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一時的提心吊膽后,大家總算松了口氣。“白金小姐,你剛才看見了什么?”“一堆落葉中突然射出了一支弩用大箭。但更令我驚訝的是,那只箭竟然被火吞噬了?”“然后呢?”“然后我也射了過去,但兇手早就逃了。”“先不說這個。感謝你救了我,艾雅法拉。”“不……就算沒有我,阿米婭與隕星小姐也會擋下它的。我只是……下意識的察覺到了那支箭上的源石技藝。”“博士,那是卡西米爾游擊隊掌握的源石技藝。看來他們并不打算歡迎我們。”“但換位思考,整合運動也是一樣。好了,開始今天的工作吧。諒對方一時也不敢再來找麻煩。”

夜幕降臨,幾人選擇了一處大樹洞當作臨時住所。“有了艾雅法拉小姐,生火簡直易如反掌。想起以前戰斗艱難的時候,缺乏火柴簡直令人頭大。”“嗚……我也沒什么戰斗經驗,不拖大家后腿就很不錯了……”“對自己自信一點,艾雅法拉。你總是太謙虛,這樣可不好。”“前輩……我會努力的!”“哈哈,這就對了。我希望你們每個干員都可以好好認識自己。我們的未來還要看諸位的努力!”白金和隕星覺得,這樣的博士和旁邊默默無言的阿米婭簡直是換了靈魂一樣。雖然博士現在還處于失憶狀態,但這并不意味著博士身上那些千錘百煉后形成的人格會隨這記憶一同消失。現在看來,理智反而成了限制博士實力的枷鎖。“博士,卡西米爾游擊隊不會在失敗后立刻反撲。估計他們會回去思考對策。”“明白了。不過,我們剛落地就攻擊我們,估計他們就是不歡迎陌生人。看來,這次我們遇到比整合運動還棘手的麻煩了。”

正如隕星所分析,當夜并沒有發生什么異樣。“早上好,白金小姐。你去休息吧,今天我們會在外面待上一整天。”“現在幾點了?”“六點。”“還好。看來我今天既能睡好,又能有時間到森林里偵(玩)察(耍)一番。”“注意安全。我們日落就會返程的。”“好。本來還想和博士一起去轉轉呢……”白金小聲的嘀咕了幾句,就回到樹洞里休息去了。“嘿嘿。白金小姐還是這么天真呢。”

在距離臨時據點很遠的某片空地,研究小隊選定了合適的實驗場地。“隕星小姐,這次需要你的幫助。你能不能估計艾雅法拉小姐的源石技藝釋放速度?”“應該沒問題。霜星激活極寒領域的速度很快,如果反應過慢恐怕我早就被她凍在地上了。”“好。那你還記得當時偵察時雪怪小隊都做了些什么嗎?”“他們在整個戰場中大范圍放置了一種黑色源石。具體大概是這樣……”參照這現有的地形,隕星將源石放置的大致間隔按照記憶中切城內源石的放置方式標記了出來。“博士,標好了。我們這次用什么方法?”阿米婭想起以前某次博士用完理智后將自己的辦公室當成了研究場地,結果因無法控制溫度而使自己全天都被凍得瑟瑟發抖,最后被送進了急救室……“鑒于上次的失敗,我決定這次嘗試使環境溫度升高。艾雅法拉,我們把你帶來的火山源石參照標記擺好吧。”“誒?可我們為什么要參考霜星的擺法?”“因為我們只是想讓環境溫度上升而已,與用什么材料并無區別。這就好比一間屋子對應一臺空調,我們制熱而霜星制冷。開始吧。”

干員白金做了個夢:博士正在和她在游樂園里約會(白金的信物是游樂園門票)。可即使是在夢里,白金也沒能將心意傳遞給博士。但至少,她在夢里玩得很開心。中午,刺眼的陽光照到了樹洞中。白金醒來時,已經是中午12點左右了。她先爬上樹頂,大致確定了周圍的情況:博士在北面大約兩公里處;西面可以看見羅德島正停在森林上空——她甚至可以看見銀灰正在讓丹增放風。以銀灰的視力,大概他也早已看見博士的位置了。南面可以看到一支整合運動的小隊正在謹慎的向羅德島靠近,估計它們也早被羅德島發現了;東面十分寂靜,只有秋風還在無情的吹下搖搖欲落的楓葉。卡西米爾的風迎面拂來,她心想可惜流星小姐無法離艦感受到這熟悉的鄉風。一向活潑的她今天決定待在這顆樹上,故鄉的景色足以讓她沉溺一生。

“嗯?博士,為什么我感受到了寒冷?我們不是要升溫嗎?”“那一定是因為秋風蕭瑟。你看,阿米婭都熱的滿頭大汗了。”     “博士,這次可以嗎?”“嗯。很好,時間把握與溫度跨度很完美。”“這……升溫區的熱量為什么沒有傳到我的身邊?我就站在邊緣上啊。”“哈哈。隕星小姐,這就要歸功于艾雅法拉了。經過之前的改進,現在我們將這片區域的隱蔽性大大的上升——除非你離它過近或者看到了因熱空氣流動而造成的視覺扭曲。只是,我還沒想出這種源石技藝的實際意義。”“像霜星一樣用溫度來改變戰場形勢不好嗎?”“可以這么做,但我不想這樣。實際上,將整合運動的感染者用低溫的方式控制住再帶回羅德島治療會很方便。可惜我們島上既有【卓越】源石技藝又能力制造低溫的干員僅有初雪。并且她目前為止只能熟練的使用自己的鈴鐺,對源石研究不夠深。但這次實驗已經證明了改變環境的可能性。好了,到此為止吧阿米婭。我們可以回去研究改進羅德島的溫室了。”

“等等,前輩。有人在釋放源石技藝。就在我們附近。阿米婭小姐,請保護好博士。”一行人回到距臨時據點約1公里處停了下來。“釋放者故意壓底了自己的動作,我最后感應到對方的距離是大約50米。前輩,你覺得是什么原理?”博士想了一下,然后讓隕星向周圍10米內的灌木叢進行試探性攻擊。“用你的霰彈就行,記住不要傷到周圍的樹。艾雅法拉,你試著去觀察附近的環境有什么變化?”“前輩,我有些不太明白……”“還記得我們遇到過的隱秘整合運動嗎?和浮士德使用光學迷彩不同,那些人可以通過源石技藝臨時保持透明,只有距離足夠近別人才能發現他們——當然,像銀灰那樣擁有鷹眼的人除外。你就在隕星進行火力偵察時留意一下四周情況吧。”

羅德島,凱爾希醫生辦公室。

“紅,怎么樣了?”“森林,小隊,勢單力薄。”“小心,博士他們遇到的是他們中的精銳。你也要小心,不論發生什么都以撤離優先。按紅色鍵掛斷吧。”“凱爾希醫生,博士他們怎么樣了?”臨光干員立即問道。“臨光,你對卡西米爾的游擊隊有什么了解嗎?”“據我所知,他們常年在這片與烏薩斯接觸的邊境森林作戰。某次大戰之后,游擊隊幾乎損失殆盡。我還以為他們已經消失了。這是一支效率很高又經驗豐富的隊伍。我認為,除非有叛徒告密,否則別人絕不可能在如此廣闊的森林里鎖定他們的位置。”“這些幸存者也是可憐。把流星干員叫到我這里,看來我們要認真對待這些不速之客了。”

“博士,我們好像被包圍了。”“不要慌,阿米婭。我們在這里等待白金的接應就好了。”“前輩,我們快支撐不下去了!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確定對方在哪里。怎么辦?”“嗯……看來只好賭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