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寂寞拉長的深夜里,

屏幕彼端,朦朧又遙遠的景象,

血液奔涌,行將脹裂的怒色,

恍惚間,

流水般的月光伴著海波傾瀉,

陰暗而又輝煌,

攜帶著上億生命體的紙團以一個優美的拋物線落入垃圾桶里,

宛若雪飄。

“好詩!”

將播放器關閉,少年情不自禁地為他剛才腦內突然浮現出的詩句感到滿意。

“我真是波德萊爾在世,21世紀的拜倫啊。”

又說出了點自夸的話語,少年站起身來,疲憊地伸了一個懶腰。屏幕上的時間,正好顯示的是凌晨0點。

“今天也是充滿希望的一天!”

這句話是說給他自己聽的。狹小的空間里,只余下他自己的聲音在空曠中回響。窗外是深邃得如同舞臺幕布一樣的黑夜,城市的夜空,星光埋藏在深邃的云層中,就連月亮也被高樓大廈所遮擋。

借著室內昏暗的光線,少年凝視著玻璃窗上自己的影子。

油膩,肥胖,如果被丟在了荒島上恐怕會迸發出驚人的生命力。黑框眼鏡后深陷的眼窩,以及一雙無神的瞳孔,蒼白的臉頰,以及飽受脫發困擾,已經開始有些危險的發際線。無論如何,這副相貌與帥氣陽光無緣——這只是一名22歲的無業死肥宅令人惡心的面容罷了。

自嘲地笑了笑,連這份簡單的笑容也在以黑夜為背景的玻璃上變得無比的猥瑣和淫蕩。

回到電腦前,此刻興奮的潮水還遠沒有退去。隨隨便便消磨點時間吧。于是他隨手點開一個網頁,上面充斥著各種黃油的資源,這是一個專門提供gal下載的網站。視線掃過一部部熟悉的、陌生的封面,心中隱隱有些不明就里的悸動。總之,在睡前還是再去看看“那個”網站上的資源有沒有更新吧。

于是又打開了收藏夾里,熟練地點開了又一個充斥著所謂“二次元”“萌”元素的資源分享網站。正所謂有句話叫做“只有弱者才會去當伸手黨,對于強者而言,資源總會自然而然的聚集在他們的周圍”。少年深諳這個道理,網站的收藏夾那一個個通往未知世界的鏈接,便是他在“網友”這個群體中賴以為生并以此而受到尊重的“秘密武器”。

“這幾部片子倒是有點意思,干脆下下來明天再觀賞一番吧。”

群青色的鳥兒展翅高飛,如今的互聯網所帶來的便利恐怕是生活在上個世紀的人們所不敢想象的吧。某個島國拍攝的視頻,通過網絡便能在短暫的時間內進入與之相隔甚遠的另一個國家里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少年的硬盤里,感嘆著現代發達的科技,少年注意到其中的一部視頻已經下好了。

“網速還真快啊。”

令人咋舌的下載速度,少年習慣性地點開了視頻。

于是,30分鐘過去了,又一片雪花飄落在了垃圾桶里。

真是個不堅定的人……

少年搖搖頭。

突然感到一陣口干舌燥,多半是剛才的劇烈運動耗費掉了身體中過多的水分吧。少年拿起一旁的可樂瓶子,剛擰開瓶蓋,便感覺到自己的左腎微微作痛。

并非是操勞過度的原因,而是他本身就患有腎結石這一惹人心煩的病癥。有時作痛的結石會讓他從夢中驚醒,即便在床上翻滾也難逃折磨,好在結石并不嚴重,通過良好的生活習慣以及藥物便可以暫時緩解。

所以,看著瓶中褐色還快樂地冒出氣泡的液體,少年不由得遲疑了。隨后,他消弭已久的自律重新占領了他精神的高地,他放下了可樂,隨后掃視了一眼房間,放在書桌上的礦泉水瓶在飽經了陽光的照耀后內壁里沾滿了白色的小水滴,這時他才想起自己已經有很久沒有喝過純正的白水了。

雖然已經是凌晨時分,但少年突然想起附近有一家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

反正現在一時半會兒也睡不著,去樓下走一圈吧。

夜晚深邃的黑暗里仿佛有看不見的東西在蠢動,樓外一棵零落稀疏的枯枝在寒風中搖曳,這棟廉價的出租屋憂郁地佇立在漆黑之中,四周就連路燈也沒有。被黑暗包裹住的少年感受到一陣寒意,直到聽見從頭上傳來的空調外機的轟轟聲,才突然領悟到現在已經到了冬季,僅穿著單薄衣服的他此刻切膚的體會到了冬天的到來。

進入便利店中,暖氣褪去身上的寒意,少年突然注意到,店中站著一名妙齡少女。

高挑的身材,被染成金色的頭發,以及穿著黑絲的一雙修長的腿,光從背影便能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性感與誘人。

要是能看到正臉就好了。

好色的心在蠢動,悄悄地,少年裝作一副在挑選東西的模樣,慢慢地向那位少女靠近。

終于,他得償所愿。

少女的正臉被化妝品濃抹,少年一時間也分不清這到底算不算是好看的范疇。只覺得刺鼻的香水味飄蕩在空氣中幾乎與殺蟲劑能有同等功效。

現在的女性都是這樣化妝的嗎?作為一名直男也欣賞不來這種文化,心中只感到有點失望,頓時對她失去了所有興趣,也許這和擼管的后遺癥也有關。不過少女的腿——不對,不能將眼前的這個“女人”稱作少女。因為她穿著著相當暴露度相當高的衣服,一對“you know what”的玩意兒就像是一對在百合花叢中吃草的小鹿,即便是大冷天也耀武揚威的露出一截腰肢。看著她熱褲下叉開的雙腿,恐怕她已經是個有豐富經驗的“女人”了吧。

太妹?這樣的稱呼似乎恰當一點。

“喂——你tmd看什么看?”

太妹的口中吐出了一串粗鄙之語,好似將少年那處男的耳朵當場奸污了一般,這聲音聽上去活像在市場砍價買菜的大媽。

這大概就是三次元的女性吧……還是二次元的紙片人老婆好,不會說臟話,也不會耍小脾氣,永遠忠于自己,甚至也會將自己的肉體——

靠!又陷入了莫名其妙的yy中了。總之,少年趕緊移開了視線。

“傻逼——”

這太妹又低聲罵道,臉上的陰郁未減。叉著腰,一副耀武揚威的老母雞的模樣,充滿惡意的眼神盯著貨架另一邊的少年。

哎呀,被當做變態了。

那就認個慫唄,反正也是自己視奸在先。

膽小好色的優良品格讓少年背過身去,裝作一副在貨架上挑選商品的模樣。

不久,便感到背后那種尖銳的目光消失了。他嘆了一口氣,又悄悄地看向了身后。

那名太妹正在收銀臺前結賬,一雙被黑絲包裹的長腿又一次被他的視線捕獲。真是極品啊,光是看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雖然電腦中的文件夾里還有不少能讓為之“折腰”的絕密珍藏,但現實比起虛擬總是充滿了真實的美感,那是隔著一個屏幕所不能得到的更高的滿足。

一股寒意沿著背脊向上攀爬,直達腦髓。視線一抬高,發現那個太妹正惡狠狠地盯著自己。

不敢多看,膽小占據了思維的上風。裝模作樣地將頭扭過去,像對著太陽似的不敢朝她再看一眼。終于,一陣帶有怒氣的高跟鞋聲離開了便利店。

少年松了一口氣。好色是人的天性,膽小卻不是每個人都具有的特質,膽小與好色相結合,只覺得人生都充斥著矛盾。

離開便利店,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此刻已經接近凌晨兩點,凄涼的夜景籠罩在一片黑暗中,因為是冬天,就連嘈雜的蟲鳴也消失在了冰冷的溫度之中。忍受著高樓間呼嘯的刺冷的風,心想著趕緊回到溫暖的房間里,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前方的黑暗中,一束光投在我的脖頸上,接著照到我的臉上。瞇著眼,少女依稀看清前方站著的幾道人影。

“是他嗎?”年輕男性的聲音,聽上去比周圍的空氣還要寒冷。

“是他,就是他一直用猥瑣的目光盯著我。”

這聲音聽上去有些熟悉,但少年一時間想不起來在哪聽過。

“那必須教訓一下了。”

話音剛落,少年才發覺自己已經被人影所包圍。

“喂,你們……”

話還沒說出口,胸口處傳來了讓大腦為之一震的劇烈疼痛。

在天旋地轉的視野里,數不清的棍棒向我身體的各處招呼。根本來不及呼救,就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痛苦像雨點般密集。

昏迷前,被血染紅的視線借著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光芒,看清了站在一旁一臉獰笑的太妹。終于領悟到自己為何會遭此無妄之災,氣憤、不甘、無助混合成了一句撕心裂肺的怒吼。

“cnm!”

忍受著毒打,依舊舉起了顫抖的、快沒有任何知覺的左手,高高豎起的中指,象征著少年最后的反抗。

“媽的,就這傻逼還嘲諷我們!”

視界突然變暗,猶如突然的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