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勒,比起我們家的小墨,媽媽我果然還是喜歡黑獄呀,小小的,真的很可愛呢~”

母親將黑獄摟在了懷里,臉頰不斷的在其紅色的長發上摩擦著,兩個瞳孔變成了愛心,真是的,老媽從小就很喜歡黑獄,但,你可是我的母親哦,快告訴我,這不是真的!!用看起來軟弱無力的雙手拍打著桌面,好吧,其實是真的軟弱無力啦,畢竟像個豬一樣在一待就待在房間里長達三年,眼睛有點散光,是太久沒出來的緣故,瞳孔還無法完美的接收和反饋圖像,現在的自己與現實竟有些點格格不入。最后還是身為宅男的我輸掉了,而且是全敗,沒辦法,如果你身邊有著像怪物一樣的青梅竹馬,以及童心未泯的母親,結果最多比我好一點吧。黑色的長棉襖,以及長褲,嗯,還有長長的紅發,眼睛也比小時候可愛的多,要不是黑獄依舊叫黑獄的話,我還以為這個家伙去泰國做了變形手術,倘若穿上裙子,一定沒有任何違和感,搞不好,還是一位美人,可惜了那副漂亮的外貌。“總感覺你在想什么失禮的事情?”

黑獄艱難的從母親手中掙脫了出來,整個臉趴在了餐桌上,用手捂著肚子,一副難受至極的樣子,可以理解,畢竟聽母親很早的時候就說過,飯菜方面,她可是從來沒有馬虎過,加多少味精,多少醬油,精準到毫米,味道自然比外面許多大酒店要好吃的不是一星半點,那樣子,只是單純的吃撐到了吧?

“過了這么久,你除了變得更加漂亮之外,其他地方,一點都沒有變化呢!”

淡定的泛泛而談著,其實心中已經在暗叫不好,自己的想法莫名其妙的說了出來,必須趕緊轉移話題才行,手中握著的筷子不經意間相互碰撞著,我怎么就忘記了在很小的時候,黑獄就相當討厭別人將她當做女孩子來看,只要有人敢拿這個開刷,一定會將他激怒的,而且讓他知道我在內心調侃他的外貌,那么可就不是發脾氣那么簡單了,鬼知道,自己為啥會直接說出來。“你呢?”黑獄抬起頭,狠狠的瞪著墨天,哪怕是在美國,自己也無時無刻不在關心著這位中國友人,他知道他的一切,而他卻不知道他的一切,該說是笑話,還是自己的一廂情愿“你能否告訴我你這些年到底有做些什么呢?”沒有預想中的狂風暴雨,而是一葉小舟獨立于湖面的平靜,白熾燈孤獨的倒掛在屋頂上,一只飛蛾不斷碰撞著光芒,比起火焰來的痛快,一味的沉浸在回憶之中更加的痛苦。

“抱。。抱歉。。”黑獄用著恨鐵不成鋼的眼神注視著自己,我握緊筷子的手不自覺的松了開來,自己跟兩年前比較起來,已經完全沒有了當時的銳氣,有著的,恐怕是無盡的頹廢,和自甘的墮落,什么時候開始,心知肚明,現在的我,連面對失敗的勇氣都沒有,說好的自命不凡?燕雀安知鴻鵠之志?當時的雄心壯志早已不見,自己是弱者吧?恐怕就是這樣了。“你知道我生氣的原因么?”黑獄從小到大一直陪伴著墨天長大,雖不是他肚子里的寄生蟲,但大概也知曉現在墨天在想什么,“指,指的是說好去美國找你,卻放了鴿子?”墨天不敢輕易亂動,做的最對不起這位青梅竹馬的事情,也只有這件事了,依稀記得,在大二的時候,確實有打算帶女友去美國,介紹黑獄給她認識,可惜計劃趕不上變化。一切準備妥當后,就被女朋友拋棄了,也是從那次以后,就再也沒有主動聯系過黑獄,要說為什么不聯系的話,很簡單,當時真的太傷心了,滿懷歉意的注視著黑獄。“不是,不是!你知道的!明明不甘心就這樣默默無聞!到最后,卻因為一個女人!葬送了自己的前途!!!”黑獄狠狠的用拳頭敲打在了木桌上,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著,臉頰因劇烈運動而染上了紅暈,每一句都說的極其的正確,無法狡辯,自己一直關注著墨天的動向,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生氣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個臭女人!

更過分的是,她只是在利用自己的青梅竹馬,而墨天卻渾然不知,我看好的兄弟,竟然為了那個家伙荒廢了整整三年的時間!“抱。。抱歉。。”墨天也是第一次見黑獄發這么大的火,印象中,他從來都是嬉皮笑臉的,這次自己整個人被嚇了一跳,腦袋死死的壓了下來,眼睛看著膝蓋,空氣中彌漫著莫名的壓力。

“呼。。是我激動了,但我不會道歉,只有弱者才說對不起。”看著昔日雄姿英發的青梅竹馬,淪落到現在說句話都唯唯諾諾,不禁失望至極。“我希望你能邁出這一步!”若是來吵架的話,自己就不會在百忙之中回到這里,將手伸進了褲帶中,一張精致的卡片拿在了手中,把玩了幾下,這東西能拯救墨天,即使幾率不大!“這是某個高校老師的入取通知書,你應該明白我要說什么了吧?”

嘆了一口氣,黑獄用中指將它滑到了自己的面前,卡的表面涂抹著一層特殊的油漆,好精致的卡片,在燈光的照耀下顯的很是華麗。“希望下次我來拜訪你們家的時候,看不到你的人影!”不再去看墨天,率先離開了餐桌,推開客廳的大門,成功率再小,只要對他有所幫助,我都愿意去嘗試,即使是失敗也在所不惜!“這次還真是受你照顧了,我們家的墨天,如果不抽空來的話,還真擔心他會一蹶不振呢。”依舊是雷打不動的微笑,仿佛什么事情都與她無關,黑色的發絲之中,隱隱約約參雜著少許白發,彎下了腰,不等自己上前扶起,快速挺直了腰桿。

“阿姨見笑了,他是我的青梅竹馬,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她的出現,自己一點都不驚訝,早在逃離懷抱的時候,她就識趣的在門口等待著我的出現,不得不說,這女人很聰明。“年輕可真是好呢,要是黑獄是女的話,估計,我們家的笨蛋早就喜歡上了吧!”阿姨伸出一只手在空中劃著圓圈,另一只手著托著下巴,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語氣不乏有著調侃的味道。“開什么玩笑,我可是男的!男的和男的?怎么可能談戀愛?即使世界允許,我和他都不會允許的!”他也就算了,阿姨也喜歡拿外貌說事么?臉色變了很多次,氣急敗壞的大叫著,雙手**褲兜里,即使是前輩,也不能亂開玩笑呀。輕哼一聲,便大大咧咧的向遠處走去,這樣精心盡力的幫助墨天,在其他人看來確實是過頭,友誼這種東西明明比愛情更加單純,他怎么就不懂得珍惜?

“那,阿姨也不送你了,記得常來玩喲~”

站在門口,一直目送著黑獄消失在了視平線內,這才轉身踏進了房門。“她走了沒?”黑獄大踏步的向前走的同時,低下頭細聲細語的問道,在下一秒,毫無征兆的停下了腳步,一個黑衣人若無其事的從路燈下緩緩的走了出來。“嗯,目標已經回房間里了。”

聲音很低沉,面部被巨大的帽兜所遮蓋,外形極其魁梧。“老大,你說墨天少爺會同意你的要求么?乖乖的去那所學校?”

黑衣人的身份就是自己安插在他身邊的眼線,至于任務則是保護房子中的兩個人,這也就是,遠在天邊的自己為何會知道有關墨天任何消息的原因。“會的!他一定會接受我的建議!”

“。。。。”

既然少爺這么肯定,自己也不方便多說什么,但就觀察墨天少爺來看,他去那所學校當教師的幾率不到兩成, 他的心已經死了,因為她,墨天已經變的支離破碎。“如果不接受,我綁也要綁他去,那個女人回來了!留下給我們的時間也不多。”

說到那個女人的時候,眉頭下意識的擰在了一起,殺氣不受自己的控制釋放了出來,該死的家伙,唯有她不能觸碰墨天,“法國那邊多注意下,能把她攔下來就把她攔下。”“恐怕不行,她的勢力早就超乎我們的想象,要不了,多久,她恐怕會回來。”

“切,挺能干的,那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回去后將她的資料給我,我會親自去會會她。”

PS.求收藏,求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