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您的力量嗎?”當眼前耀眼的光芒散去,此刻正躲在路西法身后的馬爾西尼這才敢緩緩睜開雙眼,但奈何眼前的景象未免有些讓他大驚失色。

放眼望去,整片扭曲叢林此時竟只剩下了大約一半的面積,而在那叢林的中央位置赫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凹洞,周圍燃燒著焰火,看樣子應該是剛才路西法所為的緣故。

“真正的力量...那將是能夠毀滅世界的源泉...只不過很可惜,那份力量我尚未觸及,因為它掌握在更有資格的人手里...”

話音剛落,還未等馬爾西尼反應過來,只見他身旁的路西法也不多說什么,竟然就這么直接從樹枝上跳了下去,似乎絲毫不擔憂地面上燃燒著的木屑可能會灼燒他的腳底。

“更加有資格的人?”不做半分遲疑,馬爾西尼也只好咽了咽口水后便跟了上去,因為他清楚自己目前只有跟著路西法才能夠尋找到出路:這家伙,真的強啊!

雖然有些不敢確定,不過環視四周,看著那一節節被燃燒成漆黑焦炭的樹枝以及草木,馬爾西尼也能夠大致猜到路西法之前那招的威力:至少是七階魔法吧!

但是本就知識淺薄的馬爾西尼又怎么會知道,其實他在剛才的那一瞬間,可是有幸領略到了別人一輩子都在追求的境界:禁咒!

“總之你只需要記清楚一件事就行,在這個世界上,真正的王只有一個,而且也只能有一個!至于其他妄圖破壞這份平衡的家伙,我將負責將其抹殺!”

說完,在馬爾西尼不解的目光注視下,路西法正不緊不慢地朝著前方那凹洞的中央位置走去,隱約可以看見在那里有一道綠光閃爍以及一根根蔓延開來的藤蔓,活像一只大蜈蚣。

“所以您打算獵殺扭曲之王?”聽到這,再看著那目光冷漠的路西法,馬爾西尼雖然不知道路西法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大概也能夠猜到些許:這家伙簡直瘋了!

“它的存在對于我們具有威脅性,所以我必須鏟除,況且在它的身上,還有很多可以用到的東西,其中最有價值的就是它的獸核!”

說到這,腳下傳來一道清脆的響聲,路西法不禁緩緩蹲下身子似乎在觀察著什么,這不免讓跟在他身后的馬爾西尼感到十分好去,不過當他湊近前去仔細一看,卻差點嚇得癱軟在地。

因為此時路西法正用手拿著的并不是什么其他東西,而是一個頭骨:那可是一個白森森的頭骨啊!雖然看上去并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

“你待會記得用結界保護好你的雙腳,不然被截肢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目光一凝,看著頭骨上的裂痕,接著將頭骨扔到一旁,路西法頭也不回地說道。

顯而易見,這頭骨的主人就死于先前路西法所釋放的禁咒之下,只不過目前路西法可以確定的是,那家伙的主人可還沒死,畢竟對方的再生能力很強!

“啊?截肢?什么意思?”可就算這樣,那已經反復觀察頭骨好幾遍的馬爾西尼卻依舊沒有聽懂,畢竟在他看來,這頭骨除了比其他骨頭圓滑些,好像也沒啥特別的...

“看來你對力量根本一無所知啊!不過這一切你到時就知道了...現在...該問候一下這里的主人了!”

下一秒,路西法嘴角微微上揚,還未等其身旁的馬爾西尼看清,只見一條隱藏在他身后灌木叢中且十分粗壯的藤蔓便朝著他的脖頸勒來。

“不好意思,他...現在還不能死哦!”瞳孔驟然收縮,耳畔回蕩著路西法絲毫不帶任何情緒的話音,再感受著脖頸那已經快要刺穿自己身體的藤蔓,馬爾西尼只覺自己好像剛剛和死神來了場約會:不過還好死神那斬下的鐮刀被路西法給及時攔住了...

“偷襲?該死!”見狀,大腦不容多想,馬爾西尼趕忙一個跳躍并來到一旁的樹枝上方,雖然此時如胳膊般粗細的虬枝已經快要被燒斷,不過至少還算能夠支撐他那瘦弱的身軀。

“你們是誰?為何要入侵本王的領地?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將會為自己愚蠢的行為而付出代價!這里的第一條生存法則,永遠不要試圖挑戰本王的威嚴!”

話音回蕩在這正不停燃燒著火焰的土地上方,雖然路西法等人并未發現這聲音究竟是從哪里發出的,但還是依稀可以從聲音判斷出對方是個十分蒼老的存在。

怎么說呢?那聲音就如同凋零的枯葉劃過巖石表面,沙啞且低沉,讓人聽后會莫名的感覺到心煩...

“付出代價?別開玩笑了...反而倒是是你,就這么一直躲著...是不是不太像話啊!”

手掌心位置緩緩浮現出一個暗紫色的魔法術式,路西法先是觀察了四周片刻,然后突然將手心對準不遠處的一棵枯樹,伴隨著一道閃電的轟鳴,那枯樹應聲化為兩半。

“你的力量很強,甚至在我之上,但是在這里,我才是主宰!我孕育于本源之間,統治這里已達千年之久,又怎么可能會看著你破壞我的國度!”

下一秒,只見在那已經被劈開的枯樹中央竟緩緩浮現出一道佝僂的身影正朝著路西法等人走來,不得不說,對方看上去是那么的弱不禁風,就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者。

但只有路西法清楚,對方并非像表面上那般無能,可以毫不夸張的說,他是個能夠讓路西法正視的角色:他...很強,至少比曾經遇到過的很多家伙要強!

“你的國度?”聽到這,一臉十分不屑地將自己腳邊的殘肢斷臂給踢開,于是路西法先是瞟了眼那還渾然不知究竟面臨怎樣處境的馬爾西尼,接著說道:“就占領這么一塊叢林就敢自稱為國度?可笑!”

“不過也是,畢竟對于你這樣的下等存在來說,這么一點點的領地好像就已經足夠讓你感覺滿足了,難道不是嗎?卑微的樹精一族!”

話音剛落,還未等那正站在樹梢間看好戲的馬爾西尼看清,只見路西法腳下的泥土中便忽然冒出兩根向上衍生的藤蔓,而他則在頃刻之間被其所纏繞住。

“哇,殿下您沒事吧?”見狀,馬爾西尼根本來不及多想便直接從這枝干上跳了下去,畢竟他心中清楚一點:要是路西法死了,那么自己也就得跟著陪葬了...

不過很可惜,他腳下的泥土中似乎也暗藏著殺意,于是幾乎還沒等他雙腳落地,一根根粗如小臂的藤蔓也皆破土而出并捆住了他的下肢。

扭動身體并試圖掙扎了片刻,當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動彈之后,其這才猛然反應過來先前路西法和自己所說的一番話究竟是什么意思:難不成...他早就猜到了這地底下有東西在等著我們?

此時,他的心中仿佛有億萬只螞蟻撕咬而過:天吶!我雙腿難不成就要這么被忍痛截肢了?開什么玩笑?況且老子本來就不高啊!

“趕緊釋放結界,不然下一次,你這腿可真的就不在了!”然而就在這時,馬爾西尼雙腿上所纏繞著的藤蔓竟突然斷裂,而與之站在一旁的路西法則毫不在意地說道。

很顯然,這一切都是路西法所為,而他這么做的原因也僅僅是為了不讓其本身這么快就失去利用價值,不然要是這么持續下去,馬爾西尼準定會被勒得窒息而死。

“你的力量...是來自于魔域?”另一邊,看著路西法身上的藤蔓竟然就這么戛然斷裂,再看著其體表漸漸涌動而出的黑氣,那緩步走來的老者明顯也吃了一驚,于是接著問道:“既然是魔族,為什么要來我這里挑起紛爭?”

“魔域?難道這里也有魔域嗎?”聽聞此言,本就身為墮天使的路西法竟然還表現得如同一個好奇的孩童一般,而與之他身旁那正朝著樹梢間躍去的馬爾西尼聽后則明顯一愣。

魔域,這個地方其實對于馬爾西尼來說并不陌生,而且或許在某種程度上來看,那個地方所存在的一切更是讓他一輩子都刻骨銘心!

“你難道不是從魔域來的?可我能夠從你身上嗅到魔族的臭味!”步伐緩緩停止并站在距離路西法不足百米的巨石后方,那老者不禁眉頭一皺,看上去有些對路西法的身份感到懷疑。

乍一眼看上去,他身上穿著一條由藤蔓和綠葉所共同組成的上衣,而至于下半身...則始終與地面相連,沒錯,他的下半身竟然是扭扭曲曲的樹根!

“臭味?你這話...”眼眸中閃過一道邪魅的眸光,那原本毫無動作的路西法也緊接著抬起右手,然后在那樹精老者的目光注視下,一字一句地說道:“讓我很不爽啊!”

下一秒,只見樹精老者身前的巨石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壓制一般,幾乎就在一瞬間的時間內便化為了碎屑,直至隨風飄散...

“我得承認,你的領域很強,只不過現在我們所在的地方,是我的領域,而在這里,我才是真正的王!”

話音剛落,周圍那原本已經被雷火所灼燒的土地以及樹木竟也都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而劇烈生長著,隨即僅僅就在幾秒鐘內,一片叢林就這么形成了。

“我乃是自然之王,是扭曲之王,在我的國度里只要尚存哪怕一棵植物,我都是永存的!”

另一邊,看著那從四面八方涌來的藤蔓以及尖刺,路西法的表情不免有些凝重,畢竟因為之前釋放禁咒的原因,其實現在他體內的魔力已經所剩無幾了:當然,這是在要求再釋放一個禁咒的情況下...

“既然要殺了你,那么看來我得先毀滅你的子民啊!”一個側身避開身后所襲來的藤蔓,路西法緊接著一腳踏在那藤蔓表面并借力向著上空一躍,與此同時其下方的土壤頓時被掀起,只留下光禿禿的巖石。

“你的領域所依附的條件為自然,那么如果將這一片的一切都化為塵埃,你又將面臨什么呢?毫無疑問,死亡將會等待著你!”

邊說,伴隨著路西法的嘴唇翕動,一只只漆黑的蝙蝠便從其身下的影子中分裂而出,隨即大概幾千米長的一個圓環竟在影子蝙蝠的包圍下所形成。

“結界?”聽著那來自蝙蝠的低鳴,先前原本一臉得意的樹精老者明顯臉色一沉,因為他現在能夠清晰的感知到自己領域的封鎖與碰撞。

“雖然這塊地不算太大,但應該也已經足夠讓我殺死你和毀滅你的眷屬了,你覺得呢?”

手掌心處一團紫色的焰火緩緩衍生而出,路西法此時嘴角的笑容讓人看后未免有些不寒而栗:這家伙...究竟是怎么看待死亡的?

“我樹精一族向來與你們魔族無冤無仇,你們又何必來挑起爭端呢?況且在十年前的那次對抗人類的暴動里,我們不還曾是盟友嗎?”

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被路西法給威懾到的緣故,此時那原本狂傲不羈的老者也開始漸漸選擇了退讓,畢竟在他看來或許還有那么一絲機會可以尋求條生路。

“魔族?你這腦袋里究竟在妄想些什么呢!我們高貴的魔又怎么可能會和低等的你們為盟友呢?況且我...是超越了魔的存在!”

手指輕輕一彈,只見其手心中的一小團火焰便徑直朝著路西法下方那正準備咬來的食人花墜去,然后接下來在短短的三秒鐘內,整朵食人花便化為了灰燼。

“呵,不自量力的家伙,就算你是魔族又如何?不是魔族又如何?反正在這里,我依舊比你強大!”

用盡全力將自己的掌心握緊,然后在一旁那已經根本不敢作聲的馬爾西尼的注視下,數根藤蔓便破土朝著路西法的后背襲去,同時其身后的棵棵樹木也開始詭異地動了起來。

“我的天呀!這才是真正的戰爭啊!”另一邊,看著眼前的場景并咽了咽口水,生怕將自己給牽連進去的馬爾西尼先是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然后在確認了自己并沒有被注意后的情況下,這才敢悄悄離開了樹梢。

現在他整個大腦基本只想著一件事,那就是究竟該如何逃離這兩個瘋子的攻擊范圍:跑晚了...我可就要變成灰燼了...

“你們樹精的自然魔法雖然很堅韌,但是別忘了,它難以抵擋獄火的罪罰,當我的憤怒決心洗禮這片土地時,你定將化為塵埃!”

此時話音從那已經被藤蔓所纏繞全身的路西法口中發出,接下來便發生了讓在場的眾人根本不敢相信的一幕:所有正在收縮的藤蔓都化為了綠色的液體,似乎被融化了...

“接下來,該我了!”舒展雙臂而發出咔咔作響聲,路西法隨后輕輕彈了個響指且目光中滿含著無情的眸光,于是這周圍的一切草木就仿佛被無形的刀刃所切割一般而化為碎屑:甚至連根系都沒有留下!

因為路西法清楚,對方既然是上古的樹精一族,那么如果想戰勝他,就得先破壞其超乎尋常的恢復再生能力,而這一切的根本就在于其的眷屬。

如果能夠將他的所有眷屬都斬草除根,那么就意味著身為王的他即將走向終極,而至于毀滅這種事,無疑是路西法十分樂意嘗試的...

“爆裂果實!”身形迅速向后移動并試圖與路西法拉開一定的距離,那老者的手掌不禁對準路西法的周圍,于是一棵棵暗黑的植物便轉眼生長出來。

定睛一看,那植物的尖端正掛著一顆顆小巧的果實,其表面因飽滿破裂而形成的裂痕竟猶如孩童的笑臉一般,可就是這份詭異卻讓人看后只覺后背一涼。

果不其然,還未等路西法準備邁出第一步,伴隨著不遠處老者的口哨聲,那果實內部便突然鼓起,好似一只發怒的河豚,隨即在路西法驚訝的目光注視下,直接爆炸!

一時間,橘紅色的火焰竟然就這么席卷了那位于正中央的路西法,就像一朵燃燒的火蓮想將其完全吞噬一般...

“看到屬于我的力量了嗎?無知的家伙,我乃存在了千年之久,遇到的強者更是數不勝數,又何嘗沒有見過比你更加強大的存在?”

“如今竟然還妄想侵略本王的國度,那么本王也就只能靠殺了你,來為我的子民提供養料了!”

另一邊,看著路西法被果實炸裂而爆發的火焰所席卷,那老者本就松塌的皮膚不由得劇烈顫動起來:老實說,的確有些嚇人...

沒錯,他在笑,他現在甚至在幻想著當火焰散去,路西法將呈現出一副怎樣狼狽不堪的模樣:皮膚早已潰爛并一臉痛苦地哀求自己放過他?

可就當他這么想著時,那原本已經燃燒愈加旺盛的火焰竟突然開始減弱,依稀可見它們此時都像找到宣泄口一般地朝著一道漆黑的身影涌去:那是路西法!

“心臟控制!”沉沉地呼出一口氣,當所有火焰都被其所吸收之后,毫發無損的路西法這才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依稀可見此時他的掌心處正握著一顆虛幻的心臟。

“老實說,我很好奇你的血液究竟是什么顏色的...”輕輕用力捏緊,再看著那老者跪倒在地且因疼痛而劇烈顫抖著的面部肌肉,路西法不免覺得十分滿足。

是啊!他很喜歡這種表情,因為那是一種當面臨死亡時本就無比絕望但卻又根本無能為力的神情,這能夠讓他內心的欲望得到滿足與充實。

“你的力量...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下一秒,嘴角詭異地扭曲著,然后在路西法的注視下,一滴滴碧綠的鮮血便從那老者的口中流出,看得出來,他現在十分痛苦。

“我以恕威爾的名義起誓,你一定會為你愚蠢的行為而付出代價,無論你逃到何處,我的靈魂都將尋找到你,然后...”

可就在這時,還未等那恕威爾說完,伴隨著路西法強有力的握緊成拳,那顆虛幻的心臟便驟然被捏爆,與之恕威爾的身軀也徑直倒了下去:他...貌似已經死亡了!

“抱歉,你說的話,好像有點太多了呢!如果這是在一場真正的戰爭中,你將會死的更慘...”

不容多想,看著恕威爾身體表面漸漸開始繁衍出來的枝丫,路西法于是直接來到其身旁并用火之鏈將他纏繞:這樣一來,他就無法再生了。

“你說的沒錯,我們都該為自己愚蠢的行為而付出代價,只是有一點你好像搞錯了,那就是...愚蠢的是你,而非我!”

邊說,只見恕威爾的身軀也在發生著劇烈的變化:原本的白發開始化為藤蔓,皮膚化為樹皮,而四肢與軀干則化為了枯枝敗葉...

“這原來就是你的模樣啊!”不一會,仰首看著眼前那一棵蒼天古樹,路西法的眼眸中不禁閃過一道異樣的眸光,因為他清楚這次的收獲很大。

畢竟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即使是上古樹精一族也基本很難渡過蛻變時的那次異亂,所以大多樹精雖然能夠存在的時間很悠久,但也不可能活過千年。

但就目前的景象來看,這恕威爾可能真的是樹精中的奇跡,雖然路西法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挺過來的,但是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的確活了千年之久!

“我給你一次機會,臣服還是死亡?”打量著那張由樹皮構成的人形面孔,路西法先是看了看懸浮于樹洞中央的綠色水晶,然后抬了抬手示意,一旁躲藏已久的馬爾西尼這才趕忙跑了過來。

“殿下您有何吩咐?”快步來到路西法身旁,馬爾西尼似乎也看到了那奪人眼球的水晶,但是心中卻不敢確定路西法的意圖:該不會真的打算奪走獸核吧?

“如果他待會選擇反抗,我將毫不猶豫地殺死他,那時候你就爬進去拿走獸核,知道嗎?不可以讓他有機會自爆...”

話語間,路西法手中的火之鏈已經明顯開始呈收縮狀,其實現在只要他想,甚至只需要一念之間,恕威爾就會被數條燃燒著獄火的鐵鏈給緊緊勒死,直至化為焦炭。

那種折磨于靈魂深處的痛處,恕威爾是不會想嘗試體驗的,當然,他也不敢嘗試...

“終有一天,你們魔族將會因此而付出代價,我感覺得到...那天就要來了!我恕威爾會在地獄等著你們的到來!”

還未說完,伴隨著路西法臉上一抹不滿的神情閃過,那已經蠢蠢欲動的火之鏈便頓時猶如脫韁野馬,直接將他的真身所纏繞住,與之火焰蔓延開來。

“找機會進去,我將會讓他的本源之力暫時無法傷害到你,不過速度要快,若是慢了的話...你將會被壓制得窒息而亡!”

下一秒,看著恕威爾的面部逐漸劇烈地扭曲起來,路西法清楚這家伙目前已經打算做出最后一搏了,不過就算想要同歸于盡,這也顯然是不現實的!

“控制住他!”輕輕彈了個響指并發出清脆的響聲,隨后周圍那一只只影子蝙蝠便朝著恕威爾這邊飛來,轉眼之間,他的軀體上就被蝙蝠所占滿了。

而令人驚訝的是,那些蝙蝠仿佛能夠聽懂路西法的話一般,此時都開始不約而同地用獠牙刺進那開始鼓脹的樹皮中,看上去詭異極了。

“上帝保佑,我可別這么年紀輕輕就死在這里啊!我還沒有找到喜歡的人,還沒有繁衍后代呢!”

另一邊,見路西法已經開始履行約定并逐漸壓制恕威爾的力量,馬爾西尼自然也不敢怠慢,于是其找準機會,便一個彎腰鉆進了恕威爾的樹洞里。

可才一進樹洞,還未站穩身形的馬爾西尼便被眼前的景象給深深震撼:周圍都充斥著刺眼的綠光,而那顆懸浮著的水晶則散發著道道光芒,隱約可以聽見從中傳出的遠古呼喚...

他十分清楚,眼前的獸核具有十分強大的力量,那足以讓他擁有建立自己領土的資格,不過他還不算愚蠢,因為在樹洞外,一個更加恐怖的怪物正盯著自己呢!

“要是改天我也能獲得這樣級別的獸核,那該多好啊!”貪婪的咽了咽口水,馬爾西尼也只好在心中這樣自我安慰道,畢竟這終究只是個幻想罷了。

空有幻想有什么用?當這一切虛偽的泡沫被戳破,自己又還會剩下什么呢?毫無疑問,就只會剩下無盡的自卑...

“你的時間不多了,他的憤怒正在積攢...”樹洞外,看著那略顯遲疑的身影,路西法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畢竟他十分清楚自己現在需要做什么:考驗馬爾西尼的意志力。

因為在他看來,實力是否強大其實無關緊要,畢竟有真奧和自己的存在,完全可以使任何人的實力提升到更加強大的境界。

所以目前自己所需要做的,僅僅是尋找出能夠在將來發揮應有價值的家伙,到時候,他們雖然會死去,但是生命將永恒!

“知道了,殿下您再堅持一會,我馬上就可以拿到了!”聽聞此言,那已經快要動搖意志的馬爾西尼這才回過神來:我這是在想些什么呢?媽的,不要命了嗎?

就這樣,迅速靠近恕威爾的獸核,馬爾西尼先是釋放了一個防御魔法來試圖保護自己的雙掌,然后這才敢伸出雙手去觸碰那份強大的力量。

“該死,怎么這么燙?”可與此同時,當他碰到獸核的那一秒,其能夠明顯感覺到有股力量在抵制自己的行為,不過所幸有路西法在,他倒也并不擔心自己會被其反噬。

“反正都是死,我就不信了!”微微后退一步,馬爾西尼竟然朝著自己的雙掌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沉沉地呼出一口氣,看樣子是已經做好了看淡生死的準備。

“你將會為你的堅定,得到應有的庇佑!”嘴角微微上揚,自然知道馬爾西尼想要干什么的路西法手指輕輕隔空一點,一層類似于光壁的防護罩便籠罩了其的身軀。

這雖然不能夠百分百保證馬爾西尼的安全,但至少可以讓他不會被恕威爾的力量所反噬,畢竟這顆獸核,本身就極具危險!

須臾間,路西法只能依稀看到一道瘦小的身影從那樹洞口躍出,很顯然,他成功了,更加準確的說,他獲得了路西法的認可。

“殿下,拿到了!”另一邊,身軀猛地撞擊到地面,接著抬起頭來,馬爾西尼此時那副灰頭土臉的模樣不禁讓人看后覺得可笑:特別還是對于一個身材矮小的矮人來說,更是如此!

“你做的很好,現在...離開這里,接下來他可能會很憤怒哦!”點了點頭,路西法一把抓住其的衣領,隨即一個魔法術式瞬間釋放,兩個人的身影便轉瞬消失在原地。

“我...永生不滅!”果不其然,當他們離開后的幾秒鐘內,失去壓制的恕威爾體型開始迅速膨脹,隨后在一道道耀眼的白光中,化為灰燼,而周圍的一切也無疑都成為了這最終場謝幕的陪葬品。

“殿下,接下來我們要去哪里?煉化這顆獸核嗎?”也不知過了多久,當那震蕩波大概已經平息之后,兩道身影這才緩緩浮現在一棵樹木的頂端:這顯然這便是路西法和那畏畏縮縮的馬爾西尼。

此時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因為恕威爾隕落的緣故,那原本蒼翠的樹木也顯得凋敝了幾分,就連葉片的翠綠都仿佛喪失了許多,準確說,更像是被剝奪了。

不過這也還算在路西法的意料之中,畢竟這廣闊的扭曲叢林本身就是依賴于恕威爾的力量才能如此繁密,如今恕威爾已死,一切自然都將逐漸衰敗。

“回去,讓它去到它應該待的地方,因為在那里,它才能夠完全發揮出最大的力量!”

從馬爾西尼的手中接過那顆翠綠的水晶獸核,路西法的眼眸中并未引起哪怕一絲波瀾,畢竟現在有件讓他更加在意的事情,那就是恕威爾口中的魔域!

如果這個世界也存在這所謂的魔域,那么他或許得親自會看看了,要知道為了真奧的稱王之路能夠順利完成,他決不允許有任何意外的存在!

哪怕殺死同族他也絕對在所不惜!畢竟當初真奧在成為魔王之前,就是這么踏著尸體來一步步走上王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