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大家都沒事吧?”也不知過了多久,當全身酸痛的感覺已經漸漸消逝幾分之后,那正躺在一塊巖石上方且昏迷過去的昂德烈這才掙扎著站起身來:這感覺無疑十分難受...

“啊?我們這是來了什么鬼地方?”話音剛落,在他身下被壓著的阿甘左也不禁趕忙將他一把推開,然后拍著自己的胸脯并喘著粗氣道:“小爺我該不會就這么死了吧?”

不得不說,此時他那灰頭土臉的模樣再配上如此滑稽的動作,未免讓人看后有些忍俊不禁:就像一個小丑?不對...身為盜賊的他貌似本身就是個懂得迷惑人心的小丑,難道不是嗎?

“該死,我們這是被算計了嗎?阿甘左,這一切都得怪你,媽的,我屁股都摔痛了,你帶的這都是些什么路?專門用來坑我們自己人的嗎?”

與此同時,在距離二人不遠處的一個長滿雜草的花叢內,只見那正背著十字架的托馬斯也終于蘇醒過來,不過就看著其那副失神落魄的樣子,看來他現在應該還有些迷糊呢!

可笑的是,或許就連他本人都沒有發現,在自己那蓬松的發絲間此時正粘黏著幾顆類似于米黃色的果實,上面還殘留著些許不明乳白色液體...

“你說的這是什么鬼話?拜托,我們現在可是吊在一條繩上的螞蚱,我有必要坑你們嗎?況且就算我想坑你們,至少也得提前有時間來準備啊!你自己想想,之前我不都還和你們在外面混吃混喝嗎?”

邊說,那嘴里還在喋喋不休的阿甘左似乎也看到了什么東西,于是其接著緩步來到了自己右側的一條溪水旁:畢竟雖然自己暫時安全了,但這一頭栽在水流里的卡爾可說不定...

卡爾這家伙究竟怎么回事?過去這么久了都還沒醒,難道就這么喜歡待在水里來體驗窒息的感覺?不對...他該不會真的淹死在這水里了吧?

想到這,這原本還打算先調侃一番卡爾“睡姿”的阿甘左不免眉頭一皺,臉色也顯得有幾分凝重,隨即不容多想,伴隨著他手臂的擺動以及一道美麗的弧線緊接著飛出,一顆小型的震爆彈便落在了這小溪之中。

下一秒,只聽見一道震耳的響聲便回蕩在眼前這片茂密的叢林之中,而與之那緊閉雙眼的卡爾也頓時站起身來:或許是被這震爆彈的聲音給嚇壞了吧?

“你想要嚇死我啊?”胸膛劇烈地起伏著,那剛回過神來的卡爾先是白了眼前這一臉壞笑的阿甘左一眼,然后接著說道:“等等...頭好暈,話說...我睡了多久?”

的確,雖然他現在十分想要把阿甘左這討人厭的家伙按在地上來回摩擦,但有個問題才是目前需要趕緊弄清的:這鬼地方究竟是哪?扭曲叢林?別開玩笑了,這里簡直鳥不拉屎...

要知道,身為冰系魔法師的卡爾一向對于自己的感知能力以及觀察力十分自信,可就現在的情況來看,自己等人所在的地方明顯不正常:植被生長的十分茂密,又或者說...龐大?

“你們這群家伙都給我安靜點...這里有些不對勁,從現在起,任何人都別發出多余的噪音,不然后果自負!”

話語間,只見一道身影突然從二人頭頂的樹梢間一躍而下,猶如幽冥靈貓一般,不過就看著對方那矯健的身手,下方的二人不用猜也知道這是伊古諾奇:畢竟只有她能夠做到如此神出鬼沒...

“你什么時候醒的?怎么也不叫醒我們,真是的...你看看,要是再晚點,我都快要被水給嗆死了!”

見狀,看著自己身旁的伊古諾奇正一臉凝重地觀察著四周,那還咳嗽著的卡爾不禁微怒道,畢竟他剛才可是在昏迷中和死神來了一次約會啊!

“卡爾,你給我安靜,這附近...好像真的有些不對勁...”可下一秒,還未等伊古諾奇準備開口解釋,那一旁正握著雙刀的昂德烈也趕忙補充道:“這里...未免有些太安靜了!”

聽聞此言,那剛喘過氣來的卡爾這才意識到一個詭異的現象:明明是一片叢林,為什么會這么安靜?而且...我們不是從上面摔下來的嗎?

想到這,卡爾的渾身不由得一顫,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與之當他抬頭仰視上方時,他不免咽了咽口水:“這...這正常嗎?為什么我們頭頂是巖漿?”

確實,無論讓任何人看到此時的畫面,恐怕反應都和卡爾不會有什么太大的差別,畢竟如今呈現在眼前的現象的確讓人難以解釋:巖漿...懸浮在空中流動?

“總之,我們之前應該是不小心觸發了某種領域,不然也不會來這種鬼地方了,從現在起,大家打起精神來,想辦法逃出去!”

邊說,那正打量著自己身邊樹木軀體的托馬斯也忍不住眉頭一皺,隨后他仿佛發現了什么異樣,于是扭頭對著眾人說道:“而且還有一點,別輕易觸碰這些樹干,上面有劇毒...”

此言一出,那不遠處還準備砍下一支虬枝來做火把的阿甘左不免一驚,接著問道:“樹干都會有劇毒?你可別嚇我啊!”

的確,如果托馬斯和自己說什么荊棘上有劇毒,一旦觸碰就會渾身腐爛,那么或許還可以相信幾分,但就這普通的樹干而言...這他媽的也會弄死人?開什么玩笑?

“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試試,不過等待會渾身長滿爛瘡的時候,可別哭著讓我治療你,那樣就算你跪著舔我的鞋,我照樣會見死不救!”

將手中的十字架背在身后,只見托馬斯先是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四人,然后又從隨身攜帶的布包中取出一瓶藥劑:“把這個喝了,至少能夠精神一點,這里的空氣好像夾雜著些許混沌氣體...”

“這是什么鬼東西?”另一邊,從托馬斯的手中接過藥劑,阿甘左先是用鼻子嗅了嗅,猶如一只野狗一般,不過隨后他就反悔了,于是接著補充道:“味道可真難聞,就像你的襪子一樣...”

“就你話多,如果不想死的話就給我快點喝下去,我們還得趕路呢!老實說,我其實能夠聞到前面散發的尸臭味,恐怕不太妙,大家都小心點!”

說完,托馬斯也不管那磨磨唧唧的阿甘左究竟喝沒喝藥劑,其只是迅速從腰間拔出一把短刃,隨即便率先帶隊朝著眼前這叢林的深處走去。

說實話,其實就連托馬斯自己都不知道為何要首當其沖地走在隊伍的前面,畢竟這個前位本身就是個極其容易送死的位置,但是既然如今已經走上了這條路,那么他就明白一點:自己不可以畏懼!

“托馬斯,你沒問題嗎?要不...讓我來帶隊?你只管掩護好后方即可,這樣就算遇到什么埋伏,我也可以...”

見狀,那正走在中間的昂德烈不禁趕忙說道,看上去他有些擔心托馬斯會遇到什么不測:若是遇到什么高階魔物,我們又將怎么辦?準確的說,他又將怎么辦?

“你放心吧!托馬斯雖然實力不如你,但至少也是個圣騎士啊!抗揍能力那可是穩穩的,況且就算遇到魔物不敵,至少也能撐個幾回合吧!”

將自己的手搭在身前這一臉凝重的昂德烈肩上,那渾然不知危險是何種東西的阿甘左接著調侃道:“況且就算托馬斯倒下了,不也還有我阿甘左嘛!”

話語間,阿甘左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樣不禁讓昂德烈有些牙癢癢,但奈何阿甘左在隊伍中的作用的確不容小覷,于是其也只好選擇忍住心中那份想要弄死他的沖動。

“阿甘左,你能不能閉嘴...”與此同時,聽著阿甘左這喋喋不休的話語,那走在最后方的伊古諾奇不免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即用手指猛地掐了一下阿甘左的胳膊,接著說道:“要是引來麻煩,我可饒不了你!”

“伊古諾奇,你可不能偏袒他呀!為什么我們明明都講了,為啥你就只掐我一個人?”下一秒,先是“嗷”的一聲怪叫,隨后用嘴巴迅速朝著自己手臂的紅腫位置吹氣,阿甘左不禁低聲嘟噥道。

“噓...好像有情況...”然而就在這時,那最前方的托馬斯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于是其趕忙蹲下身子并用手將身前的雜草扒開:“各位,我想我們有麻煩了!”

定睛一看,那緊隨其后的四人不由得心一緊,因為此時在他們前方不遠處,一只只龐然大物正在瘋狂撕咬一頭獨角獸的尸體,看樣子它們好像在進餐:不過這進餐的架勢未免也太驚悚了嗎?

“噓...往回走...”咽了咽口水,此刻托馬斯無疑也來不及用手擦去自己額頭的汗珠了,于是其只好壓低身子并緩緩后退,畢竟他清楚一點:自己等人根本不夠給骨龍當下酒菜...

“那是骨龍對吧?為什么這種家伙會出現在這里?”與之跟著托馬斯緩緩后退,但本就好奇心甚重的卡爾還是忍不住多瞟了那骨龍幾眼:這副景象可不多見啊!

“別管那么多的,現在它們還在進餐,應該不會注意到我們這邊,總而言之,把握住機會先想辦法離開這個鬼地方...不然大家都得遭殃!”

把手中的短刃輕輕塞回自己的布袋之中,托馬斯接著將身后這沉重的十字架握在手中,然后接著說道:“阿甘左,出發前我讓你準備的煙霧彈和震爆彈還有多少?”

“等我看看哈...煙霧彈還有四個,不過震爆彈嘛...好像就只剩下兩個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阿甘左臉上不免閃過一絲尷尬的神情:忘帶了...我好像闖禍了!

“各位...我好像惹大麻煩了!”然而就在這時,伴隨著一道清脆的響聲從卡爾腳下傳出,眾人不禁趕忙扭頭看著他腳下那已經斷裂的樹枝,與之臉色無不一沉:好嘛...這下可完蛋了!

“該死,快跑!”不容多想,感受著腳下來自于這大地的震顫,已經知道大事不妙的昂德烈既然身為隊長,自然率先便做出了最佳反應:從發愣的阿甘左手中奪過煙霧彈...

“我的天啊!”然而下一秒,等阿甘左回過神來時,其身旁的昂德烈竟已經將手中的煙霧彈給扔了出去,看樣子是打算為眾人的逃跑多爭取點時間。

要知道,就算身為冒險家的他們跑的速度再快,敢問又有誰自信能夠跑得贏骨龍這種級別的魔物?別的不說,它一腳的距離恐怕就足以抵上人類的五步...

“阿甘左,還愣著干什么?用震爆彈扔它呀!”另一邊,身形在灌木叢中迅速穿梭著,那忍不住回頭看情況的卡爾見骨龍已經離自己等人越來越近,內心不由得更加慌張了:這家伙速度怎么這么快啊?

“你當我不想啊!這群家伙全身上下都只是一堆爛骨頭,連眼睛都沒有,你覺得我的震爆彈能夠對它們產生作用?”

一個飛身跨過一棵早已倒下的樹木,這身影如同鬼魅般的阿甘左接著背靠身后那腐朽的樹干,然后說道:“別跑了,這樣下去大家都得死,現在只能夠放手一搏了!”

“這骨龍據我的了解,應該算是上等魔物,而且特別是對于魔法抗性來說十分精通,所以說...接下來恐怕諸位得當心了!”

話音剛落,還未等那剛剛飛上一棵樹梢間的昂德烈反應過來,耳畔只回蕩著一道劇烈的轟響聲,隨即當他仔細一看,阿甘左整個人便被灰塵所掩埋。

“這家伙,膽子就這么大嗎?”見狀,自然清楚阿甘左行動作風的昂德烈不禁嘆了口氣:畢竟這家伙要是一個不注意,恐怕就真得被骨龍給踩死了,不過他可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況且最為可氣的是,此時那骨龍也不知道究竟是發了什么瘋,竟然像是只發情期的母狗一般,似乎根本沒有打算放過自己等人的意思:簡直就是個變態!

“卡爾,凍住它的雙腳,我可不想讓這畜生踩死下面的阿甘左!”輕輕吟唱著咒語,看著自己手中的利刃漸漸散發著光芒,那樹梢間觀察著一切的昂德烈立即下達了指令。

不得不說,雖然這個戴著面具的家伙看上去經常有那么一絲冷酷的感覺,仿佛隨時隨地都想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但至少在關鍵時刻,他還是能夠完成身為隊長的職責,那便是掌握全場!

“哇,老大你開玩笑吧?這家伙讓我怎么封?”另一邊,見昂德烈已經率先朝著骨龍沖了上去,那還打算逃跑的卡爾也只好停下了腳步:畢竟他可做不到眼睜睜地看著同伴去冒險。

嘴上雖然調侃著,但卡爾的手上動作同樣也沒閑著,伴隨著其咒語的吟唱,一根根鋒利的冰錐便凝空浮現在其身旁,隨時準備貫穿骨龍的四肢!

“就現在!”與此同時,見昂德烈以及卡爾也做好了準備,那正躲避著骨龍踩踏的阿甘左不由得一喜,然后他將包中的爆裂果實拿出,笑道:“讓它見識一下我們的厲害!”

話音剛落,只見他一把將手中的爆裂果實朝著骨龍的頭部扔去,同時不遠處卡爾的冰錐也隨之而到,頓時兩道攻擊打在骨龍的身上,未免讓這個大家伙也有些招架不住。

“昂德烈,切它的頭骨!”不做片刻遲疑,下方的阿甘左先是將手中的煙霧彈朝著腳下扔去,意圖給自己營造一個利于逃跑的環境,然后其一個彎腰閃身便躲開了骨龍迎面踏下的腳爪。

“我倒也想啊!”果不其然,聽了下方阿甘左的話,那正握著利刃并狠狠砍在骨龍頭骨上的昂德烈不禁雙臂猛顫,接著開口怒罵道:“這家伙能夠砍得動?你他媽的是不是存心坑我?”

確實,其實阿甘左理解錯了一點:或許對于其他大部分魔物來說,頭顱無疑都是要害位置,但是抱歉,骨龍明顯是個例外...

“昂德烈小心!”另一邊,看著骨龍朝著昂德烈那重重抓去的骨爪,一旁伺機而動的伊古諾奇不禁趕忙提醒道,畢竟一個不小心,他可就得粉身碎骨啊!

“該死,這東西怎么沒眼睛,反應速度還能這么快?”聽到這,那正一腳踩在骨龍頭顱上的昂德烈不由得罵罵咧咧道,隨即只見他一個飛身躍起便躲過了這迎面襲來的骨爪:對于身為刺客的他來說,這點反應力還是有的,不然還怎么混下去?

“阿甘左,你給我快點,磨磨唧唧地干什么呢?”與此同時,只見托馬斯將手中的十字架猛地插在地面上并低聲吟唱著咒語,頓時一道道流光便籠罩著五人,乍一眼看上去可謂極其絢麗。

“你當我想啊!至少得給我點時間啊!”另一邊,見托馬斯已經開始催促自己,阿甘左的內心無疑十分焦躁:媽的,說著容易,要不你來試試?

“大家爭取為阿甘左拖延時間...”見此情形,一旁正不斷釋放著冰系魔法的卡爾也只好無奈地搖了搖頭,畢竟他清楚一點:大規模震爆一時間是很難做到的,這的確需要時間,是無法一蹴而就的。

所以說在這段時間內,自己等人就必須得守護好那正不斷摸索著的阿甘左,雖然...自己并不想保護這煩人的家伙!

“冰凌之握!”轉眼間,看著不遠處不慎被骨龍重重拍飛的昂德烈,卡爾也趕忙召喚出自己專用的魔法杖,然后接著說道:“化寒風為落雪,冰封這片大地!”

下一秒,伴隨著卡爾手中冰晶杖的水晶閃爍,一股股劇烈的寒風便從中席卷而出,與之就連其腳下的荒草都凝結上了冰霜:充滿著一絲獨屬于寒冷的美..

這一刻,他屹立于所化的風暴之中,就如同一只孤獨的北原蒼狼在仰望蒼穹的繁星一般:孤寂且強大!

“我的天啊!”另一邊,看著自己腳下漸漸凝固起來的冰霜,阿甘左不容多想,隨即幾乎就在眨眼的時間內將手中的火藥拿起并一躍來到了一棵大樹上:這里至少比剛才所處的位置安全一些...

當然,他也始終沒有忘記之前托馬斯所說的話,于是此時的他只敢用雙腳踩在樹枝上,絲毫不敢考慮用身體的其他部位支撐...

“托馬斯,試試把這家伙的腳骨給我擊碎!”捂著胸口并吐出一口鮮血,見那發瘋的骨龍雙腳已經被卡爾所冰封住,昂德烈不免趕忙指揮道:“至少讓它失去平衡!”

“我盡力,要知道,這家伙可比普通人的腳骨堅硬上幾十倍!”聽聞此言,那正在為眾人釋放著祝福魔法的托馬斯也只好扛起十字架后朝著身前的骨龍沖去:雖然這簡直就是送死的行為,但他顯然別無選擇。

不一會,來到那正用牙齒瘋狂撕咬著樹梢間不停跳躍來試圖吸引它注意力的伊古諾奇,托馬斯接著將手中的十字架直接朝著它的腿部打去:很可惜,好像根本沒有什么作用...

“這東西的防御力怎么會這么高?”忍受著來自于雙臂的震顫,托馬斯趕忙站穩身形來防止自己摔倒,然后接著罵道::“它的物理防御也幾乎達到頂尖水平了吧?開什么玩笑!”

“拿著這個,快點,我能感覺到有什么東西正在靠近這邊,總之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喂,阿甘左,你這邊到底好了沒有?”

聽到這,將手中一個類似于鐵球的不明物體直接扔給那正在接受著治療的昂德烈,阿甘左這才松了口氣,說道:“剩下的交給你們了,我可幫不上忙!”

“記住,得直接把這東西想辦法扔到它的嘴里,這樣效果才明顯,不然的話...這東西對于它來說或許就和一個托馬斯放的屁差不多,根本不足以造成任何傷害。”

說完,也不做片刻遲疑,阿甘左索性就這么從樹梢間跳了下去并迅速找了一塊巨石掩體,補充道:“對了,忘記說了,我設定的爆炸時間為三分鐘,意思就是留給你的只有三分鐘的時間,抓緊吧!我先休息一會...”

聽到這,那一把從空中接過由爆裂果實而制成的震爆彈的昂德烈不禁嘆了口氣:這家伙,難道就不會自己來完成該做的事嗎?明明我都已經受傷了!

“伊古諾奇用魔法給我速度增幅,卡爾繼續限制它的行動,而至于托馬斯嘛...你就先撐著會,我相信你的實力!”

話音剛落,那傷勢還沒有完全痊愈的昂德烈也管不了這么多的了,只見他手握利刃便直接朝著骨龍沖了過去,就和一個懵懂的孩童在調戲野獸一般:簡直就是在死亡的邊緣瘋狂試探...

“大哥,你未免也有些太過于信任我了吧?”與此同時,將十字架重重地敲擊在那骨龍的骨爪上,托馬斯不禁后退幾步并嘆道:“這家伙就算是吃了力量增幅劑,也還是打不破它的防御啊!”

此時定睛一看,卡爾的冰封效果明顯已經漸漸對其失去了作用,甚至隱約可以感覺到那寒冰的碎裂聲,恐怕用不了多久它就會破冰而出了,那么到時候可就糟了。

“算了,奮力一搏吧!”用嘴將自己的舌尖咬破,只見托馬斯似乎下定了什么決心一般,于是其一口鮮血吐在自己的十字架上,與之頓時一道道詭異的紅光開始縈繞在其身旁。

依稀可見,在那十字架的表面,他的鮮血就如同一根根絲線一般被它頂端的一顆寶石所吸引,看上去寶石仿佛是在進食似的。

“這一下,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的腿骨堅硬,還是我的力量堅硬!”沉沉地呼出一口氣,托馬斯整個人也不知道究竟哪來的勇氣,竟直接起身并朝著這骨龍的下肢擊去。

但與此同時,或許就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在那下方被冰封住的骨爪也已經破冰而出,而托馬斯的背部則毫不保留地展露在其眼前。

換一句話說,如果接下來托馬斯的一擊沒有能夠擊破骨龍的防御,那么很可惜,恐怕他的下場就得和先去的昂德烈一樣了:被重重地拍飛...

“該死,我為什么要來幫你這家伙?”然而就在這時,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托馬斯即將命懸一線時,一道靈敏的身影卻突然出現在了這戰場之中。

很顯然,此時那正握著鐵鎖并且一臉嫌棄的家伙除了阿甘左還能是誰?畢竟也只有他能夠做出如此討人厭的表情了...

“別貧嘴了,趕緊把它給我鎖住,至少給我十秒鐘的時間,不然昂德烈那邊壓力會很大!”松了口氣,托馬斯隨即也不做片刻遲疑,那被強化過的十字架便直接砸到了骨龍的腿部上。

值得慶幸的是,應該也是那血液所造成的緣故,這原本應該被劇烈彈開的十字架此時卻牢牢地陷入到了其的腿骨之中,依稀可以瞟見這碎裂的骨頭。

“我盡力,況且搞清楚,是我來救你,怎么你要求還這么多?”嘴唇翕動,阿甘左也只好將手中的鐵鎖拴在骨龍的骨爪上,隨即身形閃動,那鐵鎖便瞬間連接在了幾顆大樹上,呈現一個包圍的姿態。

阿甘左清楚,雖然這些大樹不可能這樣一直限制住骨龍的行動,但至少在一時半會,還是可以讓這些力大無窮的大家伙有些力不從心的,難道不是嗎?

果不其然,當阿甘左完成這一系列事情之后,那原本正打算用自己的骨爪來拍死托馬斯的骨龍頓時吃了癟,此刻它才猛然發現:自己竟然被一個微不足道的人類給禁錮住了?

“好機會!”另一邊,見自己背后的危機暫時化去,同時自己上方位于骨龍頭頂的昂德烈也已經做好了準備,于是托馬斯雙手用力,伴隨著一道沉悶的轟響,那骨龍的下肢就這么化為了骨屑。

“趁現在!”不容多想,見骨龍已經重心不穩且好像就要迎面倒下的樣子,托馬斯趕忙后退并仰首喊道,畢竟就現在而言,骨龍顯然是沒有機會來襲擊昂德烈的:這是一個極佳的進攻機會!

當然,如果自己還這么傻愣愣地站在原地,那么等待自己的恐怕也是被壓成一攤肉泥...

“速度之翼!”與此同時,見昂德烈已經準備采取行動了,一旁的伊古諾奇也趕忙釋放了一個速度增幅魔法,為的就是能夠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完成撤離。

“讓你見識一下我們的厲害,大家伙!”另一邊,將之前阿甘左遞給自己的震爆彈握在手上,昂德烈也只好忍著自己腹部傳來的劇烈陣痛并避開那迎面襲來的骨爪。

下一秒,在不遠處四人的注視下,只見他先是一個踢踏從而達到借力的效果,接著當他來到那骨龍的面前時,震爆彈便直接朝著它的龍口飛去:依稀可見在那鐵球內部,紅光已經開始閃爍了...

“蹲下!”見狀,一旁的阿甘左不由得心中一喜,不過當他看著自己所特別研制的震爆彈已經落到了骨龍的腹部時,似乎想到了什么駭人的事情,于是其趕忙喊道。

果不其然,還未等那極速閃避的昂德烈反應過來,只依稀聽到從身后傳來一道清脆的碎裂聲,當他扭頭看時,整個人不禁渾身一顫。

伴隨著一道道紅光閃爍,整個骨龍的身體開始像凋敝的墻磚一般碎裂,很顯然,這個大家伙此時或許已經后悔自己吞了不該吞的東西。

不過轉念一想,看著骨龍已經散架的軀體,昂德烈的眼眸不由得睜得如同銅鈴一般,嘴角微微顫動,喃喃道:“這家伙...還是人嗎?”

然而就在這時,在不遠處的亂石之后,眼眸散發著精光并默默注視著眼前的一切,阿甘左的內心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畢竟在他看來...這才是真正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