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日天晴萬里。湛藍的天空之下,偌大的游樂園之下,四人擠入混亂的人流,終于在排隊完畢之后,勉強進了游樂園。初進這里,莉莉絲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環視著從未見過的光景。

忽然間,莉莉絲的眼睛一提溜,看到了飛馳的過山車,她立刻牽住櫻的手,指著過山車大喊道:“那個!我想玩那個!看起來很有意思!”

“好,姐姐陪你去玩。”摸了摸莉莉絲的腦袋,櫻朝著藍和宇佐美笑道:“失陪咯。”

當櫻拉著莉莉絲的手,朝著過山車的隊伍排過去的時候,宇佐美忽然也拉住了藍的手,對著她說道:“過山車多沒意思啊,來,過來這邊!”

“喂!別擅自亂跑啊!”感受到一股比平時還要大的力氣,藍一下子就被連扯帶拉了起來。兩人手拉著手,穿過重重人流,來到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屋子外。

與游樂園暖色和諧的其他設施相比,這一處的巨大屋子,不管是故意做舊的痕跡,還是木屋的樣式,都顯得陰森而恐怖,從招牌上的骷髏和紫色的云朵,即使無需看到招牌上的字,人們也清楚這個地方是什么——

“鬼……鬼屋……”看到那招牌上的字,藍的語氣忽然變得梗塞起來。隔著牽著的手,宇佐美甚至都能感覺到那股劇烈得不自然的顫抖。

“誒……不會吧?你居然害怕這個嗎?”看著藍的反應,比起幸災樂禍,宇佐美更多的是驚訝。她怎么也不會想到,平日里看起來勇敢無畏的藍,居然會在鬼屋面前變得畏首畏尾。

“才……才不會怕……”盡全力保持住平時平靜的樣子,藍將自己的另一只手放到衣兜,擺出一副沒事的樣子,但卻讓自己的腿抖得更加厲害。看到她這樣,宇佐美連忙拉住她的手道:“要不……要不我們去玩別的——”

“有什么好怕的……我……我這就進去!”似乎是被激怒了,藍還沒等宇佐美說完,便粗暴地甩開了她的手,頭也不回地沖了進去。

“等等我!別逞強啊……”追不上藍的腳步,宇佐美只好目送著藍,循著越來越稀疏的腳步聲,從鬼屋摸了進去。

瞬間陰暗的光線,讓本來就心里害怕的藍顯得更加地畏首畏尾,混沌的感知力,此刻也不過是幫了倒忙,把更多奇怪的雜音收入自己的耳朵之中——腳步聲、嘶啞的吼聲和吶喊聲,讓她的心靈仿佛被捶打一樣七上八下。即使臉上的表情并沒有改變,但是動作卻早已經暴露了她心中的恐懼。那種可怕的懼怕感,讓她只能慢吞吞地挪步,在黑暗之中摸索前行。

在她一點點挪過墻根的時候,她忽然間能夠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雖然像是嬰兒啼哭,但是,她卻能夠聽到細微的失真的聲音,這讓她更加害怕了。

“誰……誰在哭?”想要用平常的聲調朝著前方提問的藍,驚奇地發現,在話語滑出自己的喉嚨的時候,自己的聲音早就因為失真而變得尖銳而奇怪。這讓她更不敢停留在原處了。

“聲音是這邊傳出來的……”用著最后的不被恐懼逼走的理智聽出鬼屋之中的聲音,借助回音測出鬼屋的結構,藍用著話語安慰自己道:“只是一個結構簡單的迷宮而已……我到底在擔心什么……”

這么說著,藍在心中畫出地圖,朝著道路一點點挪進。在她走到一處的時候,她的腳步停下了。

面前的道路,被三扇門封住,按著她的計算,面前的這扇門,就是直通出去的路的地方。但當她抓住門栓打開的時候,卻后悔了——

面前,是一個狹長的通道,墻壁的兩側,掛著各式各樣的日本娃娃殘破的、滴血的肢體,吊著的頭“咯吱咯吱”搖動,用著詭異的微笑注目著藍。

“啊……”看到這景象,她非但不敢上前,還嚇得往后退了幾步。那顏料刻畫的驚駭的臉,在她的面前比任何一種混沌都讓人害怕。

“沒事的……只是人偶和紅墨水……沒必要……”就算這么對自己暗示著,藍還是緊閉著自己的眼睛,猶豫著到底該不該走過這個屋子。而就在此時,冰涼涼的觸感卻碰上了自己的后頸,她扭頭一看,一只被鉤子穿著,還在蠕動的章魚須蠕動著,攀上了自己的后背。

“啊!走開!!!”

受到刺激的藍,閉上了眼睛,驚叫一聲,朝著房間的另一邊沖了過去。

“藍……藍?你在哪啊?”

而在此時,宇佐美還在黑暗而狹長的甬道里走著,倏爾,她聽到一陣熟悉而無比的驚叫聲,她立刻認出了聲音的主人,朝著那聲音而去。

“藍?你沒事吧?!”

而在藍沖出房間之時,另一邊的門忽然“嘎吱”一聲打開,一雙手拉住了自己的手臂,她回頭一看,宇佐美不知為什么,抱住了自己的手臂,而也就是在這時,她才看清了自己的手,已經滿是冷汗。

“我……沒事……”盡管如此,藍還是逞強地回了一句,勉強地將往日那副表情掛在臉上。誰知,這一次宇佐美并沒有迎合她,而是強硬地反駁道:“騙人!你都嚇得渾身是汗了!怎么可能沒事?”

“我……”

記憶中,藍還是看到宇佐美頭一次生氣。但她卻不明白自己錯在了哪里。

因為,自己一直想要在宇佐美的面前,表現出那副什么都不怕的樣子吧。

哪怕欺騙自己,哪怕將最恐懼的東西埋在心里,都愿意為她而裝樣子吧。

但這一次,恐怕是藏不住了。

“一起走吧,”誰知,在皺了幾秒鐘的眉頭之后,宇佐美臉上的表情,便立刻轉為了微笑。溫暖的手,再一次拉動了藍的指尖:“來吧,牽著我的手……這樣我就可以幫忙分擔藍的恐懼了。”

“為……為什么……”本以為宇佐美會嘲笑自己的藍,卻萬萬沒想到,她會做出這樣的反應。她驚愕、不知所措,心緒更加混亂了。

似乎是通過握著的手,宇佐美看到那副表情之下翻涌的心潮,用溫柔的話語安慰道:“我知道……你的負擔一直都很重,所以我想讓藍能夠說出自己內心所有的苦,不要欺騙我,一定要好好拉住我的手哦。”

不知道是宇佐美的話,還是藍本就已經害怕得很,藍這一次沒有拒絕,而是緊緊握住了宇佐美的手,十只指頭,狠狠地扣住。

“走。”

“嗯!”

在兩人簡短的對話之后,拉著手的兩人,就這樣踏向了下一個隔間。

“哇哦哦哦!!!”

而與此同時,在鬼屋的外側,翻滾的過山車,已經飛了一輪。意猶未盡的櫻和莉莉絲拆下防護具走下車來,回憶著剛剛的驚險。

“真棒!”似乎頭腦還在回憶著剛才的天翻地覆,莉莉絲走起路來,還是搖搖晃晃的,但卻依舊難掩她的喜悅。

“還想玩嗎?”摸著莉莉絲的頭,讓她跳動的心安定下來,櫻笑嘻嘻地問道:“我們去更多的地方看看吧?”

“好!”

當兩人有說有笑,手牽著手離開過山車時,櫻的衣兜之中,忽然“嗡嗡”振了一下,她趕忙拿出衣兜里的手機,合掌對莉莉絲求道:“對不起,我接個電話。”

看著那副道歉的姿態,莉莉絲沒有任性,而是點了點頭,緊抓住櫻的手。櫻拿起電話,按下了撥通鍵,從電話之中傳出“嘰里呱啦”的聲音。聽到那粗啞的聲音聲音,櫻的表情起初有點凝重,但在聽到某句話的時候,她的表情便豁然開朗起來。

“可以嗎?真的可以再給我半天假嗎?”聽到自己可以陪莉莉絲更久,她不禁樂得笑開了花,即使電話的另一頭看不到,她還是頗有敬意地點了點頭。

“謝謝您!”

在掛斷電話之后,櫻微笑著繼續對莉莉絲道:“沒什么……我們繼續去玩吧。”

看著櫻欣慰的笑容,莉莉絲醞釀了一下,忽然,冷不丁地說道:“太好了……姐姐。”

“誒?”

被那句“姐姐”嚇了一跳,櫻站在原地,不知道是太過驚訝還是高興,櫻的臉色一下子憋得通紅,“砰砰”狂跳的心臟,阻止了一切的話。

櫻憋得通紅的臉,讓莉莉絲像孩童一樣“磕磕”笑了笑道:“以后可以直接叫你姐姐嗎?……雖然我沒有兄弟姐妹……但是我一直想……如果你是我的姐姐就好了!”

“當然可以……一直都可以。”莉莉絲天真無邪的笑容,讓櫻抓住對方的手牽得更緊了。

畢竟,能夠看到她的笑容、聽到她的聲音的時日,已經不多了。

“真不愿意接受……那個事實啊。”

在心中默默對自己說了一句,櫻便驅散了在游樂園之中不應該有的思緒。她繼續笑著,拉起莉莉絲的手,朝著對方所指的方向邁步前進。

正在此時,藍和宇佐美兩人已經在鬼屋之中前進了不知道多久。在她們躲開一切可能感到害怕的景象,走向最后一道門的時候,隨著最后的門關閉,微弱的光從前側穿來,照亮了“Exit”的英文標識,兩人看到那副景象,終于松了一口氣。

“看來前面就是出口了,我們走吧。”朝著藍安慰式地笑了笑,宇佐美拉著藍的手,就要朝著前方走。但藍卻在這時候忽然間停下了腳步。

“誒?怎么了?快點離開這里,對你好啊。”疑惑的宇佐美,回頭看去,卻發現藍已經拐過頭去,用帽子遮住了自己的臉,好像小貓一樣蜷了起來。

“你……不覺得我很丟臉嗎?”當帽子下跑出藍的聲音的時候,宇佐美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時中性、沉穩而知性的藍的聲音,在此刻卻變得像少女一樣尖細而羞澀。

“不會啊?”但對著這樣失態的藍,她卻隨性地擺手道:“倒不如說能夠更好地了解你的全部,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真是……笨蛋……”

當兩個少女手拉著手,走出鬼屋的時候,忽然的光亮,刺得她們一時間睜不開眼睛。而當她們終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的時候,兩掛彩炮,忽然“啪啪”地響了起來。

“恭喜你們!你們是本游樂場目前走出鬼屋最快的人!可以得到我們的特等獎哦!”在一旁,穿上黑衣裝扮成鬼的工作人員,身上已經落滿了自己放的彩炮。

“誒……我們創紀錄了嗎?”驚喜的宇佐美,放開拉著的手,搭住藍的肩膀道:“聽到了嗎?我們可是創紀錄了呢!”

“這種紀錄……誰想要啊……”還沒從剛剛的驚嚇之中穩過來的藍,在一旁不住地抱怨,但不知道怎么地,她并不后悔。宇佐美在鬼屋之中的那席話,不知道為什么,驅散了自己的悔意與憎意。

“您的帽子上好像有一條章魚須呢?”而就在藍還在回想著剛剛的驚險的時候,工作人員忽然湊了過來,小心地將盤在藍的帽子上的章魚須挑了下來。看著那條黏糊糊的章魚須從自己的帽子上被挑了下來,藍恢復了往日的語氣,似乎還帶著一點抱怨,問道:“那不是你們放的嗎?”

“章魚須?”看著自己手上已經癱軟的章魚須,工作人員不解地反問道:“我們這里沒有往客人頭上丟章魚須的裝置啊?”

“誒誒誒!!!!????”

深感意外的兩人,不由得看著那條章魚須,不約而同地驚訝了起來。

而此時,莉莉絲正在一旁少人的休息區的秋千上休息,櫻則在游樂園的小吃攤之前閑逛,頂著稍有些餓的肚皮,找著兩人份的午飯。正在此時,一個裝扮花哨、體態臃腫、帶著面具的小丑一搖一擺地走了過來,舉著一大堆紅彤彤的氣球。

“小女孩,你要一個氣球嗎?”那個小丑,用著與臃腫的身體不對稱的小手,摘下一顆氣球,要朝著莉莉絲的手里塞。莉莉絲很快注意到了她,不好意思地笑道:“氣球?……嗯……但是我沒有零花錢呢。”

隨后,她轉頭朝著剛剛拿好食物的櫻喊了一聲道:“姐姐!”

“哦!來啦!”櫻立刻就像是聽到命令的仆人一樣,用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到了兩人中間,把手伸進了還沒關上的錢夾。

“一個氣球,十五日元哦。”

“好的,謝謝惠顧。”

當莉莉絲拿著氣球,得意地玩了起來的時候,她卻忽然覺得,那個小丑有一點點可疑——在游樂園之中途徑的小丑,都是用油彩畫著臉,但是這個人,卻用著面具。這不由得讓櫻疑心頓起。

在思索的時候,她的眼睛朝著莉莉絲手中拿著的紅氣球注目了過去,忽然,她發現,從莉莉絲的手端延伸的線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樣,在莉莉絲還在玩耍的時候神不知鬼不覺地繞上了她的脖頸。

“莉莉絲,快放手!”她不禁心中一急,朝著莉莉絲大喊了一聲,莉莉絲聽她大喊,不由得放開手來,那環繞的線似乎察覺到了莉莉絲手上的小動作,快速地收緊,情急之下,櫻右手打了個指槍,炫目的火球從指尖飛出,將那個氣球打得粉碎。而就在火球穿過小丑身體的瞬間,小丑卻忽然憑空消失,火球打在了地板上,瞬間化為烏有。

倏爾,那個小丑仿佛瞬間移動般出現在了兩人的背后,倚靠著樹笑道:“果然,這種小動作還是被看穿了嘛——我只是想來完成一點點小工作而已,您只需要把那個女孩交到我手上,我就能夠好好交差啦。”

看到小丑果如她所想,櫻咬牙切齒,用盡力氣,朝著小丑猛撲過去,但卻撲了個空——那個詭異的小丑,又一次出現在了她的身后,用著詼諧而奇怪、分辨不出性別的語調說道:“您的火氣還真是大啊,來到游樂場,可不能氣鼓鼓的呀,況且這么多人看著,動武不明智哦。”

“這是……怎么回事……”爬起身,扭過頭來的櫻,驚訝地看向小丑那張詭異的面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那個小丑此時,朝著她彎下身子,身后的紅氣球飛向天空。

“既然來到這里,我就教教您,怎么開心地享受吧。”

鞠躬行禮著,小丑忽然抬起了頭,面具上的邪笑,顯得更加地猙獰了。