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族與我的存亡?”將手掌中剛剛凝聚的魔法術式解除,真奧一時間顯得有些疑惑,畢竟他實在無法理解:龍族的存亡又關乎本王什么事?

換一句話說,這就如同突然有個普通的人類跑到路西法面前,然后一臉正經地和他說:我們人類的未來與你的存亡密不可分,請務必幫助我們渡過難關...

試想一下路西法會怎么做?很簡單,他只會一句話也不說地將這個愚蠢的家伙扔到深淵之中,然后無比冷漠地看著他被惡龍撕成碎片!

“準確來說,如今的你已經和龍族站在同一條生死線上了,如果你失去了龍族,那么將來會面臨很多麻煩,而龍族失去了你則同樣如此,甚至會迎來滅頂之災。”

邊說,這打扮神秘的烏迪謝爾也絲毫不避諱旁人的目光,隨即只見其徑直走到銀的身旁似乎想要坐下:“現在的龍族已經迎來最大的浩劫了啊!”

“最大的浩劫,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見狀,識破對方意圖的真奧可不能忍受這樣一個危險的家伙坐到銀的身旁,于是其一個跨步趕忙擋在二者中央,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這是閑雜之人有些多,我想很多事情還是不要在這議論為好,你覺得呢?”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塵,烏迪謝爾的步伐也戛然而止,雖然有些難堪,但他臉上卻始終展露著微笑。

沒人看得懂,在這一身破舊的披風之下究竟隱藏著怎樣一個居心叵測的靈魂...

“既然不方便透露,那么我看就不要透露了,畢竟現在是我們的休息時間,還請你能夠別來打擾我們嗎?當然,我也不會給你打擾的機會,你覺得呢?”

一時間,雖然嘴上這么說著,但緊盯著烏迪謝爾的真奧卻突然順手從身旁銀的木盒中迅速抽出一根香腸并放入自己嘴中:當然,這一切無疑都被銀給看在眼里...

“既然想吃,那么直接和我說就好啦...”嘴唇翕動,沒人發現此時銀的俏臉正微微泛紅,就如同一個貪玩的小貓咪偷喝了葡萄酒而導致昏醉一般,可愛極了。

“既然你是依塔納學院的一員,姑且也算是一個不合格的魔法導師,那么我想身為學院長老的我應該有權利取消你的休息時間吧?”

話語間,只見真奧已經注意到烏迪謝爾從身后的斗篷中掏出了一塊類似于令牌的東西,上面隱約還雕刻著一條張開翅膀的飛龍...

目光微瞇,真奧不由得在心中吐槽著:他難道把自己的真身給雕刻在了徽章上嗎?這可真是夠愚蠢的,難怪龍族的智商都不高...

“可就算這樣又如何?你難道覺得我會愿意被你這樣的家伙給命令嗎?”聳了聳肩,剛剛將口中香腸吞咽下肚的真奧接著補充道:“就算是莉爾在,我想她也不敢以這樣的口氣威脅我吧?”

話音剛落,在銀那毫無波動的眼眸注視下,只見原本散落在真奧身旁的樹葉也都開始圍繞著他凌空旋轉了起來,遠遠看上去十分壯觀!

“我想你大可以冷靜一點,我十分清楚你的實力,你的力量遠遠在我之上,但如果你打算在依塔納學院里面鬧事,我想恐怕反而會對你自己會不利吧?”

嘴角微微上揚,一臉淡然的烏迪謝爾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驚慌失措的模樣,反而是用手指了指真奧的背后,笑道:“況且就像你自己所說的,莉爾已經來了!”

果不其然,當聽完這么一番話后,一個小巧玲瓏的身軀就已經悄然落到了真奧的肩膀上,甚至還不時擺動著她那雙可愛的小腳...

“烏迪謝爾說的沒錯哦!按照我們依塔納學院的法則,如果沒有達成決斗協議以及釋放結界的情況下就冒然搞破壞,這可是要受到懲罰的哦!”

聽聞此言,再感受著由肩膀處傳來的重量,真奧索性直接一把抓起莉爾的衣服并將她朝著空中扔去:“我可不在乎什么法則,還有你,小心我直接把你連著學院一起毀了!”

“總而言之,你們龍族的事情我不想管,同時也不歸我管,如果你們龍族自己有什么危機的話,那么就去找你們龍族的老家伙商量啊!”

下一秒,輕輕甩了甩自己的手腕,隨后真奧一臉不屑地看了看那空中還在嬉笑的莉爾,頓時詳怒道:“至于你這家伙,要是下次被我抓到,我可不會放過你!”

不得不說,就從這只言片語間的氣勢就可以看出,此刻的真奧還是有幾分生氣的,畢竟他好歹也是一代魔族之王,何曾被一個小女孩給騎到肩膀上挑逗?

“哎呀,這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另一邊,任由半空中一只路過的鳥兒停留在自己指尖,于是莉爾便一臉溺愛地撫摸著它,好似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一般。

“況且你就這么有信心打敗我?”不一會,在下方真奧等人的注視下,只見莉爾抬了抬手將指尖的鳥兒輕輕放飛并接著說道:“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但不可否認的是,你依舊在我之下,而且偷偷告訴你,在我之上的家伙可不止一個哦!”

一聽這無比嘲諷的一番話,真奧自然清楚對方究竟想要告訴自己什么,但讓他目前十分無奈的一個事實就是:自己的實力尚還未完全恢復,所以總的來說,好像的確在她之下...

“那又如何?”眼神逐漸變得凌厲,隨之真奧身后一個閃耀的暗紅色魔法陣也憑空緩緩浮現,其中隱隱涌動著道道流光,“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還是樂意奉陪到底的!”

“哥哥...”與此同時,也不知道他身后的銀是不是也受到這股氣勢影響,竟也毫不猶豫地從衣袖中拔出了自己善用的匕首,算是向在場的眾人表明了自己的立場:真奧怎樣,她就怎樣!

“好像有什么誤會啊!”然而就在這空氣逐漸炙熱的時候,一旁沉默許久的烏迪謝爾也趕忙站了出來,畢竟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導致整個大陸掀起一陣動蕩:他們兩個如果真的打起來,恐怕半個大陸得毀了吧?

“其實我今天來找真奧你,僅僅是為了保護我們龍族的未來而已,并沒有什么任何挑釁的意圖!”努力平復著復雜的心情,烏迪謝爾隨后指了指之前被真奧扔到一旁的卷軸,說道:“這是給你的,有時間的話希望你可以好好看看,就算不是為了我們龍族,也算是為了你自己!”

“好了,事到如今,我想也不好多說什么了,只是希望告訴大家一個事實,在那天到來之前,我們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個族群又或是生物都有爭取生存下去的資格!”

話音剛落,在眾人的注視下,只見一個類似于空間裂縫的東西竟突然出現在烏迪謝爾的身后,而他則緩緩踏入其中,直至消失在此地...

“他還是這么喜歡急急燥燥的啊!”看著烏迪謝爾使用次元魔法離開了此地,那正懸浮于半空中的莉爾也不禁調侃道:“上次欠我的金幣都還沒還我呢!”

“這又是個什么鬼東西?”聽著莉爾的廢話,真奧也不打算理會,于是其徑直朝著一旁掉落在地的卷軸走去,并若無其事地問道:“還有,他剛才說的那一天的到來,這究竟是什么意思?”

確實,雖然真奧表面上看上去就像是那種只會亂發脾氣的沖動少年,但至于他自己真正的城府究竟有多深,這幾乎沒有多少人知道...

“哦?那個啊!”另一邊,見真奧竟然留心了烏迪謝爾之前不慎說出的秘密,莉爾的內心未免有些慌張:怎么辦?如果現在暴露了,那么到時候這家伙可不一定會站在我們這邊啊!

畢竟她可不敢保證如果真奧在清楚了克里斯汀的預言之后,這瘋子究竟會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來:幫助七邪神毀滅世界?又或是仗著自己的實力來威脅無知少女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就這樣,頓覺細思極恐的莉爾只好強裝鎮定并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臉蛋,刻意裝出一副無知的模樣并喃喃道:“對了,我記得普羅西斯要找我商量什么事來著!那么我就先一步啦!”

見狀,還未等真奧準備攔下這個試圖逃避話題的幼女,一道讓他十分不想看到的身影卻突然撲入視野,這未免讓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該死,是菲尼婭嗎?

“算你運氣好...”看著莉爾吟唱魔法后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一臉不爽的真奧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其趕忙拉著還在收拾木盒的銀便消失在了原地。

“嗯?總感覺剛才有人在盯著我?”與此同時,在距離真奧等人之前所在的草坪百米外,幾道正在朝著這邊走來的身影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菲尼婭殿下,你怎么了?身體有什么不舒服的嗎?”見自己身前的菲尼婭竟停下了前進的步伐,于是緊隨其后的一位類似于騎士打扮的少女也趕忙問道:她是菲尼婭的侍從,也算是負責保護菲尼婭的安全。

“沒什么,就只是覺得怪怪的,可能是我的錯覺吧?”輕輕搖了搖頭,菲尼婭的目光迅速掃視著四周,不過很可惜,她并沒有發現什么可疑的家伙:特別是某些長著一頭詭異銀發的家伙!

“可能是菲尼婭殿下最近為了皇室的事情而過度操勞了吧!還望殿下多加休息,畢竟一切都以身體為重...”點了點頭,她的一位侍從表示了認可。

“沒辦法,扭曲叢林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不僅我們輝月帝國察覺到了異樣,就連加納王國等等恐怕也收到了消息,所以目前的當務之急是為接下來的斗爭做好充分的準備。”

就這么說著,一副憂心忡忡模樣的菲尼婭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還未等到其他人準備恭維,她便趕忙問道:“今早我沒來,至于那個...真奧導師,他依舊沒有來任職嗎?”

很顯然,雖然這幾天菲尼婭忙于帝國的事情,但這并不代表她會忽略掉那個讓她飽受屈辱的家伙:真奧!這是一個讓她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名字!

“聽傳言,好像真奧導師于今天正午時分曾出現于魔法教室,但隨后他究竟去哪了則沒人清楚,不過據很多人說,他們好像還和加納王國的公主發生了爭執!”

話語間,沒人注意到菲尼婭的眉頭微微一皺,看上去有些煩躁,不過這種表情也只是轉瞬即逝,畢竟她清楚自己代表著整個依塔納學院,可不能給學員們做出壞榜樣。

“這樣也好,畢竟拿著學院的金幣,總不可能這樣一聲不吭地逃避責任吧!”暗自松了口氣,根本猜不透心思的菲尼婭隨即便率領著眾人在周圍羨慕的目光中離去。

而至于真奧和銀,此時卻正背靠在一棵大樹軀干后方,至于之前菲尼婭所說的一切,他們顯然已經聽入了耳中:雖然不算十分清晰...

“扭曲叢林...加納王國...”嘴巴輕輕嘟噥著,此刻真奧的表情顯得有幾分復雜,畢竟他十分清楚之前從菲尼婭口中所說出的一番話的源頭究竟始于誰...

看來路西法這次在扭曲叢林引起的動靜不小啊!那么在這段時間里,恐怕大陸不會太平靜啊!這下可糟了,那么我豈不是得天天來這依塔納學院?

思來想去,連真奧竟都開始有些懷疑自己先前的判斷究竟是不是正確的,畢竟如果只是為了一顆獸核而引起大陸動蕩,那么受影響最大的其實反而是他們。

“哥哥?”另一邊,用小手輕輕拽了拽真奧的衣袖,正站在他身旁的銀不禁一臉疑惑地盯著他,就好似在觀賞什么珍稀動物一般...

“啊?沒什么,就是覺得有些好奇...”指尖也不知何時在樹干上留下一道印跡,真奧接著摸了摸銀的頭,笑道:“對了,還沒來得及問呢!你這段時間在依塔納過得怎么樣?”

“和他們那些人相處的還好嗎?”看著銀將手中的木盒小心翼翼地放回了背包,真奧的眼眸中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絲擔憂:沒有人能夠在他面前隱藏自己的情緒...

的確,他清楚銀的性格,如果沒人主動來接近她的話,那么她永遠不會嘗試去接觸別人,更別說結交朋友這種本就十分困難的事情了。

況且以她的做事風格,恐怕稍有不慎就會被她給用匕首架在脖子上,所以說...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因為在人類世界中,沒有伙伴的人生是稱不上完整的,難道不是嗎?

“大家都很平淡,一切都還好,哥哥不用擔心,我自己能夠處理...”將木盒放好后,只見銀突然將另一個嶄新的木盒緩緩遞給真奧,此時的她看上去竟有股獨屬于女孩子的羞澀。

“這樣呀!老實說,就今天的情況來看,我還是有些擔心啊!”聽到這,看了看遠處來來往往的學員,真奧猶如一個長者般嘆道:“不過這樣也好,被注意的越少,就越容易鍛煉刺客的隱匿能力。”

“如果有一天你能夠讓我都無法捕捉到你的氣息,那么你就算真正的成為刺客了啊!”接過銀遞來的木盒,真奧甚至還不忘表明自己對她的期待,算是十分暖心了。

“我會努力的,努力成為哥哥和路西法殿下的利刃!”輕輕點了點頭,銀又接著指了指真奧手中的木盒,嬌聲說道:“這是給你的,希望你喜歡...”

一聽這話,就連真奧也不由得一愣,畢竟他完全沒想到銀竟然會準備這樣一個吃飯用的木盒給自己:還蠻精致的!等等,我什么時候拿過來的?

“啊?”用手指輕輕撫摸著上面的印痕,真奧一時間不知道究竟該說些什么才好,于是左思右想了一番后,這才喃喃道:“我會好好讓路西法放到永回之河里保存的!”

不得不說,雖然真奧無論是在長相還是實力方面來說都是當之無愧的佼佼者,但在某些領域,他簡直和一個初生的牛犢沒什么區別:無知且無畏!

“話說回來,這個鬼東西究竟是什么?”與此同時,真奧又將手中的卷軸拿起看了看,隨即竟十分隨便地一起將它們收入到自己右指所戴的戒指中:“等路西法回來讓他研究一下吧!”

確實,這卷軸上面幾乎全都是一些類似于咒文的詭異文字,況且似乎還有些破損模糊,所以在一番定奪之后,真奧索性直接將這個艱巨的負擔丟給了遠在百里之外的路西法身上。

然而就在這時,沒人發現在早已被摧殘的不成模樣的扭曲叢林地底,一道道震耳的嘶吼聲正不停地沖擊著卡爾等人的耳膜...

“混蛋,你們誰趕緊給我想想辦法,不然這樣下去早晚得被這群怪物給活活折磨死啊!”將身前的巨大葉片摘下并擋在自己身前,正視圖躲避著亂石碎屑的昂德烈忍不住大罵道。

定睛一看,此時在這碩大的地底世界里,兩個堪稱龐然大物的家伙正在那里斗得你死我活,似乎若不殺死對方就絕不善罷甘休的架勢,而它們周圍的一切花草樹木可就因此遭了殃...

“你們不知道,蝕骨魔蛛的敏捷程度絕對不下于泰坦巨蟒,而泰坦巨蟒的力量又在魔蛛之上,所以就算它們在這打個三天三夜我想也絕對不會出任何結果的...”

躲在一塊巨石后方并用十字架擋在已經的身前,此刻正細致地觀察著戰局的托馬斯咽了咽口水,然后有些吞吞吐吐地說道:“而且一旦它們打累了,恐怕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

不得不說,在場的五人中除了托馬斯,恐怕還真沒有一個人能夠清晰地分析出目前的局勢,畢竟在魔物方面還是出身特殊部落的托馬斯更為了解一些:他祖輩上好像就擁有泰坦巨蟒的血脈?

“那怎么辦?照你這么說,總不可能就坐在這里混吃等死吧?”聽聞此言,有些失去了耐心的阿甘左不禁咂了咂嘴,畢竟話雖然這么說,但目前還有一個嚴峻的問題擺在眾人面前:他們根本沒有多余的食物!

如果讓他們在這里強制待上十天,那么到時候恐怕不用什么魔物來殺自己,他們就自然會被饑餓給逼瘋...

“其實如果真要做的話,我想還是有機會的...”可就在這時,一旁躲在樹梢間的卡爾卻突然發話了:“你們自己看看四周,這些東西如果運用妥當的話,那么就有一搏的機會。”

下一秒,將目光轉移到四周的灌木叢中,阿甘左不僅有些無語地調侃道:“怎么?難不成你還打算用這些草去喂它們兩個?然后脫下褲子跪著求它們別吃我們?不吃葷,改吃素?拜托,這簡直就是做夢哎!”

“阿甘左,現在不是胡鬧的時候,給我好好聽卡爾究竟打算怎么辦,不然待會我可饒不了你!”下一秒,用手掐著身旁阿甘左的胳膊,一臉怒氣的伊古諾奇埋怨道。

“首先,你們難道沒有發現周圍多了很多蛇嗎?”見狀,白了下方表情猙獰的阿甘左一眼,卡爾先是朝著伊古諾奇投去欣慰的笑容,然后又指了指周圍:“這應該都是泰坦巨蟒的眷屬吧!”

話音剛落,只聽見不遠處傳來一道沉悶的轟隆聲,隨即一攤墨綠色的不明液體就這么直接灑到了昂德烈身前的葉片上,一時間一股無比難聞的怪味就這么彌漫開來:簡直比人類的嘔吐物還惡心!

“這什么鬼東西?”見此情形,雖然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些什么,但反應迅速的昂德烈還是趕緊將葉片扔下并趕到了不遠處的阿甘左等人附近:這樣至少安全一些...

“應該是蝕骨魔蛛的體液吧!”眼睛微瞇,仔細打量了遺落在原地的葉片后,正位于樹干間的卡爾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喊道:“這些蟒蛇會不會對這體液感興趣呢?”

“阿甘左,你把那片樹葉拿起來然后扔到你左邊的灌木叢里,我想看看蛇群對這東西的反應...”嘴角詭異地上揚,心中早已盤算好一切的卡爾十分鎮定地指揮著。

“我靠,為什么要我去?”一聽這話,下方還在用手捂著自己被掐位置的阿甘左不由得一愣,可正當他準備繼續發牢騷時,一條十分健碩的巨蟒便從他頭頂的樹梢間落下,頓時把他給嚇了一跳。

“我想不用了,你們現在最好到樹上比較好,下面不是很安全...”用手揉了揉眼睛,看著那成群結隊的蛇群開始朝著蝕骨魔蛛那邊移動,上方看的一清二楚的卡爾趕忙提醒道。

畢竟他可不希望自己在這種危難時候還損失幾名伙伴:如果繼續待在下面的話,被當成食物也不是沒可能的...

“那還用你說,不知道我最害怕蛇啊?”電光火石間,一把摟住自己身旁的伊古諾奇,阿甘左隨即也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猛地一蹬就躍到了樹梢間:完全詮釋了什么叫盜賊的身手...

“傻子,連驅蛇粉都不知道撒,簡直了...”可就當阿甘左因為大展身手而顯得洋洋得意的時候,下方的昂德烈以及托馬斯卻不緊不慢地朝著自己身上噴灑一種灰黃色的粉末。

而令人感到驚訝的是,原本整齊劃一的蛇群當途經二人的身旁時卻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繞道,就如同沒看到他們二人一般,準確的說是壓根不想接觸他們。

“也是哦!”攤了攤手,樹梢間的阿甘左只好做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畢竟他可不希望自己在伊古諾奇面前出丑,因為這樣會讓他很難堪且敗壞英雄印象。

“現在蝕骨魔蛛處于下風,看來泰坦巨蟒打算做最后的總攻了啊!”將目光轉移到兩個撞擊到一起的龐然大物身上,發現端倪的托馬斯沉重地說道。

畢竟雖然目前不關乎他們五人什么事,但他內心卻比較希望蝕骨魔蛛能夠取得這次爭斗的勝利,不然如果泰坦巨蟒贏了,那么接下來迎接自己等人的恐怕就不是一條蛇這么簡單的事情了。

要知道一個廣闊的森林究竟有多少條泰坦巨蟒的眷屬?這簡直就和天上的星星一樣多,自己等人又怎么可能能夠逃出去呢?

“那現在怎么辦?”聽完這么一番話,對于自己等人逃跑路線絲毫沒有頭緒的阿甘左攤了攤手,一臉委屈地說道:“當初我都說了,就不應該來扭曲叢林這種鬼地方,你們還不信...”

然而還未等他把話說完,只依稀能夠聽到一股股唧唧啾啾的詭異聲響,隨后讓他們永生難忘的一幕便發生了...

“這算不算兩國開戰,我們剛好是無辜的過客...”努力克制著自己心中那份想要撒腿就跑的情緒,回頭看著自己身后爬來的蛛群,就連卡爾一時都慌了神:這和我開玩笑呢?

“老實說,有沒有誰身上帶著驅蛛粉,如果有的話就趕緊給我拿出來,不然的話大家都得完蛋!”感受著自己背后的冷汗,托馬斯突然明白了一句話:嚇得冷汗直流...

“別想了,跑吧!”關鍵時候,還未等阿甘左頭頂那只早已等候已久的巨型蜘蛛下嘴,其身旁的伊古諾奇便一把抓著他的衣領跳到了地面上,并喊道:“涂上驅蛇粉,朝著山丘跑!”

一時間,幾乎數千只的巨型蜘蛛與數萬條的巨蟒圍繞在這片沙土飛揚的森林中,互相沖著對方宣誓著自己的主權...

另一邊,用手指尖的火焰將手中的火把點燃,正準備踏入森林的路西法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于是緩緩停下了腳步。

“路西法閣下,有什么不對勁的嗎?”見狀,跟在他身后的馬爾西尼不由得心一緊,畢竟如果有什么能夠讓路西法這種人物都感到壓迫的東西,那么自己還不得怕死?

“沒什么,只是忽然覺得這片森林里的氣氛好像變了許多,怎么說呢?一切變得躁動了,可能是與我們到來有關吧!”

暗紫色的眼眸緊緊地盯著自己身前漆黑一片的樹林深處,路西法接著緩緩呼出一口氣,隨后便率先邁開了步伐,一副游刃有余的自信模樣:當然,這也只是他,不然要是換了正常人,恐怕早就嚇得渾身癱軟了...

“這片森林的危險程度不亞于扭曲叢林,所以待會你就給我注意一點,可別一不小心被別人給叼去...”走了幾步,他竟突然扭頭看了看身后微微顫抖的馬爾西尼,算是給他提前做了警告。

的確,用鼻子輕輕一嗅就可以發現這片說不上名字的森林十分潮濕,空氣中則彌漫著一股尸臭以及腐爛的味道,不過這樣也好,畢竟這種環境能夠為將來的一切行為提供很好的掩蓋。

“那么路西法閣下,我們來這里的意義是什么?”緊張地咽了咽口水,馬爾西尼手中也緊緊握著那唯一的光源,看上去此時的他好像嚇壞了,不過矮人一族天生膽小倒也是公認的事實。

“很簡單,目前既然我們擁有扭曲之王的獸核,那么如果能夠妥善利用的話,這里將毫無疑問地成為我們下一個據點,明白了嗎?”

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一個小小的玉盒,路西法就這么直接讓其中擺放的獸核暴露于空氣之中,他似乎根本不畏懼其可能吸引來的魔物一般。

“不過在準備這一切之前,我想最好先給王掃清這路上的障礙比較好,當然,如果它們能夠自己趕來的話,那么可就省力多了。”

話音剛落,在馬爾西尼驚恐的眼眸倒映中,自己前方的黑暗之中仿佛突然多出了許多攝人心魂的眸光...

他清楚,那里的野獸正在渴望得到自己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