也有可能哦!”

不得不說,莉爾這家伙的確可怕,僅僅在只言片語間便可以隱隱透露給真奧那威脅之意,同時還可以繼續裝出那副天真無邪的模樣。

說到底,她或許就是屬于那種能夠表面上對你做出癡癡地露著小虎牙的可愛動作,然后下一秒就一招殺死你的人物吧!

“呵,那么倒還真是有趣啊!”目光也僅僅是在莉爾的臉上停留了不超過三秒,真奧隨即便轉過頭來看著天空,然后喃喃道:“其實有時候如果能夠多體驗幾次死亡的感覺,你就會發現它并不恐怖...”

“就像這樣,其實就是那么一瞬間而已,一切都會結束,甚至感受不到痛苦的存在!”

頓了頓,看著從自己身旁樹干上迅速爬過的蜥蜴,只見從真奧的眼眸中頓時攝出一道紅光,與之那蜥蜴便突然停止了動作,然后徑直朝著地面落去。

很顯然,它死去了,而且最為恐怖的是,真奧僅僅是用了一個眼神便殺死了它!

“哎呀,它明明這么可愛,你怎么可以這樣呢?”見狀,其身旁的莉爾倒也并未做出如何吃驚的模樣,就連那嗲嗲的聲音好似都只是在為這蜥蜴感到短暫的默哀罷了。

“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要想在這個殘酷的世界中活下去,那么就必須提升自己的實力,不然...就得坦然面對死亡,接受自己的無能!”

話語間,只聽到耳畔傳來一道清脆的碎裂聲,定睛一看,原來是銀的一把匕首正穩穩地插在窗戶的玻璃上,看樣子她們之間的戰斗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只不過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那玻璃的表面此時竟然開始蔓延開一團漆黑的黑氣,隨即就連周圍的一切都開始被腐蝕、侵蝕...

其實這就是荒的力量,能夠將萬物化為腐朽與破滅的神秘力量,而這一切的秘密以及荒本源的含義,至今無人能夠查明...

“看不出來嘛!你的妹妹...很獨特嘛!”見此情形,莉爾不禁漸漸停下了腳上的動作,然后將注意力停留在那還縈繞著黑氣的匕首上。

“這是荒的力量,對嗎?”隱約可見莉爾隨即將自己的眼睛微微一瞇,猶如一只貓咪打量了匕首片刻后,這才對著身旁一臉淡然的真奧說道:“她...不是你的妹妹!”

“是呀!你的腦袋還不算慢嘛!”聳了聳肩,見真相已經被識破,于是只見真奧索性隨手一揮,那原本插在玻璃上的匕首就仿佛被一股怪力吸引般朝著他直接飛來。

“只不過就算是這樣,你又能拿我怎么辦呢?”須臾間,一把將那匕首握在手心里,真奧貌似絲毫不在意上方的黑氣正侵蝕自己的身體,然后接著說道:“本身...你也藏著很多秘密對吧?”

“我可不相信像你這么聰明的人會甘愿冒著犧牲全部學員的風險來和我爭個上下,難道不是嗎?”將手中的匕首猛地插在樹干上,此時他的眼眸中散發著一種極度的瘋狂。

當莉爾看到他的眸光那刻起,她就已經明白,或許自己引來的將是一個十分危險的存在,甚至能夠威脅到整個帝國...

“你說的沒錯,你的實力很強,況且我也不敢確定你究竟有沒有同黨...”低下腰,雙腳懸浮于這半空之中,只見莉爾正呆呆地凝視著那逐漸呈現灰白的樹葉,就好像一個不問世事的小女孩正好奇地打量著這個世界一般。

“但是請你記住,在這片大陸上,不乏有比你我更加強大的存在哦!”

說完,在莉爾的美目注視下,先前原本一片碧綠的枝葉便在轉瞬間化為了枯枝敗葉,微風吹過,便只剩下那光禿禿的樹干了,她清楚,這棵樹的生命力已經被索取得燈枯油竭了。

“哦?更加強大的存在?”聽到這,真奧這才緩緩將那插在樹干上的匕首拔起,然后右手不停地玩弄著匕首,問道:“還有這種存在嗎?”

“那是當然嘍!”話音剛落,莉爾這小家伙便立馬點了點頭,好像她一直都在等待真奧詢問她這個問題一般,不得不說,這反應算是相當可愛了。

“這個大陸上其實除了三大帝國之外,還分布著很多種族和部落的哦!就我個人了解的情況,至今還未被探索到的種族恐怕就不低于三個...”

“而對于其他的組織嘛!那就更是數不勝數啦!簡直就和天上的星星一樣多哦!”說完,她竟還伸出手來數了數,不過奈何根本數不過來,所以只好嘆了口氣后選擇放棄了。

“算了,浪費我時間...”聽到這,真奧不免掃興地搖了搖頭,不過當他的目光重新鎖定到那教室內的結界中時,早已是一片塵埃彌漫。

“看樣子是結束了啊!”活動了下筋骨,真奧隨后用手抓著那身旁的樹枝并站了起來,接著說道:“真好奇這場游戲的獲勝者是誰...”

下一秒,還未等莉爾追問他口中的游戲究竟是什么,他便幾個跨步從那窗戶外躍了進去,同時手心輕輕一捏,那之前所釋放的暗紫色結界流光便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那么讓我看看,這游戲的獲勝者是誰呢?”等那灰塵散去,真奧這才緩緩朝著那不遠處依稀可見的兩道身影走去。

別說,這么遠遠地看上去,她們兩人的身影當真就如同兩只伺機而動的野獸一般,要不是真奧知道事情的原委,恐怕還真的可能會將她們當做入侵魔獸來處理了。

“呵,只有還沒有倒下,就不算失敗吧!抱歉,我還沒有輸,怕是要讓你失望了啊!”

走近身前,看著那一臉平靜的真奧,正用手中權杖釋放著魔法來試圖回復自己傷勢的菲尼婭不禁冷聲說道。

此時定睛一看,她整個人的狀態可以說是相當不妙:頭發凌亂,面色蒼白,隱約可以看見她那用右手捂著的左臂下正流淌著一股股漆黑的血液,看上去十分詭異。

“失敗雖說沒有失敗,但是如果這樣繼續打下去,你恐怕會死哦!”用手撓了撓自己的頭發,真奧扭頭看了眼一旁那同樣傷勢不輕的銀,于是接著說道:“當然,銀也不例外...”

“況且難道你自己沒有發現,你的身體已經無法支撐你繼續行動下去了嗎?”慢慢蹲下身子,此時的真奧與菲尼婭的距離十分貼近,甚至不超過十厘米。

老實說,真奧自己得承認,其實在他自己俯身蹲下去的那一刻,好像依稀看到了什么不該看的東西...怎么說呢?粉色!

“這不用你擔心,我的生命由我自己來決定,況且...身為托思雅閣的我,決定不允許失敗!”可就算這樣,菲尼婭卻依舊選擇維護自己的尊嚴,不禁讓真奧懷疑這家伙究竟存不存在判斷力這種東西。

不過好像這就是人類的一種本性吧!無數的人為了自己的欲望和所謂的尊嚴,大多時候會選擇換一條全新的道路,直至走向死亡的峽谷...

“好吧!那么既然你這么一意孤行的話,接下來...就看你究竟能不能挺住嘍!”瞟了眼菲尼婭的胳膊,真奧然后只好緩緩站起身來并朝著一旁的銀走去。

“對了,你應該清楚荒的力量吧?”突然,真奧的步伐卻又緩緩停住,然而當他重新轉過頭來時,眼眸中不再存有哪怕一絲憐憫!

“在接下來的三十分鐘內,你的胳膊將會開始腐爛,然后荒的氣息便會逐漸蔓延到你的全身,到時候...你的生命將會走向枯萎!”

說完,真奧便重新邁開步伐,似乎根本不在意那傻楞在原地的菲尼婭,而隨與之他來到銀的身前蹲下,其實銀的狀態也未必比菲尼婭好上多少,如今雙方都可以說是接近身體極限了。

“辛苦了,接下來,好好休息一會吧!”看著銀那已經發白并且開裂的嘴唇微微顫動,真奧自然明白她究竟想對自己說些什么,于是趕忙制止到。

況且今天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準確的說,甚至超出了原本的期望,所以總的來說,接下來的事情倒也并不需要銀的出場了。

“抱歉,我沒有能夠打敗她,她...的確很強...”然而下一秒,還未等銀說完,伴隨著真奧那不知為何含義的目光注視下,她便緩緩沉睡過去。

“是啊!她,的確很強...”見狀,真奧的臉上竟流露出了十分罕見的微笑,只不過這微笑中明顯包含了許多其他東西:但是...你更強啊!

可就在這時,他身后卻突然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話音聲,不用多想就知道,肯定又是莉爾那家伙來搗亂了。

“喂,你好好看看這邊啊!”果不其然,此時站在菲尼婭身旁并沖著真奧叉腰指責的正是莉爾,只不過現在的她竟換上了一套寬松的法袍,看樣子應該是在剛才那么短暫的時間內使用了空間魔法回去重新打扮了一下吧!

“你再慢點的話,我的學員可就要被你的妹妹給殺死了哦!要是真的這樣的話,我可不敢保證我不會讓你妹妹去冥域陪小菲尼婭哦!”

聽到這,再看著那一臉焦急的莉爾,真奧也只好緩緩站起身來并朝著她們走去,“這是荒的力量,我想你不會不知道吧?既然已經被侵蝕了,那么我也無能為力啊!”

“況且你那尊貴的學員好像并不想讓我救她的樣子哦!”頓了頓,似乎也感受到了菲尼婭那充滿著怨念的眼神,于是真奧還不忘冷嘲熱諷一番。

其實他說的倒也確實是事實,畢竟古往今來,又有多少人能夠在荒的力量下活下來的?

“莉爾院長,您不用請求如此卑鄙下流的家伙,就算是我死了,也絕對不會向這樣的家伙低頭,我菲尼婭決定不可能向他這樣的家伙哀求救濟,哪怕舍棄生命!”

可話音剛落,伴隨著一道沉悶的聲響,只見前一秒原本還義憤填膺的菲尼婭便徑直倒在了地面上,看上去就如同突然死亡了一般:雖然這幅昏迷的樣子,也蠻可愛的...

“趕緊的,這樣的話速度也能夠快點,我可不信你對荒的力量沒有辦法,不然你又怎么敢讓她們倆決斗呢!”

聽到這,看著那被莉爾用手臂費力支撐著的菲尼婭,真奧不免微微一笑,然后俯下身子貼近她的嬌軀,一臉的好奇。

“喂,你干嘛呢?你可別想著能夠借助這個機會來褻瀆小菲尼婭啊!我可警告你,如果你這么做的話,明天...不對,今天你就不可能走出這個學院!”

聽聞此言,真奧不免用手指彈了下莉爾的額頭,頓時讓莉爾發出一道尖叫聲,然后這才解釋道:“我至少得先知道荒的本源在哪啊!不然怎么救?死馬當作活馬醫啊!”

“而且告訴你個不好的消息,她體內的荒已經開始朝著心臟位置蔓延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大概也就十多分鐘的時間,她的心臟將會被侵蝕!”

邊說,真奧還邊用手將菲尼婭的衣角給拉開,隨后便在這大庭廣眾之下露出了菲尼婭的潔白香肩,“看到了嗎?她的時間,可不多了哦!”

隱約可見菲尼婭的肩部上有一塊塊的類似于淤青的東西,但只有莉爾和真奧清楚,這可是荒的作用!

“那么你想怎么樣?你的意思...是打算威脅我嘍,我告訴你,就算我莉爾餓死,被別人所拋棄,我也絕對不會求你的!無恥,變態!”

說完,看著那還未發育完全的小胸脯正劇烈地起伏著,真奧臉上也絲毫沒有流露出半點怒色,而是淡淡地說道:“那么...就讓她和死神去約會吧!”

話音剛落,真奧也算是相當有個性了,竟然直接站起身來轉身就走,大有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既視感。

“你...好吧!算是我求你,快點救救小菲尼婭吧!不然我擔心她真的堅持不住了...”與此同時,看著從菲尼婭嘴角涌出的鮮血,以她性命為重的莉爾也只好選擇了屈服。

老實說,此時的她要不是擔心自己的力量會影響到菲尼婭的身體,不然恐怕真的會拉拉袖子就走上前去用小拳拳錘真奧胸口了。

“呵,這還差不多...”步伐緩緩停下,真奧扭頭的那一刻,莉爾所看到的是一張極其陰險的外貌以及那極度欠揍的表情。

“讓開,你這樣扶著她,我還怎么幫她把荒的氣息給清除?”用手指了指一旁的位置,等莉爾嘟著小嘴離開菲尼婭身旁后,真奧這才重新蹲在了菲尼婭身旁。

“呵,沒想到支撐你的,并非天賦啊!”定睛一看,似乎在菲尼婭的身上看到了什么東西,于是真奧不由得自言自語道,看上去仿佛是個瘋子一般。

“對了,她怎么會擁有這樣的力量?按照正常來說,不是應該早就死了嗎?”另一邊來到昏迷過去的銀的身旁,莉爾不禁蹲下身去并伸出手指來戳了戳銀的臉蛋:這手感...真棒!

“可能是體質問題吧!”那邊說著,這邊也絲毫不含糊,只見真奧將菲尼婭的肩部用手按住,然后身軀緩緩俯下身去,便和菲尼婭拉到了一個十分貼近的距離。

這一刻,真奧輕輕用鼻子一嗅甚至都可以聞到那股醉人的幽香...

“沒辦法了...現在好像也只能這樣了...你可別怪我啊!誰叫你之前這么磨磨蹭蹭的...”

自言自語著,下一刻竟然就這么發生了一副讓莉爾十分震驚的畫面:真奧...竟然一口咬在了菲尼婭的香肩上,隱約可見菲尼婭那微微皺起的眉頭以及股股黑氣從其體內涌出。

“能夠救她的方法其實就只有一個,那便是將她體內的荒的力量轉移到別人的體內...”頓了頓,等所有黑氣都涌入自己體內后,真奧這才緩緩從菲尼婭的身上挪開。

“而我,則可以成為這股力量新的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